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血魔霸天下 > 0159 人沒醉,心更冷,情已斷

0159 人沒醉,心更冷,情已斷

作者:高山仰之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血魔霸天下最新章節!

    此時,杏花能夠確認的是,楚無痕根本就沒有醉酒。

    的確,楚無痕根本就沒有醉酒。

    剛才的一切,都是假象。

    楚無痕不可能被萬朝宗短短的幾句話,就能打消掉他心境中所有的疑慮,和堅持。

    走了這么的路,經歷了這么多的事情,從幻水鎮里的一個小小的農奴,漸漸的發現自己是上古大神鳶天今世的重生,而且,能夠結識那么多志同道合的人,這讓楚無痕早已鐵定了繼續戰斗的準備。

    還有沐寒雨,即使放手,即使不再去想,即使祝福她,楚無痕還是不放心,他要默默的守護在她身邊,無論今后沐寒雨如何選擇,他都會默默的守護著她,直至她找到最終的歸宿,找到她最想去的地方。

    哪怕最后她真的完全不認識自己,而是去找段信等人,楚無痕也無怨無悔。

    既然是前世的姻緣,而且,楚無痕的一顆心早已記掛在沐寒雨身上,這一份情誼,不是那么簡簡單單的就可以揮去。

    萬朝宗的話,的確有那么一兩句說到了楚無痕的心坎上,也讓楚無痕的心怦然心動一下,然則,萬朝宗畢竟是萬朝宗,眼前的萬朝宗還是一個海龜,他根本不了解人族的愛,與被愛。

    更有,萬朝宗的這一番話,更是出自楚貴妃之口,楚貴妃的心思,楚貴妃的格局,楚貴妃的眼光,豈是能讓楚無痕折服的?

