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血魔霸天下 > 0237 三言兩語退奇兵

0237 三言兩語退奇兵

作者:高山仰之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血魔霸天下最新章節!

    楚無痕遍尋沐寒雨,在沐寒雨的營房里終于找到了身穿粉裙的沐寒雨。

    但是,現在的沐寒雨卻被火王弒天控制,他威脅楚無痕,要以金戒的秘密來交換沐寒雨。

    沐寒雨沒等楚無痕答應,傲立在一旁的她,早已聽出了事情的原委,也不知道火王弒天手中的這枚金戒究竟是什么神器,用得著火王弒天從赤火族千里迢迢的趕來,威脅楚無痕。

    于是,沐寒雨便大聲喊道:“楚無痕,不要答應他……”

    可是,沒有等沐寒雨說完,火王弒天手指輕輕的一彈,一股無名之火滲入沐寒雨的體內,沐寒雨頓時口不能言,手不能動。

    只能怒目而視。

    楚無痕看著心痛不已:“好,我答應你的條件,不過,你告訴我,為什么要殺了程大同,他和你,和這件事情有什么關系?”

    火王弒天慵懶的搖著頭,問道:“就那個老頭兒?唉,誰讓他不長眼呢,本來那天我是想直接將沐寒雨擄走,也省去許多事情,誰知道這老頭卻一直在和沐寒雨說話,我心煩了,于是他就得死,他死了,倒也替鳳凰那丫頭減少了一個阻撓,能給鳳凰那丫頭和奴嫣送個人情!

    火王弒天說著,抬眼望了一眼楚無痕身后趕過來的段信,以及那些護衛們。

    此時段信和那些護衛們聽了火王弒天的話后,才知道程大護衛長之死,另有他因,與眼前的血魔楚無痕一點關系都沒有。

    段信等人不由得慚愧萬分。

    而沐寒雨雖說不能動彈,但是,一雙杏目之中都能噴出火來,盯著火王弒天看來。

    火王弒天喲了一聲,哈哈大笑道:“唉,你也是個**煩,你要是早日跟其他人成婚,也省了許多人的麻煩,你不知道,上神和海神兩個人為了你,不知道耗費了多少心血,讓你離開血魔,鳳凰這丫頭也卷進來了,費盡心思的說服我,要我舉兵前來,我知道,她是為了他娘親奴嫣好,想讓血魔回到奴嫣身邊,我呢,做個順水人情,聯絡四大族群,一同前來,滅了你們黑水族,也能落得金戒的秘密,豈不是一舉兩得!

    “所以我說,沐寒雨啊沐寒雨,你就忘記你桃花仙子的前世吧,好生的找個人家嫁了算了,省的大家天天為了你費盡心血……”

    “住口!”楚無痕魔刀一閃,朝著火王弒天大吼一聲。

    他現在終于知道了這幾日的前因后果,看來火王此次前來,不單單是因為金戒一事,還包藏禍心,對黑水族虎視眈眈。

    “火王,你胃口不小啊,但是,你沒有思量過,你能一口吞并了黑水族?”楚無痕冷笑著說道。

    “哦,原來也沒想過,只想洞悉金戒的秘密,誰知道,我這一過來,就看見桃花仙子,哦,不,是沐寒雨要與別人成婚了,你也就廢了,那黑水族還有誰能與我為敵?我何不一舉將黑水族拿下,省的我以后再來了!”

    火王弒天淡淡的說到,好像戰勝水玄子,拿下黑水宮勝券在握。

    楚無痕冷笑一聲,環視了一下周圍早已熱血沸騰的護衛們,走近一步,對火王弒天說到:“火王,你這是異想天開,難道,你就沒有想到我楚無痕早已運籌帷幄,你的五路奇兵,早已被我瓦解了嗎?”

    楚無痕說完,不單單是火王弒天不相信的哈哈大笑,以為楚無痕是異想天開,就是沐寒雨聽得仔細,也不相信楚無痕寸步未能離開營地,如何能夠救遠在萬里之遙的黑水宮?

    “血魔,你是在嚇唬我?我火王什么時候害怕過?”火王弒天扭了扭脖子,站起身來,說到,“那好,我也嚇唬嚇唬你,我現在就像殺了沐寒雨!

    火王伸手,朝沐寒雨伸來。

    段信等人一陣驚呼。

    楚無痕心中焦急,但是,氣定若閑的繼續說道:“好,那我仔細給你說一說,沐亦軒已經找到了火鳳凰,而且,紅公主已經承認了錯誤,連夜朝黑水宮進發!

