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血魔霸天下 > 0132 無奈積攢仇恨

0132 無奈積攢仇恨

作者:高山仰之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血魔霸天下最新章節!

    132   無奈積攢仇恨

    當楚無痕說完好久不見之后,眼前的洛傾顏滿眼噙淚,輕聲顫抖,回了一句:“安好!

    淚如雨下。

    腳下的細沙頓時凝結成冰,寒意襲人。

    楚無痕回首扶起沐寒雨,對著洛傾顏搖了搖頭,說到:“我又遇到了她,從此之后,我們兩人形影不離,白首偕老,還請上神寬宥!

    寬宥?

    在這條路上,有愛,有恨,獨獨沒有寬恕。

    洛傾顏搖了搖頭,看著風塵仆仆的沐寒雨,卻道:“桃花仙子?嗯,你應該知道我是誰?”

    沐寒雨繃緊臉龐,點了點頭,冷冷的說到:“知道,你就是殺死鳶天的人,而后,殺死了我!

    聽到這樣不友好的說辭,洛傾顏也是莞爾一笑,淡淡的說到:“一萬年了,你的記憶中還殘存這這抹血腥,看來,你還是很在意一萬年前的恩怨?”

    “如何能忘?”沐寒雨此時錙銖必究。

    楚無痕攔著沐寒雨,站在沐寒雨面前,生怕上神洛傾顏對沐寒雨有所不滿。

    洛傾顏臉上帶淚,凄楚一笑,說到:“那今生,你定然是還要與我為敵?”

    “前世是,今生仍然是!便搴陻蒯斀罔F。

    洛傾顏輕挪蓮步,走到老婆婆身邊,沒有回答沐寒雨,而是垂詢問老婆婆:“你,還恨奴嫣嗎?”

    老婆婆匍匐在地,連連俯首,口中虔誠但是堅定的說到:“老身已經不恨!”

    洛傾顏笑了,笑的意味深長,抬眼望了望風平浪靜的魔幻海,好像一眼就能看穿魔幻海,直看到海心深處,說到:“當年弒天為了從奴嫣口中獲取血玲瓏的秘密,而假扮成故人鳶天,奴嫣也是一心思念成災,卻不了中了弒天圈套,而后,才有了這一段冤孽,你知道后,日夜捕撈魔幻海海獸,為的就是引得奴嫣出海,一決死戰,是也不是?”

    “是!崩掀牌诺穆曇舭l抖。

    洛傾顏繼續說道:“你身上功力與弒天相比,雖不足弒天,然,放眼凡間,也屬上乘,然則,你不好心修煉,卻一心復仇,日夜不忘,前日獲得上神巨網,將這一帶海獸捕撈殆盡,其心計至深,至毒辣,而今卻說忘記仇恨,騙我,你在騙我!”

    一席話說的老婆婆磕頭如小雞啄食,臉色慘白,不知該如何恢復上神洛傾顏。

    洛傾顏也沒有說什么,而是回轉身來,朝沐寒雨走來。

    身后,老婆婆竟然瞬間石化,變成一座堅硬的石頭,保持著匍匐在地的姿勢,一動不動。

    這一幕,只看得楚無痕心有余悸,連忙將沐寒雨藏在身后。

    洛傾顏看見了,也是微微一笑,對楚無痕說到:“你,何時能這樣待我,我就心滿意足了!

    楚無痕攔住洛傾顏的腳步,不無憂慮的說到:“放過沐寒雨,要殺要剮,請自便!

    洛傾顏微微凝眉,眼中淚花一閃,悄聲問道:“我在你心中,如此不堪?”

    “那你想怎樣?”

    “我只是想告訴桃花仙子,以及還有你,我們之間的萬年仇怨,就如這婆婆與奴嫣之間一樣,沒有寬宥,也沒有殺戮,有的,只是你的心,心中裝滿仇恨,才會有寬宥,才會有殺戮!

    “鳶天,萬年過去了,只要你隨我回玄奧神宮,你想得到的,我統統都會給你,以后這天下,也就沒有了殺戮,也就沒有了仇怨,好不好?”

    洛傾顏一副可憐楚楚的樣子,淚花中,楚無痕的身影已經幻化,有些模糊。

    沐寒雨緊張的拉著楚無痕的衣袖,洛傾顏能夠給予的,她沐寒雨一點都給不了,楚無痕如何抉擇?

    楚無痕想也沒有想,輕輕的拍了拍沐寒雨的手,轉而對著洛傾顏,說到:“上神,鳶天已死,我是楚無痕!

    “我是沐寒雨!

    洛傾顏眼中的淚花越來越大。

    心,已經承受不住淚的重量,眼淚便撲簌簌的再次落下。

    楚無痕,沐寒雨,不是鳶天,和桃花仙子。

    這決然的回答,讓洛傾顏的心神不寧,彩云變幻,光彩旖旎。

    一陣凄楚的風掠過,就是心神純潔的沐亦軒和落塵,都覺得神情難過,而要落淚。

    白笙歌已經哭出聲來。

    洛傾顏怔怔的看著眼前的楚無痕,問道:“你,真的不愿回去?”

    “不愿!

    再次的拒絕,就是又一道傷痕。

    洛傾顏哈哈一聲長笑,頓然間淚如雨下,嚶嚶哭泣。

    天,已經下起了小雨,迷迷蒙蒙,紛紛擾擾。

    雨,是云的眼淚。

    云,承受不住雨的凄慘,便讓雨降臨世間,澆滅一切的哀愁。

    洛傾顏暗嘆一聲,再次說道:“若是你答應我,我可以饒恕了你的雙親!

