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女神的超級贅婿 > 第三百二十章 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第三百二十章 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作者:黑夜的瞳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女神的超級贅婿最新章節!

    阡陌心神恍惚的離開了奇藥房。

    “十五滴落靈血,就這么放棄了嗎?”阡陌呢喃一聲,旋而是長嘆不已。

    而在這時,她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阡陌有氣無力的掃了一眼,突然呼吸一緊,雙眸猛地凝起。

    她踟躕了下,最終還是摁下了接通鍵。

    “阡陌小姐,很抱歉,我已經提前回去了,如果你方便的話,自行來江城吧,我們會按照約定支付你款項的。”電話那邊是林陽的聲音。

    “好的,不過真是令人難以置信,沒想到林先生的實力如此恐怖。”阡陌故作吃驚的說道。

    盡管她是的確很吃驚。

    “讓阡陌小姐見笑了。”林陽淡淡回道,其實他心里頭對這個阡陌已經有了懷疑。

    他不覺得這一切都只是巧合。

    “我這幾天可能沒時間,這樣吧林先生,等我有空了,我再給你打個電話,再去江城清賬,您看可以嗎?”阡陌微笑說道。

    “哦?阡陌小姐來不了嗎?不如這樣,你給我個賬戶,我把錢轉到你賬戶上,如何?”

    “這...也可以,不過我覺得林先生讓我賺到了這樣一筆巨款,我如果不請林先生吃一頓飯,那實在是說不過去。”

    “改天吧,等你來了江城,我做東。”林陽笑道。

    二人隨意聊了聊,便掛斷了電話。

    阡陌一言不發,上了車便朝機場駛去。

    而此刻,江城醫院。

    林陽已經將荷靈花與諸多珍貴藥材熬成了湯藥,喂秦凝服了下去。

    秦柏松站在門口,翹首以盼,望眼欲穿。

    盡管林陽說過荷靈花定能治愈秦凝,可不到最后一刻,秦柏松的心境就是無法平復。

    湯藥喂下,林陽開始給秦凝的額頭施針。

    七根銀針落下,林陽瞬間大汗淋漓,氣喘吁吁。

    秦柏松認得,這是林陽自創的七絕針!

    這等神針一旦施展,可以讓病人的身軀更好的吸收服下的藥物,可讓藥效的發揮是接近平常的兩倍。

    這一針雖然不能夠直接治病救人,但效果是極為逆天的,不過施針人的消耗也是極為巨大的,恐怕今明兩天,林陽幾乎都捏不起針了。

    哐當!

    林陽雙腿一軟,摔到在地。

    “老師!”

    秦柏松大急,立刻沖了進去扶起林陽。

    “我沒事...”

    林陽急促的喘息著。

    “老師,您可不能因為凝兒而累壞了身子啊!”秦柏松痛心道。

    “沒事...小凝應該沒什么大礙了,過上十分鐘,你去把針拔了。”

    “是...”

    秦柏松點頭,便跑去給林陽端茶倒水,拿來椅子,讓他休息。

    十分鐘后,林陽順了口氣,秦柏松小心翼翼的將那七根針取下。

    而在銀針拔下沒多久,秦凝的眼睫毛便不由的眨動了下。

    秦柏松愣了,旋而是老淚縱橫,泣不成聲。

    人生最大的悲劇莫過于是白發人送黑發人,而他差點便是如此。

    他就這么一個孫女,是捧在手里怕飛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如若秦凝真的有什么三長兩短,恐怕他也沒什么活頭了。

    “老師,謝謝你!”秦柏松走來,老眼渾濁道。

    “沒事,起來吧。”林陽笑了笑。

    秦凝約莫一個小時后便完全蘇醒了,醫生們都跑了進來,看著逐漸恢復的秦凝,每一個人都驚嘆不已。

    林陽本是想與秦凝說會兒話的,但在這時,一個身影出現在了醫院內。

    林陽眉頭一皺,神色顯得不太自然。

    他向秦柏松知會了聲,讓其好好照顧秦凝,便獨自走出了病房。

    “林董!”

    門外的馬海沖著林陽輕輕點了點頭。

    “你怎么來了?”林陽淡問。

    “這...”馬海的臉色有些不自然,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到底怎么了?”林陽立刻追問。

    馬海吐了口氣,低聲道:“林董,我是被林家人要求過來請你立刻回辦公室見他們的!”

    “林家人?”

    林陽眉頭一動。

    他們來的好快啊!

    不過也是,畢竟一名林家之人在江城消失,而且還是為了他而來,無緣無故不見,自然得懷疑到他的頭上來。

    恐怕與此同時他們也在調查那名被驅逐的廢物林陽吧。

    “走吧,去看看。”林陽淡淡說道,便朝醫院外走去。

    馬海開車隨著他趕到了陽華集團總部,二人上了電梯,一直到了最頂層的總裁辦公室,林陽自然得將脖子上的銀針給取了,恢復到林董的模樣。

    雖然這是他本來的樣子,可實際上當下的變化與三年前還是有不小的,所以他也不擔心林家會有人認識他,當然,林家認識他的人本來就不多,作為家族之恥,又有誰會在乎他這樣的人?

    恐怕除了那個人,林家任何人見到這幅尊榮,都無法第一時間把他跟那個被驅逐的廢物聯系到一起吧?

    林陽理了理衣領,吐了口濁氣,等待著電梯門開。

    叮!

    樓層到達。

    電梯門打開。

    林陽大步走去。

    盡管他的身子還很虛,可他的神色卻無比嚴肅。

    等推開了辦公室的大門時,里面已經坐著幾個人。

    有男有女,個個俊俏靚麗,但神情冷峻,不茍言笑。

    為首的是一名留著寸頭穿著黑色西裝的男子。

    此刻的他正站在窗戶邊,欣賞著江城的景色,旁邊一名女子為他倒了杯酒,他便是這么慢悠悠的品嘗著。

    “我還以為林神醫會很難請,現在看來似乎不是。”

    他沒回過頭,卻是知曉了進來的人是誰,富有磁性的嗓音冒了出來。

    “幾位遠道而來,找我有什么事嗎?”林陽淡定的詢問。

    這聲音落下,那人突然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隨后轉身大步流星的走了過來,盯著林陽,嘴角喊著笑容,開口道:“林神醫,咱們就不彎彎繞繞了,直白點,把人交出來吧?”

    “交人?交什么人?”林陽困惑的問。

    “自然是我林家的人。”那人笑道:“正所謂活要見人死要見尸,他在你江城出了事,現在連個尸體都看不到,我想林神醫應該知道他現在哪?對不對?”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