    “哼,吃里扒外的東西,她回去又有什么用呢?”火王的手朝著沐寒雨更近一步。

    楚無痕信心百倍的說到:“我先是讓沐亦軒,伙同三位與玄月長老功力相差不大的玄冰宮長老,一同前去鹿臺山,若是我猜測不錯的話,玄月長老現在是按兵不動,沐水靖和扈三娘在楚貴妃的授意下,只是隔岸觀火!

    “哦,的確是這樣,這些散兵游勇,我也根本沒放在眼里!被鹜鯊s天的手遲疑著,但是,還是朝沐寒雨伸了一點。

    楚無痕更是來了精神,說到:“白金族的族人,對老族長陌路人還是恭敬有加,對金飛鑾篡位一事,意見頗多,金飛鑾深知此事,且又是一個非常精明之人,所以,她不會親自前來,而是派遣了一位大將前來,于是,我吩咐白金族王子白笙歌,前去白金族的帳營之中,說服這員大將,若是我猜測不錯,白笙歌有這個威望,也有這個能力!”

    楚無痕一直說著,一直在凝視著火王的神色,看見火王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就知道自己的話說到了火王弒天的痛心處。

    就是身旁的沐寒雨,雖然不知道各個族群之間的關系,也忘記了在白金族所經歷的一切。但是聽到楚無痕一一道來,覺得甚是有理,眼睛一閃一閃的,對楚無痕的話頗為滿意,和欣賞。

    只有火王弒天,臉色忽然凝重,眼前的楚無痕,三言兩語就將自己的兩路奇兵給退了,免不了心情有些不相信,也就忘記了將手伸向沐寒雨。

    “就是少了玄月楚貴妃和白金族,我還是能夠拿下你黑水族!”火王弒天惡狠狠地說到。

    楚無痕忽然輕松的笑了,回過頭來問段信:“你相信嗎?”

    段信不知道楚無痕要做什么,但是現在,段信深知,眼前的楚無痕與自己,與黑水族息息相關,同時黑水族族民,便連忙附和著楚無痕說到:“不相信,我們黑水族還有千百萬個熱血男兒!”

    “對,我們黑水族不單單是有熱血男兒,還有雄辯之人,常淵盛這個人的名字,不知道火王聽說過沒有?”楚無痕問火王弒天。

    火王弒天一愣,不知道楚無痕又想要說什么,冷哼一句:“聽說過!

    “我已經派常淵盛去了黃土族的帳營之中,我想,黃土族的大隊人馬今日就該撤離黑水族了!背䶮o痕信誓旦旦的看著火王弒天說到。

    火王弒天根本不相信,但是,又不敢完全不信。

    “為什么?一個小小的常淵盛,就能退我一支奇兵?”

    “對,他能。黃土族勢力微弱,和我黑水族一般,只是因為赤火族的淫威,才不得不依附在你赤火族之下,但是,看似精明圓滑的黃土族族長,卻不是一個頭腦簡單只是為你馬首是瞻之人,他懂得唇亡齒寒的道理,而且,此次派來的是黃土族王子,這個王子少時就有血性,對你赤火族頗有微詞,這些道理我都懂,常淵盛常年與各族打交道,更是懂得。只要常淵盛走進黃土族的帳營,我就算定,黃土族一定會退兵!火王,你認為呢?”

    楚無痕侃侃而談,好像天下之事,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火王弒天的手,已經喟然落下,看著楚無痕,聲音發冷,說到:“好,那你又是如何退去青木族和赤火族的兵馬?”

    “好,火王問的好,我楚無痕慢慢給你說來聽!

    楚無痕頓了頓,扭了扭發酸的脖子,將前胸的血流止住,緩緩用功,將傷口愈合,而后說到:“青木族族長,一個卑鄙無恥的小人,貪圖眼前小利,貪婪成性。這樣一個人,用不著我派什么人前去退兵,我只要放出風聲來,說要斷了青木族的水源,分水劫就在我族長落塵手中掌握,上神洛傾顏也無可奈何,他青木族還敢跟著您火王身先士卒?若是我再散播傳言,只要是先退兵者,明年的分水便能搶占先機,我想,青木族的兵馬應該是第一個撤出黑水族!

