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女神的超級贅婿 > 第兩百九十六章 我想問個問題

第兩百九十六章 我想問個問題

作者:黑夜的瞳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女神的超級贅婿最新章節!

    驗傷?

    這一言落下,許多學生嘩啦啦的全部注視著羅富榮。

    因為羅富榮的影響力,所以大家都會偏向于他。

    可如果林陽要求驗傷的話,那不是一切都得敗露嗎?

    畢竟這里的人可都懂中醫的,驗證一個傷口的造成時間簡直不要太輕松。

    而大家都是在這里看著事情的發展,‘墨小武’有沒有傷劉橋等人,恐怕也就黃講師一人不知真相吧...

    人們皆不知羅富榮打算如何應對。

    可就在這時,那邊的劉橋突然大聲嚷開了:“驗傷?可以,免得你說我們污蔑你,清者自清,那就驗傷吧!”

    眾人皆愣。

    看到他們臉上的神態,明顯是不懼,毫無疑問,劉橋一種是有所準備的。

    也是!

    驗傷這種事情,大家怎么會不防備著?羅富榮又不是白癡,哪會這么莽撞的整上如此一出。

    所有人都恍然大悟。

    “驗傷本來是由保衛室的人去處理,不過你既然不服氣,那我就讓你們在這里驗,人證物證都在的情況下,我想你也沒得狡辯!墨小武我告訴你,只要一切坐實了,你就趕緊給我滾出奇藥房!這輩子都不準踏進來了,明白了嗎?”黃講師怒氣沖沖的喊道,那張布滿橫肉的臉很是猙獰。

    林陽面色平靜,倒沒顯得慌張。

    “來吧,現在就開始,墨小武,你這個歹人,待會兒看你還怎么狡辯!”

    羅富榮瞪著林陽喊道。

    “誰來驗?”黃講師冷哼道。

    這種事情大部分學生都會。

    “要不...你來?免得你不信?”劉橋撇了眼林陽,哼聲說道。

    “他來個屁,他哪敢!我看還是從旁邊的學長學姐里找一個人出來幫忙吧。”一學生哼道。

    “不,讓他自己選!”羅富榮走上前,微笑的看著林陽道:“免得他說我們找托,讓他自己選,他信得過誰,就讓誰來驗這個傷,墨小武,你自己認為呢?”

    “有道理!”林陽點頭。

    “那你選誰?”羅富榮笑瞇瞇的問。

    “我就選你吧,你方便嗎?”林陽直接開口。

    這話一落,所有人呼吸齊是一顫。

    羅富榮也懵在了原地,不可思議的看著林陽,一度以為自己是聽錯了。

    “你...你說什么?你讓誰去驗傷?”旁邊的劉橋呆呆的問。

    “我是說讓羅富榮幫我驗傷,不知道羅富榮學長方便嗎?”林陽面無表情平靜的說道。

    這話落地,所有人的腦袋都是嗡嗡作響。

    這是怎么搞得?

    事情已經很明顯了,就是羅富榮在搞墨小武,怎么墨小武還要讓羅富榮去驗傷?他是傻子嗎?腦袋秀逗了?

    人們皆不能理解的看著墨小武。

    然而林陽扯了扯面罩,看著羅富榮道:“怎么?羅學長如果不太方便的話,那就算了。”

    “方便!怎么不方便?”羅富榮回過神來,怒哼了一聲道:“你要我驗,我就驗,不過希望待會兒我驗出了結果,你可不要不認賬!”

    “怎么會?羅學長的技術大家有目共睹,又豈能犯錯?”林陽淡淡笑道。

    “那好,我便去了!”

    羅富榮雖然滿心疑慮,不知這個墨小武在搞什么鬼,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答應了下來,便在眾人的矚目下朝劉橋幾人走去。

    驗傷的步驟很簡單,不過僅僅是驗傷可沒這么容易,羅富榮還得把傷勢結果呈現給大家看。

    便看羅富榮取來旁邊人遞來的工具,倒出酒精抹在手上,在劉橋等人的傷口上擦拭了一陣,再用一塊特殊的布蓋在了上面。

    那塊布上是早就做過處理的,被各種藥液浸泡過,這布蓋了上去,眾人的傷口便有了變化。

    片刻后他將布揭開,便看那些人的瘀傷都變淡了不少。

    瞧見這些瘀傷的變化,人們紛紛恍然起來。

    “黃老師,您來看。”羅富榮面帶微笑的沖著那邊的黃講師道。

    黃講師幾步上前,撇了眼那些傷口,繼而沖著林陽冷喝道:“傷口灰青,色澤濃而不散,這證明他們的這些傷勢就是在近十分鐘內造成的,墨小武,你還有什么可說的?現在一切都擺在你面前,你還想如何狡辯?”

    “人證物證都在了,墨小武!承認吧!”

    “就是,承認吧!”

    “你這種敗類,滾出我們奇藥房!”

    “滾出奇藥房!”

    四周的學生們憤慨呼喊,一個個滿臉怒容的盯著林陽,仿佛這人就是十惡不赦的存在一般。

    羅富榮冷笑而望,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門口的阡陌也緊緊的盯著林陽,想要知道他接下來該如何做。

    如果他被轟出了奇藥房,那么,這荷靈花他是再不可能得到。

    可事情鬧成這樣,已經沒有挽回的余地了。

    “你會怎么做?林神醫!”阡陌心頭思緒著。

    但在這時,林陽吐了口氣,朝劉橋等人走來。

    “怎么?你還想親自驗驗傷嗎?”羅富榮冷笑道。

    “不了,羅學長既然已經驗過了,我就沒必要再驗。”林陽搖頭。

    “那你該服氣了吧?來人,把他帶走!該怎么懲處就怎么懲處,一切按照規矩辦事。”黃講師喝道,便是手一揮。

    “是,老師!”

    兩邊的學生立刻圍了過去,要把林陽拿下。

    “慢!”這時,林陽突然大喝。

    “怎么?你還要狡辯?”黃講師不耐煩了。

    “不是狡辯,我就想問黃老師一個問題!”林陽道。

    “什么問題?”

    “一名學生,當著幾百名奇藥房人的面去撒謊,欺騙講師,陷害一個無辜的學生,并把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間,這樣的人,我們奇藥房該處以什么懲罰?”林陽問。

    這話一出,無數人心驚肉跳。

    羅富榮等人皮肉皆是一顫,皺著眉看向林陽。

    “你問這個干什么?”黃講師也費解的看著他。

    “因為有人欺騙了你,陷害了我,侮辱了在場所有同學的智商!”林陽淡淡說道。

    “誰?”黃講師幾乎是下意識的問道。

    “羅富榮!”林陽瞇著眼,直接喊出了三個字!

    這三個字墜地,現場瞬間沒了聲音。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