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女神的超級贅婿 > 第兩百六十三章 你能對我怎樣?

第兩百六十三章 你能對我怎樣?

作者:黑夜的瞳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女神的超級贅婿最新章節!

    “公子!”

    “你干什么?”

    “快放開公子!”

    崇宗教的人瞧見這一幕,全都急了。

    那些長老們也坐不住了,紛紛上前。

    但也只是崇宗教的人敢動,賓客們已經沒有誰再想介入到這事來。

    先不說先前那幾人的下場是何等凄慘,單單就說這人的身份,這可是大名鼎鼎的林神醫啊,他們哪愿意招惹。

    不過賓客們不去招惹便相安無事了,可有一群人,卻是心臟狂跳,神情復雜到了極點。

    那便是尚武館的一群人。

    霍建國連連后退了兩步,身子都有些站不穩了。

    霍傲與席留香早已如遭雷擊,傻在了原地。

    其余人亦是如此,很多人還以為自己聽錯了,詢問著身旁的人這個家伙到底是不是真的林神醫。

    要真是林神醫,那這事可就大了。

    崇宗教的人本是想上前,可聯想到此人的身份,也不由的猶豫起來。

    “這人不是林神醫,他只是熊長白的一個學生而已!”

    就在這時,霍傲猛地站上前,大聲的喊了出來。

    人們齊刷刷的朝霍傲望去。

    霍建國也看了眼自己的兒子。

    “霍傲,你...你說什么?這人不是林神醫?”還被林陽揪著的文海顫抖的問。

    “這個人其實是跟我們來這的,他是熊長白的學生,說是來這見見世面,他根本就不是什么林神醫,大家可不要被他騙了!”霍傲大聲的喊道,他的眼里盡是凄厲。

    顯然,他不信!

    他是死都不會去相信!

    他也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熊長白的學生?”

    有人困惑的看著那邊的霍建國。

    霍建國遲疑了下,點點頭道:“沒錯,此人來我尚武館,的確是熊長白的委托,說是要我們帶他上崇宗教開闊下眼界,我們就帶來了,但此人太過頑劣,我們尚武館可跟他沒關系!”

    這個時候霍建國只想撇清關系。

    當然,除此之外他也不想讓林陽得逞,如果這家伙真的是冒充林神醫狐假虎威,自己干什么不拆穿他。

    而且...他也不信!

    但他這話一落,現場不少人發出了低呼聲。

    “那就沒錯了!”

    “此人...肯定是林神醫!”

    錯落的聲音不斷冒出。

    霍建國懵了。

    霍傲急了:“喂,你們到底有沒有聽到我爸的話啊?他怎么會是林神醫?你們是傻了吧?”

    “傻的人是你吧!”旁邊一賓客冷笑道:“你們尚武館難道還沒有接到消息嗎?熊長白的南派已經沒了!”

    “什么?”

    霍建國與霍傲父子兩如遭雷擊。

    “而且滅了這南派的人,據說就是林神醫,目前整個南派已經在為林神醫效力了,熊長白雖然是南派的院長,但他本人是從來不收徒的,這是大家都知曉的事情,現在突然有一個自稱是熊長白徒弟的人找上你們,他不是林神醫...還能是誰?又有誰有這么大的能耐讓熊長白出面?你們就沒想過這個問題嗎?”那賓客接著說道。

    這話墜地,父子二人臉色蒼白到了極點,人都站不穩了。

    至于尚武館的人,已全部面如死灰,更有人瑟瑟發抖。

    一想到先前他們對林陽做的事,他們便是無比的懊悔與害怕。

    林陽對尚武館的人可不感興趣,在他看來,霍傲也只是個小丑而已。

    “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林陽繼續盯著面前的文海,面無表情的說道。

    “這...我....”

    文海張了張嘴,渾身猛地哆嗦,卻是不知該說什么好。

    然而就在這時,這邊的應破浪突然放下了酒杯,淡淡喊了一聲:“林神醫,別為難文海了,洛芊是我傷的。”

    “嗯?”

    林陽將目光朝應破浪望去。

    卻見他十分淡定的給自己倒上一杯酒,小酌一口,平靜的看著林陽道:“她的手也是我踩得,也是我逼得她從那么高的地方跳下去了,跟文海沒關系,你把他放了吧。”

    “應少...”文海神情復雜。

    “好。”

    林陽點點頭,松開了手,朝應破浪走去。

    大步流星!

    他這一舉動,讓崇宗教無數人大驚失色。

    “攔下他!”

    崇宗教一長老大喝。

    弟子們全部不顧一切的排成人墻,堵在了林陽的面前。

    “林神醫,我告訴你,應少身份特殊,誰都傷不得,別說你是江城林神醫,就算你是天王老子,也動不得應少,否則天底下沒人能救你!”文海上了前,冷冷說道。

    其余崇宗教的人也顯露出決心。

    他們先前還對林陽有所顧忌,卻不曾想林陽要動應破浪,這些人卻是義無反顧,沒有半點猶豫。

    看樣子這個應破浪的身份的確很不一般吶!

    “怎么?林神醫,你現在應該很生氣吧?只是...你能對我怎樣?你想對我怎樣?”

    應破浪淡淡說道,眼里略過一抹淡淡的從容。

    或許今天一整天,也就洛芊跟這個林神醫能夠讓他稍微感一點興趣吧...

    “讓開。”

    這時,林陽淡喝了一聲。

    “林神醫,你是沒聽到我們的話嗎?”

    “我看你是瘋了。”

    周圍人甚是意外。

    但林陽渾然不顧。

    他今日來就是要報仇的,天王老子也攔不住他。

    他不再說話,而是捏出了兩枚銀針,刺在了身上,而后朝前行去。

    頃刻間,周圍人安靜了。

    林神醫這是真的要動手?

    無數雙眼睛緊緊的盯著。

    連那應破浪都頗為驚訝的看著林陽。

    下一秒...

    砰!

    林陽突然一腳踹翻了面前這崇宗教的弟子,繼而一個健步,人如閃電,朝那邊的應破浪轟了過去。

    其拳如虹,勢不可擋!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口木劍突然從旁邊伸了過來,抵在了林陽的拳頭上。

    “年輕人...喝喝酒吧,別傷人了,更何況這人...你傷不得!”

    淡淡的聲音傳來。

    人們定目一望,皆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這木劍的主人,赫然是劍王...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