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血魔霸天下 > 0169 摧枯拉朽勢不可擋

0169 摧枯拉朽勢不可擋

作者:高山仰之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血魔霸天下最新章節!

    颶風所到之處,氣勢如虹,摧枯折腐,勢如長虹。

    楚無痕一身傲態,已被卷入颶風之中。

    轟然聲起,乒乓之聲不絕于耳,鬼哭狼嚎之音滲人骨髓。

    更有凌厲的寒風,一把把鋒利的刀子一樣,刮著人的臉頰,愣生生的要把臉上的肌肉給撕裂下來。

    白光熾盛。

    熾盛的白光,在轟然聲中,緩緩減弱。

    似乎已經包裹不住膨脹的紫光,一道道紫光,光芒耀眼,撕裂開白光所編織的大網,從層層縫隙之中哄然外泄。

    繼而,慘叫聲更是激烈。

    颶風的寒意頓然減退。

    一條條黑影,順著颶風裹挾的力道,被遠遠的甩出來。

    更是一陣陣的嚎叫,以及一片片的血肉模糊,慘不忍睹。

    就在杏花閉眼,梨花睜大驚恐的鳳眼之時,一聲清脆吼叫,自地底之下傳來,而一飛沖天。

    一身玄衣戰袍的楚無痕,旱地拔蔥一般,騰空而起,在半空之中,翻身而下,又是一聲大吼:“呀呀呸,去死吧!

    急速而下的身影,攜帶著駭人的力道,刺眼閃耀的紫光暴漲,沖入強弩之末的颶風之中,頓時間,灰飛煙滅,煙消云散,冰消瓦解,化為烏有。

    所有的護衛都已經被拋到十幾丈開外,殘肢骸骨,落滿一地,血流成河,駭人心魄。

    楚無痕仍然是身著玄弋,手握魔刀,迎風而立,當是一代魔主之雄風。

    杏花已經閉上眼睛,不敢睜眼看這慘絕人寰的爭斗。

    唯有梨花,睜大驚恐的眼睛,不敢相信眼前上百護衛,在強大的功力催動下,竟然被楚無痕一擊之下,頃刻間便冰消瓦解,所有的功力化為烏有,眼前的慘狀,是她今生第一次所見。

    紅色的血液已經浸透戰靴。

    楚無痕踏在冒著血泡的長河中,冷冷的看著早已呆若木雞的常淵盛,問道:“若是我說,我等原本無意冒犯,只是你逼人太甚,而造成如此慘狀,你相信嗎?”

    常淵盛搖頭,又是點頭。

    他從未見過如此殘忍的功力,也從未見過一眨眼之間,就能將上百人殺的片甲不留。

    他見過最為殘忍的場面,是在當年的鹿臺山,是他親自為族長善后的。

    然則,當時的慘景,與現在的慘景相比,更是駭人,更是觸目驚心。

    他萬萬沒有想到,當年族長一時之失足,造成今日之慘狀,是誰之過?

    常淵盛已經面無血色,神色黯淡無光,嘴角抽搐著,喃喃的說到:“難道,這就是當年的報應?難道,只有殺戮,才能止住殺戮?楚無痕,水玄子,慕容霜,你等心計也太過狠毒!

    唰的一聲,魔刀歸鞘,伸手向后一甩戰袍,金絲戰靴踏上前一步,冷眼斜倪模糊的常淵盛,楚無痕狠聲說到:“眼前的這一切,都是因為你心中有魔,才有我血魔猖狂,若非你心中無罪,何來苦苦相逼?”

    常淵盛微微垂下頭。

    偉岸高傲的常淵盛,何曾有過如此窘迫?

    窘迫的只想找個地縫鉆進去。

    這時,一聲細微細聲細氣的聲音傳來:“常大人,事已至此,不必后悔。既然來了,那就當來,遲來也是來,早來也是來,來了就是客,不能失了待客之道!

    繞繞彎彎,一個意思說了一大堆,楚無痕劍眉微蹙,沉聲問道:“你是何人?”

    “當今黑石族族長,萬朝宗!

    細聲細氣的聲音,如同一個女子,卻沒有女子的聲音輕柔。

    但是,萬朝宗這個名字,卻讓杏花梨花猛然一驚:是萬年海龜,還是真的萬朝宗?

    是真的萬朝宗。

    在這個地方,有常淵盛的拼命護佑,有上百死士為之戰死,除了真正的萬朝宗之外,還會有誰?

    楚無痕踏著冒著血泊的血河,循著聲音朝前走去。

    常淵盛緊張的跟著。

    杏花梨花緩緩的小心翼翼的亦步亦趨。

    走過倒塌的正宮,正宮左右是偏殿,偏殿環形圍繞著剛才戰斗的地方。

    聲音是從倒塌的廢墟之中發出來的。

    楚無痕走到廢墟之中,看到在殘垣斷墻之中,一個年約半百,滿面白凈一絲胡須都沒用的孱弱男子,端坐在一張闊大的椅子當中。

    此人,眼神不怒自威,臉上一絲表情都沒有,在四周飛揚起來的塵埃當中,正襟危坐如若雕塑。

    若不是有聲音傳來,當是一具風干的尸骸一般。

    楚無痕冷聲喝道:“你,就是萬朝宗?”

    常淵盛已經快步走到族長萬朝宗身前,連忙跪拜在地,替族長清理身上的塵埃落石。

    萬朝宗輕輕揮手,道:“一絲塵埃而已,何來擾人清靜?”

