奇書網 > 最強神話帝皇 > 第1903章 重生

第1903章 重生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最強神話帝皇最新章節!

    大殿之中。

    秦君坐在至高神座上,把玩著眾生負面情緒所化的黑晶,目光盯著前方。

    在他面前懸浮著數個光鏡,里面映放著他的孩子們。

    有秦凌命、秦天承、秦不負、秦天運、秦雪兒、若心等,他們都在經歷著不同的磨難。

    他忽然感應到秦奴出現在殿外,他開口道:“進來吧!

    秦奴迅速入殿,他跪在光鏡后,恭敬的磕頭行禮。

    現如今的他已經成為鴻蒙的命運主神,但在秦君面前,態度如初。

    “陛下,我已經在始源之上的虛無空間里創造出時空之洞,并將其穩固,不知您接下來要干什么?”

    秦奴抬眼說道,他瞥見那些光鏡,并沒有驚訝。

    他知道秦君一直都是表面淡漠,心懷家人。

    即便成為至高無上的天帝,他仍放心不下自己的孩子們。

    秦君神秘笑道:“朕自有妙用,以后你就明白!

    “待朕的子女們達到至上始源主修為,就把他們送入最高神界吧!

    秦奴領命,隨后安靜的退去。

    秦君一把將手里的黑晶捏碎,將其吸入體內。

    他微微一笑,站起身來,但一尊天帝分身卻留在至高神座上。

    秦君來到新源紀元的宇宙里,他行走在時空之中,走馬觀花,領略各方世界的一切。

    時間久了,他都記不得自己創造新源紀元過去多久。

    現如今,諸天世界已經無人知曉秦君之名。

    至于天帝。

    太多了。

    秦君隨便一掃,就能從命運長河里捕捉到上萬位天帝。

    實力參差不齊,掌握的勢力也不同。

    換做上一個源紀元的秦君,他可能會在意。

    現在。

    一切都云淡風輕。

    鴻蒙與混沌還在爭斗。

    他的兒子們也在爭斗。

    他沒有插手,之所以會坐視天帝之子爭斗,是因為他的兒女該有自己的人生。

    總不能一直是天帝之子的身份。

    他是最清楚沒有目標的枯燥。

    尤其他經歷了兩個源紀元。

    沒有人比他更孤獨。

    行走諸天宇宙,秦君嘆息一聲:“還是太寂寞,太無聊!

    他覺得還是得搞點樂趣才行。

    “要不然,朕重新體驗一下凡人的感覺?”

    秦君喃喃自語,這個念頭一起,他越想越心動。

    凡人雖然有很多煩惱,但也會有很多期待。

    想到這兒,他一步來到一顆荒蕪的星球上。

    在這顆星球上,沒有植物,也沒有水源。

    秦君升騰而起,天帝寶座憑空出現在他身下。

    “眾將聽令!鼻鼐。

    話音落下,一道道光柱從天而降,落在這顆荒蕪的星球上。

    光芒散去,一道道身影現形。

    孫悟空、李元霸、楊戩、羅士信、孔宣、哮天犬、準提、通臂猿猴、六耳獼猴、如來佛祖等等。

    上一個源紀元為他征戰的神魔們全都出現。

    浩浩蕩蕩,個個神威不凡。

    “參見天帝陛下!”

    他們整齊劃一的跪下,異口同聲的喊道。

    他們的臉色平靜,望向秦君的眼神深處充滿狂熱。

    天帝就是他們的信仰。

    他們并非全都是本尊,而是意志所化。

    天帝號召,莫敢不從。

    秦君笑道:“朕突然想當當凡人,你們覺得呢?”

    孫悟空嘿嘿笑道:“當然可以,老孫我愿意為陛下繼續保駕護航!

    其他神魔紛紛出言。

    “我也愿意!”

    “還是跟著天帝陛下闖蕩才有意思!

    “哈哈哈,無敵太久了,我的身子骨都快生銹了!

    “好啊,陛下先轉世,我們隨后就趕到,我們分散在萬世輪回,一起尋找陛下吧!

    “哦,你們是想讓陛下從凡人崛起,重修一遍?”

    神魔們都很興奮,恨不得立即轉世。

    他們已經活了兩個源紀元,有的恢復了記憶,有的還沒有。

    無論上一個源紀元的記憶是否還在,秦君在他們心里永遠是最高的存在。

    秦君笑道:“既然如此,那朕就去凡間再走一遭,不過朕不想去混沌、鴻蒙,朕要去一個新的地方!

    菩提祖師好奇問道:“什么地方?”

    秦君笑而不語。

    他當即揮動右袖,帶著神魔們一同消失。

    廣寒宮前。

    妲己與嫦娥坐在樹下聊天。

    嫦娥忽然放下茶杯,嘆氣道:“陛下還是那么做了!

    妲己疑惑問道:“做什么?”

    嫦娥神秘笑道:“你以后就知道,你又會有伴兒!

    有伴兒?

    妲己的眉頭瞬間蹙起。

    她聽明白了嫦娥的意思。

    可是……

    這諸天宇宙還有能讓陛下感興趣的女子?

    ……

    青山環繞,河流貫穿。

    一條小河旁有一座木屋。

    木屋前,一名黑衣男子正在練劍,他面容冷峻,長發及腰,有種絕情劍客的氣質。

    在他旁邊不遠處,一名女子正在椅子上休息。

    她穿著樸素的布衣,面容俏美,透著母性的光輝。

    她一會兒看向黑衣男子,一會兒看向懷里的嬰兒,臉上滿是幸福的笑容。

    “要是能一直這樣,那該多好!

    她喃喃笑道,眼中透露出憧憬之色。

    黑衣男子收劍,轉身看向她,寵溺的笑道:“你這樣坐著累嗎,要進屋躺躺嗎?”

    女子搖頭,道:“我就想這么看著你,永遠都看不膩!

    黑衣男子聽得嘴角上翹。

    他繼續練劍,劍風卷起落葉,別有一番意境。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黑衣男子每天都在練劍,而他的妻子抱著襁褓中的嬰兒一直在旁看著。

    好景不長。

    兩年后。

    一只白鴿飛來,黑衣男子從它的爪子上得到一封信。

    他讀完信后,臉色鐵青。

    女子牽著兩歲大的兒子走過來,問道:“相公,怎么了?”

    黑衣男子回頭看向她,神情復雜,道:“我得走了!

    女子愣住,眼神充滿惶恐。

    “你要去哪兒?”

    “復仇!

    “能回來嗎?”

    “不清楚!

    “必須報仇嗎,你要丟下我們母子?”

    看到自己的妻子快哭了,黑衣男子的心情無比沉重。

    他眼神決絕,道:“不共戴天之仇,必須報,是我對不起你們,我會盡全力回來找你們,倘若十年不歸,你可另尋他嫁,也給我們的兒子換一個名字,尤其是姓!

    說完,他轉身離去。

    走出三步,他縱身一躍,腰間的寶劍出鞘,迅速飛到他腳下,載著他消失于山的另一邊。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