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女神的超級贅婿 > 第三百一十九章 房主的怒火

第三百一十九章 房主的怒火

作者:黑夜的瞳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女神的超級贅婿最新章節!

    大門洞開,林陽暢通無阻大步離去。

    奇藥房人瞪目而望,瑟瑟發抖不敢阻攔。

    等人們反應過來時,林陽已不知去向。

    “那...那個家伙真的是人嗎?”有人發出顫抖的聲音問。

    “不...不....不知道...”又有人哆哆嗦嗦的回答。

    “這一拳要是打在人身上...那還不得炸成碎肉了...”

    “天...天吶,這究竟是哪跑出來的怪胎?”

    驚恐的聲音開始錯落響起。

    先前那名黑衣學生早已雙腿顫麻,怎么都無法從地上站起身來。

    這一拳要是砸在他的身上,那哪怕奇藥房人的醫術再高明,藥材再珍貴,那也不可能救得了他了!

    恐怕到時候該請的不是醫師,而是裁縫...

    眾人瑟瑟發抖。

    羅富榮一眾更是冷汗直流,背后濕了一大塊。

    想著先前在選手休息室內找這人麻煩的情形,他便禁不住渾身哆嗦起來。

    西柔倩與王冰蝶一臉復雜。

    至于這邊的阡陌,則是面無表情的坐在了椅子上。

    她拾起地上的手機,而此刻,手機視頻上的人還在焦急的呼喊。

    “阡陌,怎么回事?剛才發生了什么?我怎么聽到了一個很響的聲音?有人丟炸彈了?”那邊的人急切詢問。

    阡陌閉起了雙眼,沉默了片刻,才說道:“這個林神醫,還是盡量不要招惹比較好。”

    “不要招惹?”那人愣了,旋而急道:“你什么意思?阡陌?難道落靈血不要了?”

    “你是要命,還是要落靈血?”阡陌直接反問一聲。

    那人呼吸一緊,沒了聲音。

    “這個人的手段遠遠超出了我的想象,以后能不招惹,盡量不要招惹,你丟了小命事小,要是給家族樹立起一個大敵,那你我可就是家族的罪人了!”阡陌面無表情的說道,便掛斷了視頻通話。

    現場混亂不堪。

    所有奇藥房的人都陷入于恐慌當中。

    “房主來了!!”

    就在這時,不知是誰呼喊了一聲。

    這一聲墜地,所有人齊刷刷的朝聲源望去,卻是見那邊的過道處快步走來一群人,為首的是一名白首白膚的老者,老者神情嚴肅,精神充沛,雙目深邃有光澤,從其外貌來看,應該是有七十余歲了,可從其面相來看,又不像如此,顯然,這人的保養很好。

    “房主!”

    那邊的司徒講師如獲救星,領著一眾講師急忙上前。

    “你們還好吧?”

    房主沉聲低喝。

    “我們沒事。”

    “就是副房主他...”

    幾人欲言又止。

    房主朝馮石那看了一眼,眼神頓緊,立刻走了過去,注視起馮石身上的銀針。

    “房主,馮副房主沒事吧?”旁邊的人小心詢問。

    “慶幸你們沒有把他身上的銀針拔掉,所以暫時無事!否則副房主兇多吉少。”房主沉聲說道。

    人們一聽,心驚肉跳,也是齊齊朝司徒講師看去。

    若非司徒講師及時制止,馮石只怕是要交代在這了。

    “房主,我觀察了下副房主當下的脈象近乎消失,可他他的心律與呼吸又十分平穩,這是怎么回事?我們現在該怎么做?”司徒講師走上了前問。

    “脈象消失,那是因為馮副房主的脈象經絡被用銀針封住了,你們自然感受不到,而他的心律與呼吸十分平穩,則是因為一部分銀針在封住他脈象的同時,又有一部分銀針鏈接了他的主要器官。”

    “房主,我們不太明白!”

    人們迷惑的問。

    “也就是說,這部分銀針,禁錮了副房主,而他胸口這部分銀針,是維持著副房主性命的重要因素,如果你們拔了他身上的任何一根針,他都會受到反噬,輕者器官破裂,受到極為嚴重的內傷,重者當場斃命!這種傷勢...是不可逆轉的,換一句話說,就是靠我們奇藥房的醫術藥物,是很難救活的!”房主沙啞的說道。

    這一言落下,人們冷汗涔涔,頭皮發麻。

    “這...這銀針居然如此玄妙?”玄藥愕道。

    “那人究竟是誰?居然有如此能耐?”子夜吶吶開口,一張臉蒼白無比。

    能施展如此高超針術的人,他們在心里頭已經產生了畏懼心理。

    “不管是誰,這個仇我們一定要報!”

    房主面無表情的說道:“敢來我奇藥房鬧事,哪怕他是從燕京過來的,這筆賬也必須要算!”

    “房主,這個人的手段太強大了,我們...我們能對付他嗎?”有人小心翼翼的問。

    “懼怕什么?現在只需要搞清楚這個人是誰便可!你們知道此人是誰嗎?有誰知道他是誰?”房主眼里蕩漾著濃濃的森冷,沉聲低喝。

    人們心驚肉跳,卻無人開腔。

    誰都知道,房主這回是真的生氣了。

    然而這人戴著面罩,身上裹得嚴嚴實實的,冒充墨小武前來參加比賽,誰能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可就在這時,一個人突然有些蹣跚的走了過去。

    “房主,這個人....或許我知道...”一個顫抖的聲音傳來。

    “明雨?”房主看向來人,沉聲詢問:“他是誰?”

    “很有可能...他就是傳說中的林神醫!”

    明雨臉色復雜,壓低了嗓音說道。

    “林神醫?”

    現場所有人呼吸齊是一滯,不可思議的看著明雨。

    “你確定?”房主也是知曉這個人的。

    “我不知道,但從剛才那個人的表現來看,他有很大可能...就是林神醫...”明雨面泛憂慮,吶吶說道。

    “既然如此,那就派人去把林神醫叫來吧!”房主冷道。

    “以林神醫的脾性,恐怕不會輕易妥協。”明雨立刻將先前在崇宗教發生的事情說了出去。

    周圍人一聽這位林神醫在崇宗教內的壯舉,皆是瞠目結舌,難以置信。

    “房主,倘若此人真的是林神醫,那其目的也只是為了荷靈花,我想他應該不會再來找我們的麻煩了,明雨覺得...這件事情到此為止吧...”明雨臉露怯色道。

    崇宗教一行,殘暴的林神醫已經給她留下了心理陰影。

    但房主顯然不加理會。

    “明雨!你懼了林神醫,我奇藥房可不懼!先不說此人是不是今日禍首,就算他不是,我要問責于他,他敢說半個不字?這華國醫界里,我奇藥房還比不上一個小小的林神醫?”房主喝喊,繼而大手一揮:“夏安講師!”

    “房主!”

    “去,安排人,走一趟江城,給我會會這個林神醫!”

    “是!”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