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近身狂婿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只差一步!

第二百八十八章 只差一步!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近身狂婿最新章節!

    葉教授公開投薛朝青一票,非但大跌眾人眼鏡。也當場惹惱了葉守天。

    就連薛朝青,也瞠目結舌,匪夷所思。

    他收到消息,莫慶峰這些曾支持他上位的大佬,均轉投葉教授。要力捧她當會長。

    這不,投票環節剛開始,莫慶峰就率先支持葉教授。為其造勢。

    可誰能想到,作為本次會長最佳人選的葉教授非但不為自己拉票。反而將寶貴的一票投給薛朝青。

    一個名不見經傳,沒人放在眼里的小人物!

    會議室內議論紛紛,喧嘩聲不絕于耳。

    “楚云!”

    葉守天的臉色難看極了。

    他怒視楚云,咬牙切齒道:“是不是你和葉子說過什么?”

    楚云大感委屈道:“葉老板覺得我會說什么?規勸葉教授放棄會長,轉而力捧薛朝青?”

    略一停頓,楚云態度堅決道:“您把我看得太卑賤了!我楚云是這么恬不知恥的人嗎?”

    葉守天想了想。楚云是否卑賤不好說。但他恬不知恥,是整個明珠城都知道的。

    否則,誰能把軟飯吃到這份上還不動聲色?

    嘆了口氣。

    葉守天也知道這事兒跟楚云無關。他只是無處發泄罷了…

    叼著煙的楚云抬眸看了葉教授一眼。

    別說葉守天,連他也詫異萬分。

    之前不還聊得挺好嗎?怎么眨眼間就反水了?

    葉教授這一表態。卻是令莫慶峰無地自容。連臉上的表情都復雜起來。

    他知道,這回算是枉做小人了。

    楊曄見風使舵,立刻投了薛朝青一票。

    葉公館事先就聯絡好的持票成員,也紛紛支持薛朝青。

    一來是葉教授表態了。二來也是偷偷跟葉守天眼神交流過。女兒這一反水,葉守天還能怎么辦?只能順水推舟,便宜薛朝青。

    “喂,老趙啊。你得趕緊回來。他們已經開始投票了!

    江湖人稱小王爺的駱文舟似乎不怎么注意形象。當眾給趙總打電話,通知他趕回來參賽…

    沒一會,頭上包扎了紗布的趙總開始發力。

    算上裘老,三人票數咬的很死。

    但有葉公館支持,薛朝青始終領先一點。

    眼看著,投票環節就要接近尾聲了。

    “葉子,為了意氣之爭。你真就不顧明珠商會的臉面。要捧一個被外界視作笑話的小人物當會長?”裘老嘆了口氣!熬退隳惝敃L,我也無話可說。但薛朝青沒資格!

    “行了。別倚老賣老。我不吃這套!比~教授抿了口茶,語氣冷酷道!霸谖冶響B之前,你不是一直知道我會競爭嗎?沒人會笑話你一把年紀了還想當會長。但別輸不起!

    “這才真讓人看不起!比~教授冷淡道。

    裘老臉色微變道:“你問問在場的諸位。誰會服薛朝青當會長?硬捧上去,也只是個傀儡罷了。你能接受明珠商會形同虛設。還是——這就是葉公館想要的結果?”

    葉教授目光冰冷道!耙磺幸酝镀苯Y果為準。少在這陰陽怪氣!

    裘老每每開口,均被葉教授凌厲制裁。

    他心中不快,冷冷說道:“如果你非要一意孤行。那我這老頭子,也就沒必要留在商會了!

    說罷,裘老緩緩起身道:“從今往后,我退出商會。諸位慢聊!

    他態度堅決,根本不像作秀。

    而他這一表態,不少與裘老交往甚深的大亨也紛紛附議。要一起退出明珠商會。

    就連趙總也煽風點火,揶揄這明珠商會成了笑話。留與不留,毫無意義。

    會議室內,近半數成員露出抵觸情緒。均不贊成薛朝青留任。

    眼看大廈將傾,就連薛朝青都心生退意,擔不起這重大責任。

    這擁有數十年歷史的明珠商會若因為他一個小人物而分崩離析。薛朝青無顏面對江東父老。就算有葉教授撐腰,他也坐不住了。

    薛朝青清了清嗓子,正要開口。卻見楚云淡淡搖頭,示意他不要聲張。

    怔了怔。雖不明白楚云什么用意。但此時此刻,有人給他指路,而且還是命中貴人楚云。

    薛朝青沉住氣,靜觀其變。

    “爺爺說過。無規矩不成方圓。做人做事都要講規矩。競選會長也是一樣。誰票多,就應該當會長。這就是規矩!比~教授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面露冷峻之色!棒美先绻驗槲茨芩煸付顺錾虝。請自便!

    她的強勢,霸道,令現場氣氛壓抑之極。

    裘老在商會可是重量級的存在。葉教授連他的面子都不給,著實出乎眾人意外。

    而作為當事人的裘老,也并沒再多說什么。

    當會長,是第一任務。

    如果當不成,那就拆毀明珠商會。

    裘老進可攻退可守,早已立于不敗之地。

    “諸位。老朽年紀大了。跟不上時代潮流。就不陪葉家大小姐玩了!濒美险f罷,拂袖就要離去。

    可他剛走向大門口。

    一道身影卻攔住了他的去路。

    “楚云。我跟你不熟!濒美侠淅湔f道!白岄_!

    雖說拆毀明珠商會也算完成任務?烧麄會議都被葉教授壓制住。他心情不暢,對楚云的態度也很不友好。沒了長者的慈愛。

    旁人卻匪夷所思,不知道楚云堵住裘老的道路干什么。

    “我跟你也不熟!背泼虼秸f道!暗液湍愣几粋人很熟!

    “什么人?”裘老皺眉道。

    眼中,卻悄然閃過一絲疑慮之色。

    “葉公館老二。葉重!背埔蛔忠活D道!八栂壬。犯叛國罪。并且,葉老就是他親手所殺!

    裘老冷冷說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你會知道的!

    楚云步步逼近,死死盯著裘老。

    會議室內眾人,則被這勁爆新聞震驚得頭皮發麻。

    葉老竟然是被他殺?

    葉公館的那個私生子,居然反叛國罪?

    而裘老,竟然與如此魔鬼勾結?

    室內氣溫陡降。

    所有人的目光,均齊刷刷望向了裘老。

    “可能在你眼里,這只是一次牽扯利益的合作關系!背瓶谖堑!暗谖已劾,你離叛國,只差一步!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