    常淵盛便起身,立在萬朝宗身后。模糊的影子,在塵埃當中,完全湮沒。

    兩人行事搭話,沒有理會楚無痕,楚無痕不由得踏上前一步,凝眉直瞅眼前之人。

    萬朝宗掃了楚無痕一眼,道:“我貴為黑水族族長,你為族民,禮儀一事,自不可少,楚無痕,你當跪拜我!

    細聲細氣,卻是一股威嚴。

    楚無痕不由得一愣,反問道:“哦,你為族長,那國都的族長,又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哈!國都還有族長?”萬朝宗狂笑,狂笑的聲音都是細聲細氣。

    “難道沒有嗎?”楚無痕冷眼看著常淵盛。

    常淵盛搖搖頭。

    “對,沒有!弊彘L萬朝宗說到!八褪且粋笑話,是水玄子開的最大的玩笑!

    “什么?難道她,她……”楚無痕心中疑惑。

    萬朝宗不無譏諷的說到:“對,你說的是你的生母慕容霜,根本就不是族長,是水玄子安置的一個傀儡而已!

    “哪里也不是黑水宮,這里才是黑水宮。楚貴妃借萬年之功力,將這黑水宮搬離國都,隱匿于此,水玄子無可奈何!

    “族長當身在黑水宮,你說,慕容霜是族長嗎?哈哈哈哈,你不知道的是,族長當是上神洛傾顏欽點,豈非某個人想要做族長,就能做的了的!

    萬朝宗的話,讓楚無痕心頭大驚,不亞于當頭一喝。

    慕容霜,自己的生母,被尊稱為族長,卻非真正的族長。

    這一切,生父水玄子完全知道,然則,卻讓生母遭受上神洛傾顏的折磨,而并不以實情告知,也并不解除生母慕容霜的困厄。

    這一切是為了什么?

    站在萬朝宗身后的常淵盛淡淡的說到:“楚無痕,你父親水玄子已經背離正道,為了報一己私仇,搶奪族長之位,然則不知的是,族長身上流淌的血液,與上神洛傾顏的一個秘密有關,慕容霜自然是成不了族長的!

    “你怎么知道?”楚無痕冷言問道。

    常淵盛哈哈一聲笑,現在的常淵盛雖說功力敗在了楚無痕手中,但是,氣勢卻沒有完全消退,哈哈一聲笑之后,繼續說到:“因為,我是黑水族中唯一可以上達神宮之人,自然,族長的安排,也是經由我手安排,慕容霜是不是族長,難道我不清楚?”

    楚無痕突然想起來,在鳧傒的結節中,當日密謀除掉萬朝宗的時候,常淵盛獨獨神色奇異,與水玄子南宮大人等人意見不一,原來他竟然是族長萬朝宗的人。

    怪不得,當年黑水宮一戰,國都遭變,楚貴妃能逃出生天,族長萬朝宗能死里逃生,這一切,都拜常淵盛所賜。

    待水玄子發現族長萬朝宗逃逸之后,發了瘋的尋找,卻發現萬朝宗躲在萬人坑之下,這個地方,是供奉上神之禁地,在這個地方殺死萬朝宗,上神怪罪,水玄子自身都難保,也只能聯絡海神奴嫣,將萬朝宗困死在這里。

    但是,水玄子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身邊的禮儀大臣常淵盛卻是族長萬朝宗的人,他的元神可以穿越所有結節,這才使得萬朝宗十八年來生活無憂。

    常淵盛一個小小的金丹層弟子,如何能直通玄奧神宮?只因他的元神能夠穿過所有的屏障,所有的結節。

    現在,站在楚無痕面前的就是常淵盛的元神。

    楚無痕不明白的是,萬朝宗難道一開始就知道自己的生父生母?

    楚無痕已經不再糾結族長一說,若是能逃出生天,走出這個牢籠,一定要到國都,勸說生母慕容霜,丟掉所有幻想,安安分分的做一個本分的族民罷了。

    此時,楚無痕問道:“哼,你們也就正因為如此,才以為我是來尋仇的?”

    “難道不是?”常淵盛凝眉,不相信的問道,“難道南宮寒喬從赤火族帶來的消息有假不成?”

    南宮寒喬?

    楚無痕心中陡然又是心驚:當日在赤火族,與赤火族火王弒天一戰,在場的所有人,現在都在魔幻海海心深處,自然是沒有人能夠回來,以訛傳訛,污蔑楚無痕是叛賊。

    他們都忽視了南宮寒喬這個人。

    而且,在魔幻海海心時,楚無痕已經看到了南宮寒喬渡越魔幻海一事,那個時候,真的沒有想到南宮寒喬能夠提前回來,然后散播謠言。

    她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什么?

    而且,投靠玄冰宮,而不是信誓旦旦的要殺了水玄子,除掉慕容霜。

    南宮寒喬的這一轉變,唯一的解釋就是,借水玄子的手,除了楚無痕,或者借楚無痕之恨,殺了水玄子,無論哪個結果,南宮寒喬要復國之美夢,卻是更容易實現。

    南宮寒喬完全是掌握了所有的秘密,這些秘密,在南宮寒喬心中,完全變成了殺人不眨眼的利器。

    身在玄冰宮,心在萬人坑。為水玄子出謀劃策,暗中設計除掉心腹大患,南宮寒喬真的是心思縝密,一箭雙雕。

    楚無痕該怎么辦?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