    這一切都是假象。

    楚無痕在人群中時,被眼前的歌女遮擋住了神色,和神情,自己臉上的喜怒哀樂,萬朝宗是看不見的,楚貴妃更是看不到的。

    楚無痕聽到了萬朝宗的話音是言不由衷的,他沒有相似的經歷,便說不出這些話的沉重,說不出這些抉擇的艱難,只是假裝沉重,只是假裝悲傷。

    但是,悲傷和沉重是學不上來的。

    楚無痕早已就知道,眼前的這一切都是在給他一個人演戲,但是,他不知道,這出戲背后,究竟隱藏著什么。

    要想知道幕后之人究竟是誰,究竟為了什么,楚無痕只能身在戲中,只能融入到戲中,才能知道這出戲究竟誰是幕后之人,誰是戲子,誰是受益者。

    于是,楚無痕假裝受到了萬朝宗的蠱惑,被萬朝宗轉入了彀中,但是,楚無痕不會演戲,他不知道接下來該怎么配合萬朝宗。

    幸好有酒,有酒就有了一切,于是,楚無痕大口大口的喝酒,楚無痕暗中觀察萬朝宗,見萬朝宗對楚無痕的大口喝酒喜笑顏開,便知道歪打正著。

    于是,楚無痕連連大口喝酒,只待喝了許多之后,楚無痕覺得這酒不能就一直這么喝著,需要有所動作。

    楚無痕便假裝醉倒在桌子上。

    其實,楚無痕真的不勝酒力,爬到桌子上后,暗地里將灌倒肚子里的酒全部逼到丹田里面,強迫著血玲瓏將這些酒全部喝掉,自己才能清醒一點。

    可憐兩只血玲瓏,哪里見過這些酒,更別說喝過了,只能強忍著,咆哮著,閉著眼睛將這些酒全部喝下去,喝下去之后,便昏昏欲睡,躲在丹田里面不能動彈。

    等到楚貴妃從幕后走出來時,楚無痕心中大震,他萬萬沒有想到,十八年前的那一幕重現。

    十八年前,母親大人為了掩飾自己的行蹤,差點殺死了自己,和沐寒雨沐亦軒。

    現在,母親大人為了東山再起,重奪族長之位,需要增強自己的功力,卻是將楚無痕當做眼中的美味來對待。

    這讓楚無痕感到心涼,心寒。

    莫大的心境,更是一片荒涼:十八年的舔犢之情,難敵一日大權在握的榮耀。

    這就是獸,性,這就是丑陋,這就是自私。

    更有甚者,若不是楚貴妃幻化成人已經有數十年,懂的一點人之常情,以及禮義廉恥,恐怕自己的童子之身都要被楚貴妃破了。

    聽到楚貴妃說出前因后果的時候,楚無痕的心已經死了。

    他再也不會相信,這個世道上有什么善良仁慈之說,五行大陸,弱肉強食,凡事弱者,任人宰割,不能有絲毫怨言。

    的確,這個世道上真的會有如此狠毒之人。

    楚無痕靜靜的等著楚貴妃說完,然后提心吊膽的等著楚貴妃走了,才緩緩的吐出一口氣來。

    以他現在的功力,在楚貴妃面前,還是不值得一提。

    奴嫣,楚貴妃,扈三娘,三人是鳶天大神時代的舊人,而且,能夠得到鳶天大神的特地寬宥,能以獸族之功力,幻化到人族之身上,這三個人,自然是無比非凡。

    想鳧傒習眉等人,原本就是鳶天大神時代一個小小的戰兵,特別是鳧傒,就是鳶天大神的坐騎,卻能夠擁有超人的功力,若不是機緣湊巧,如何能夠擊敗鳧傒?

    恐怕自己是如何死的都不知道。

    現在,兩只血玲瓏又是昏昏欲睡,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醒來,就怕楚貴妃出手,一旦楚貴妃出手,楚無痕的這點貓膩,楚貴妃還是能夠一眼看穿的。

    于是,楚無痕真的是提心吊膽,戰戰兢兢。

    而且,從他們的口中,再次佐證了自己的身世,楚無痕對楚貴妃的擔心,更是熾盛。

    只待杏花走來,想要張口吞噬楚無痕時,楚無痕無奈,只得手握杏花的脈搏,假裝自己一點都沒有受到困厄,含笑看著杏花。

    并且,眼神中的威嚇,示意杏花不要出聲。

    幸好萬朝宗被杏花一耳光打的不敢靠近杏花,否則,萬朝宗一旦走上臺上來,這一切都露餡了。

    楚無痕手握著杏花的手腕,微微的笑著,越是笑的輕松,杏花越是嚇得臉色慘白。

    臺下的萬朝宗也看出了杏花的異樣,見杏花愣愣的站在臺上,看著楚無痕,卻再也沒有了動作,也不發聲,也不知道杏花是怎么想的。

    于是,萬朝宗便又喊道:“姑奶奶,你怎么了?千萬別激動啊,不要做傻事,你就是一口吃了楚無痕,功力一時提升不上來,主人一定會再將你生吞活剝,或許,一口吃了你也為未可知……”

    萬朝宗還沒有說完,杏花此時早已心神大亂,不由得看著楚無痕,卻對萬朝宗顫聲喊道:“你給我閉嘴,你說這些有什么用?”

    “非常有用,我聽主人說,她從海神哪兒打聽到了,要想生吞楚無痕,逆天道而行之,必先破了他所設定的天道,這也是主人喊你前來,先破了他的童子之身,他不是嚴令人族獸族通婚,那么,就讓他帶頭破了這個規矩……”

    萬朝宗嘴疼的厲害,被兩個仆役攙扶著,捂著自己的臉,今天被主人楚貴妃扇了一記耳光,現在臉上還火辣辣的,又被杏花不由分說的扇了一個耳光,這下扇的他眼冒金光,腦瓜子到現在都嗡嗡直響。

    就是這樣,他還在強忍疼痛,細言慢語的勸說杏花,看得出來,這個海龜對杏花還是一往情深的。

    只是,現在杏花被楚無痕挾持,他也看不到,也不能替杏花解圍。

    楚無痕聽得萬朝宗說的心驚,想不到,在這個世道上,還有這么多人想要吞噬自己,只因為自己身體里面有著雷靈根?

    不是的,他的重生,就是荒廢了萬年天道的重生。

    天道正,污穢藏。

    這些心懷不正之人,自然要受到天道的懲戒,所以,只有毀了楚無痕,這些人才能繼續生存下去。

    這個消息,是楚無痕進入赤火族之后,才開始慢慢傳出去的,因為,火王弒天就是想要生吞楚無痕,而成為新一代的魔主。

    現在,楚無痕使眼色,讓不敢動彈的杏花按照萬朝宗的話去做。

    杏花有些為難:就在這高臺之上,和楚無痕一起?

    杏花臉色難看,畢竟幻化成人,有一點人的常情,杏花對楚無痕的要求感到為難。

    楚無痕看到杏花理解錯了自己的意思,便連連使眼色,杏花忍不住,悶悶不樂的說到:“你是說,讓我帶你離開這里?”

    杏花話音剛落,萬朝宗突然驚恐的喊道:“杏花,怎么了?”