    “不可能!”火王弒天怒吼道。

    楚無痕淡淡的說到:“不,可能。你想,你的所有承諾何時曾經兌現過?青木族不是不想跟你討要,而是怕你而已,他們早已對你陰奉陽違,你還想著今天一個口頭承諾,讓青木族對你忠心耿耿?”

    “我斷了它的火源!”

    “可以啊,兔子逼急了都敢咬人,何況是一個卑鄙無恥的小人,他難道就沒有靈氣可以要挾你嗎,火王大人?”

    楚無痕哈哈笑著,對火王說到。

    火王早已氣的臉頰一陣紅,一陣青。

    沐寒雨在一旁聽得是心曠神怡,一個赤火族的族長,堂堂火王弒天,親率四路大軍,和黑水族叛軍合兵一處,攻打黑水宮,卻不了,還沒有真正進攻,卻被楚無痕三言兩語,退了四路大軍,就只剩下赤火族一路兵馬。

    火王弒天如何不生氣?

    他手拿金戒,看著楚無痕,忽然惡狠狠的說到:“你還忘記了一路,我赤火族上萬弟子,現在正在圍攻黑水宮!”

    “對,我知道!背䶮o痕似乎是成竹在胸,“但是,你也要清楚,這是在我黑水族,而且,一旦黑水宮被攻破,我黑水族亡國滅族,所以,水玄子親率剩余的四大長老,以及落塵等九九八十一名甲級弟子,千千萬萬個玄冰宮弟子,試想,救你那三個不成器的護法,能夠討得便宜了?”

    “如果你現在身在黑水宮,你的這些護法還能同心戮力,一同攻打黑水族,但是你已經來這萬人坑不下三天了,這三天之內,我讓水玄子逐個擊破,不管是誰,要打,就要一下子將全部力量壓上去,將他打痛了,打怕了,讓他一想起來就后怕,而且我告訴水玄子,其余的護法是不會協同作戰的,更不會馳援相救的,都巴不得對方戰死,好在你火王面前得寵……”

    “不要再說了!”

    火王弒天一怒,伸手掐著沐寒雨的脖子,冷冷的說到:“楚無痕 ,你千算萬算,沒有算到我會來這兒吧!

    “算到了,程大同的遺骸我已經看過了,是你火王的手法!背䶮o痕老實的回答道。

    火王弒天哈哈揚天長笑,說到:“好啊,不虧是上古大神鳶天重生,的確厲害,我費勁九牛二虎之力,調動五路大軍,準備將你黑水族一舉殲滅,誰知,你幾句話就將我所有的心血白費了,端的是厲害,今日我不除了你,日后你功力大漲,必將是我一統天下,掃平五行大陸的最大障礙,今天,不管你說不說金戒的秘密,你和沐寒雨都得死!

    楚無痕嘿嘿一笑,說到:“火王,你也太高看了你自己,你能殺得了誰?沐寒雨,還是我?難道你就沒有想到,沐寒雨的婚典,如此大事,上神會不知道,海神會不知道?他們兩人拿沐寒雨來折磨我,他們會讓你輕易間將沐寒雨殺死,你做夢吧!

    “哼,你少嚇唬我,海神奴嫣,根本不能插手五族之事,上神已經閉關,三年之內不能出來,再說,上神洛傾顏,也不敢輕易對我下手,我們相互之間的關系,是你楚無痕不知道的!

    火王弒天得意的說到。

    “哦,那你是說,現在還真沒有人敢動你?那你身后,這位神宮大神又是誰?”

    楚無痕往火王弒天身后一指,火王弒天立刻回頭查看,這么近的距離,自己能夠毫無知覺,這個大神也是實在是厲害,是何方大神呢?

    火王弒天警覺回頭,卻發現身后空無一人。

    火王弒天心中大驚,之間眼前一條身影一閃,楚無痕已經將火王弒天手下的沐寒雨奪下來,一掌扔給遠處的段信,喊道:“快走!”

    火王弒天震怒之中,哈哈狂笑:“誰也別想走!”

    一聲怒吼,五官七竅之中,一股股紅火的火苗呼的躥出來幾丈之遠,便要將眼前所有的人卷入他的地心之火之中。

    楚無痕早已警覺,翻身一柄魔刀鳴鴻刀,刀鋒轟鳴,一刀截斷地心之火,以自己的血肉之軀阻擋住火王弒天的地心之火,連呼身后的短信等人,帶著沐寒雨趕快離開這里。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