    洛傾顏的語氣強硬,而且霸道。

    一改剛才輕柔的語氣,楚無痕已經聽到了洛傾顏心中的怒火。

    楚無痕仍然是不改初衷:“雙親?他們罪在何處?”

    “哈哈,哈哈,他們無罪,還有功,然則,我不喜歡他們,今生,他們就得為你受罪!

    “這是何苦?”

    “因為你,都是因為你,若是你能隨我而去,我會讓水玄子一統天下,讓慕容霜再無抽筋碎骨之痛!”

    洛傾顏的一句話,只驚得楚無痕連連后退,眼前一黑,差點摔倒:自己今生的雙親,恰恰是視為仇人的水玄子,和一直喊做姨娘的慕容霜?

    十八年前國都的那場爭斗,還有多少秘密沒有解開?

    不僅僅是楚無痕感到愕然,就是沐寒雨沐亦軒更是感到驚詫不已:洛傾顏雖說視為仇敵,然則,身為上神,是不會撒謊的。

    一直匍匐在地久久沒有起身的落塵,心中一面茫然:母親,和水玄子,兩人竟然是夫妻,而起育有一子,這個人,就是自己最為親近的哥哥楚無痕?

    那么,自己呢?

    落塵搖搖晃晃,懵懵懂懂從地上爬起來,搖搖欲墜,顫聲問道:“敢問上神,此事是真的?”

    洛傾顏看也沒有看落塵一眼,現在的洛傾顏,一心都在楚無痕身上,其余的事情,管他風起云涌,在她眼里,都是小事一樁,不足為道。

    楚無痕終于知道了自己的前世,和今生。

    這一切的姻緣,楚無痕這次徹底明白了。

    只是,父親水玄子和母親慕容霜,兩個人還不知道,當年他們的孩子,就是楚無痕。這中間,是火王弒天從中作祟?

    還是另有其人?

    沐寒雨攙扶著楚無痕,心中百味雜陳:放手,還是緊抓不放?

    放手,是一種解脫。

    沐寒雨看著洛傾顏妖媚的雙眼,差一點都想脫口而出,自己甘心退出。

    然則,楚無痕此時緊緊的抓著沐寒雨的手,也只有沐寒雨在他身邊,楚無痕才沒有跌倒。

    楚無痕惡狠狠的對著洛傾顏說到:“你,你心好毒!”

    洛傾顏搖搖頭,說到:“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我本不愿懲戒他們,可是,他們兩人卻因為一個族長之位,而將你拋棄,若非刑天暗中護住,假托弒天將你交給萬朝宗,或許,你現在早已形神俱滅,再無輪回之說了!

    洛傾顏說完,看著楚無痕,希望楚無痕能夠給予自己一個最希望的答復。

    可是現在,楚無痕身形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的身世如此撲朔迷離:生父水玄子為了籌劃紛爭,而將剛剛出生的楚無痕拋棄,幸得刑天發現,而后交給了弒天,讓弒天帶著迅速離開。

    然則,弒天卻不是一個善類,從奴嫣哪里得知了楚大娘的身份,便進入黑水宮,巧言令色,讓楚大娘假借生子,騙取萬朝宗的回心轉意。

    于是,水玄子的下意識的行為,就造成了紛爭的最好契機和借口。

    黑水宮的紛爭因此而起。

    只是,所有人都蒙在鼓里,楚大娘根本不知道,養了十八年的孩子,竟然是仇人之子,而水玄子更是不知道,自己親手拋棄的孩子,竟然在仇人手中。

    可是,刑天是誰?

    刑天,是當年鳶天身邊的兩員封神大將,一個是洛傾顏,另一個就是刑天。

    刑天喜歡洛傾顏,然則,洛傾顏卻對他置之不理,當因愛生恨,擾亂天道而斬殺了鳶天之后,刑天一氣之下,隱名埋姓,墮入凡間,自此之后,神功凡間,再也沒有刑天這個人了。

    這一切的前因后果,究根結底,只因一個愛,一個恨,愛恨交錯,人生百態。

    楚無痕的心在滴血。

    洛傾顏步步緊逼,楚無痕難以接招。

    洛傾顏只能凄楚一笑,說到:“即將天明,待紅日初升,你再給我答復,可好?我容你思量,容你千百條件,只要你能和我一同回去!

    話音已落,已無退路,洛傾顏身若飛燕,不見其動靜,卻人已在彩云之上。

    絲竹聲起,彩云緩緩飛起。

    天上雨絲紛紛,這是誰的心在哭泣。

    洛傾顏?

    沐寒雨?

    還是楚無痕?

    更有那失魂落魄的落塵,沉浸在無暇遐想中,久久不能自拔。

    沐亦軒,不懂人間風情,不解愛恨交錯,閃現著一雙黑眸,想要穿越這濃重的黑夜,卻總也穿不透自己的心結。

    白笙歌,不食人間煙火,不知人間疾苦,只知道亡國之苦,親人被困,渾然不覺金都之外,竟還有這悲歡離合。

    這世道,如此艱難,該如何抉擇?

    任何的選擇,都是仇恨。

    因為無奈,所帶來的無盡的仇恨。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