    杏花感到手腕上的力氣加大,自己的一條胳膊毫無知覺,便頓時覺得剛才太過冒失,便連忙朝萬朝宗說到:“我是問,你是不是讓我帶楚無痕離開這里?然后,然后……”

    萬朝宗聽了,長長的吐了一口氣,說到:“嚇死我了,我還以為發生什么事情了。這樣,我已經安排好了房間,我找人把楚無痕給背過去!

    杏花的胳膊上又是一陣劇痛,疼的杏花此時卻不敢再大聲喊出來,只能對著萬朝宗喊道:“這等事兒,怎么能讓更多的人知道?”

    說罷,忍者胳膊上的巨疼,將楚無痕呼的一下子扛在肩膀上,繼續說道:“我也不去你安排的房間里去了,你那屋子,臟的令人作嘔,我還是回我房間里去吧,明天早上,我自會去給主人稟報,你今夜找人看護好我的房間就好了!

    萬朝宗聽得杏花安排,連連點頭,說道:“還是我的杏花聰明,好,一切照辦!

    對于杏花的安排,萬朝宗還是樂意照辦的,總想著巴結都還來不及,這下,杏花主動讓他做事,他豈能不樂意?

    看著杏花扛著楚無痕走開,萬朝宗連忙吩咐旁邊的兩個仆役,色厲內荏的喊道:“愣著干什么?沒聽到杏花吩咐嗎?趕快找幾個有眼色的人,今天晚上什么都不要干,就在杏花房間前面給我站崗,站好了,杏花高興了,我就有獎,要是惹得杏花不高興了,你們統統掉腦袋!

    萬朝宗說完,呼的一下子張著血盆大口,朝著兩個仆役撲來,嚇得兩個仆役連滾帶爬的跑出了院子,去尋人去了。

    楚無痕心里知道,杏花這一招也是自救,不動聲色的讓萬朝宗暗地里保護她,自己一旦有所動靜,萬朝宗定然知道。

    再有,杏花說好明天早上一大早會親自去給楚貴妃稟報今夜發生的這一切事情,自然是拿楚貴妃的名號,來要挾自己,無論如何,不能要了她杏花的性命。

    杏花的確是一個聰明的神獸,她不像重蹈桃花的舊路,還想活命,在這情急之下,連連吩咐,的確能夠保住自己的性命。

    楚無痕聽了,一方面,對杏花這樣的神獸不僅僅是暗地佩服,另一方面,對自己的處境,以及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不由得暗自焦慮。

    只待杏花將自己扛著,走了七轉八彎的,將楚無痕繞的也不知道是走到了哪里,便只見一間院子,杏花一腳踹開大門,徑直走進去,卻也不關院子大門,走進去后,掃了一眼,便走進一間屋子里去。

    到了屋子,把楚無痕往床上一扔,楚無痕自然也就松開了杏花的手腕。

    楚無痕呵呵一聲,躺在床榻之上,看著惱羞成怒的杏花,冷冷的說到:“你是魔幻海的人?”

    杏花沒好氣的臉別到一邊,瞅著外面萬朝宗安排的人還沒有到場,便暗地里生氣,也就沒有回答楚無痕的話。

    楚無痕乜斜了一眼窗戶外面,又是哈哈一笑,嘆了一口氣,說到:“放心,我是不會殺你的,還會讓你明天早上能夠去你主人哪兒領賞,不過,你得答應我,有問必答,否則,我就是魚死網破,你是第一個要死的人!

    楚無痕說話干脆利落,而且,他又這樣的實力。

    杏花知道,桃花就是被眼前的這個人活生生的吸食干凈而死的。

    但是,杏花想不到,眼前的這個人卻不殺自己,不是聽說魔主楚無痕嗜殺成性,是一個瘋狂的魔頭,只要見了鮮血,便瘋瘋癲癲,什么都不管不顧不問了,桃花不就是這樣死的嗎?

    杏花遲遲疑疑的問道:“你,你真的不殺我?”

    楚無痕從床榻之上跳下來,朝杏花走來。

    嚇得杏花連退幾步。

    楚無痕走到屋子中間的桌子旁,倒了一杯水,潤了潤喉嚨,剛才喝酒,火辣辣的,喉嚨都不好受。

    “對,不殺你,我為什么要殺你?只要你沒有殺心,我為何要起殺心?”

    楚無痕一笑,笑的燦爛,笑的陽光,笑的從容。

    杏花一下子對眼前的這個俊美男人動了凡心:怪不得海神都要被迷得萬年癡心不改,眼前的楚無痕,就是現在為他去死,也是值得的。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