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女神的超級贅婿 > 第兩百零八章 這是你們唯一的機會

第兩百零八章 這是你們唯一的機會

作者:黑夜的瞳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女神的超級贅婿最新章節!

    聽到林陽這話,二人也知道林陽是猜到了一切。

    不過華清松可不會就這么容易承認了。

    “林神醫,您可能是對我們有什么誤解吧?我承認,之前犬子得罪了蘇顏小姐,您對蘇顏小姐的態度我們也是有所耳聞的,不過我們也都知道蘇小姐并不適合犬子,所以已經對他嚴加教育了,我們早就準備息事寧人了,洛芊小姐醫館著火的事我們真不知道啊。”華清松微笑道。

    “大家都是明白人,你們又何必要裝傻充愣?這件事情只要稍加調查就能知道真相,你們非要把我當傻子看?”林陽皺眉道。

    “不不不,我們哪有這個膽?林神醫可是大英雄啊,如果不是你,我們華國中醫早就被韓醫王踩在腳下了,您這樣的人我們尊重都來不及呢,哪會冒犯您?”華清松笑道,可眼里卻有一抹不屑一閃而過。

    “所以這件事情,你們是打算死不承認了?”林陽沉道。

    華清松笑而不語。

    “怎么?林神醫,你這是干什么?跑來興師問罪嗎?先不說這事我們不知道,就算是我們做的,你想干什么?也一把火把我們華家燒了嗎?”那邊的華母終于是忍不住了,直接開口喝道。

    她忍受不了林陽的囂張勁兒。

    然而林陽卻是平靜道:“如果真是你們干的,我一把火燒了華家又能如何?”

    華清松聞聲,眼神頓時一寒。

    “你說什么?”華母承受不住了,一巴掌拍在茶幾上,猛地站起來指著林陽的鼻尖道:“姓林的,叫你一聲林神醫那是給你面子,你還真把自己當成什么貨色了?你信不信老娘今天讓你走不出我們華家的門!”

    話音落下,門口立刻有人影閃爍。

    龔喜云見狀,神色一緊,立刻將手朝挎著的小包包摸去。

    那里有一把極為精致的小手槍。

    如果華家有什么妄動之舉,她不介意掏出來。

    但林陽像是知曉了她的意圖,抬手制止了她,旋而又朝華清松夫婦看去。

    “你們可能不知道我的能量,但這不重要了,我知道華滿晨受了什么傷,也知道你們請了很多醫生為他診治且苦苦無果,我就這么說,國內有人能治華滿晨,但我只要把華家得罪了我的消息發出去,我相信國內沒有一位大醫愿意幫華滿晨醫治,哪怕是這兩天過來的寇冠。”

    二人一聽,呼吸頓緊。

    以林神醫的威望,的確有可能。

    “你威脅我?”華清松瞇著眼道。

    “告訴我,放火燒洛家醫館的主意是誰提出的?哪些人參與了?我不想動你們整個華家,我只針對參與了此事的人。”林陽道。

    “那很不好意思,整個華家都參與了!”

    華清松淡淡說道。

    反正臉皮都撕破了,也沒必要再與林陽虛與委蛇了。

    “是嗎?”林陽將手中的雪茄杵滅。

    “不過我們也沒打算再求國內的醫生為滿晨治病了,林神醫,我承認你很有影響力,但這也只局限于國內,你真當我華家要求著你?呵,你錯了!這個世界上醫術精湛的人可不止你!”華母冷笑道。

    “你什么意思?”林陽沖著華母問。

    “我知道你今天過來是什么意思,你不過是仗著自己有治好我兒子的醫術來我們這耀武揚威來了,只可惜我華家不會求你!滾吧!我們華家可不會看你臉色!滾!”華母呵斥道,眼中盡是不屑的冷笑。

    “臭女人,你說什么?”龔喜云怒了,便要拔槍給華母點顏色瞧瞧。

    林陽抬起了手再度制止她。

    “沒事的,喜云,讓他們得意吧。”林陽淡道。

    “林董,這...”

    “華滿晨的情況應該已經很糟糕了,如果今天再不醫治,他們華家就要絕后了,我想華家人是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的。”

    林陽淡道:“喜云,你給我安排了酒店沒?”

    “已經安排好了,明珠酒店總統套房!”龔喜云道。

    “好。”林陽點頭,淡淡的對華清松夫婦道:“我在明珠酒店總統套房等你們,明早之前給我答復吧,我最近處理的人太多,有些累了,我想要和平解決這件事情,這是你們唯一的機會,我希望你們能好好珍惜。”

    “珍惜?呵,你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你就多住幾天吧,看你能不能等到我們上門去求你。”華母冷笑道。

    “你們會來的。”林陽起身道。

    “你放心,我寧愿去跳樓也不會去求你這個姓林的!”華母大聲道。

    林陽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從口袋里掏出部手機,繼而當著二人的面撥通了個號碼。

    嘟嘟...

    片刻后。

    電話接通。

    “林老師,您怎么想著給我打電話?天吶,安娜實在是太高興了!”電話那頭是一個略顯蹩腳但激動的女聲。

    “你們今天是不是收了個病人?”林陽淡道。

    “我們今天收了很多病人,您是指哪一個?”

    “華國上滬這邊的。”

    “哦...是叫華滿晨嗎?”安娜費解的問:“怎么了?”

    “幫我把他的預約推了。”林陽淡道。

    “哦?他得罪了老師嗎?”

    “是的。”

    “哼,居然敢欺負老師,太可惡了,老師放心,這口惡氣我會幫你出的。”安娜氣憤道。

    “好。”

    林陽淡道,繼而掛斷了電話,轉身離開了林家。

    華清松與華母一頭霧水。

    “他給誰打電話呢?”華母費解的問。

    “不知道,不管了,時間來不及了,趕緊去機場吧。”華清松看了眼手表道。

    華母才反應過來,立刻安排人將華滿晨從房間里推出來。

    她現在滿腦子只想著如何把自己兒子治好,然后讓自己的兒子完整無缺的站在林神醫的面前,狠狠的打他的臉。

    一輛救護車被停放在了華家莊園前,幾名醫護人員合力將華滿晨的抬到車內,車子急速朝機場駛去。

    “呵,那個姓林的還真是自大,他醫術的確不錯,只可惜跟M國醫療組織相比還是相差太多了,他還真以為我們非得求他不可?等他看到滿晨完好無缺的時候他就知道我們華家的能量了,他到時候的表情肯定很精彩吧?”車上,華母冷笑連連道。

    “得罪了這個人對我們華家而言不是什么好事,既然已經成為敵人了,那就得想辦法解決掉他。”華清松閉起雙眼,淡淡說道。

    “你想要怎么做?”華母呼吸一緊,連忙問道。

    華清松沒有說話。

    可就在這時,他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

    華清松看了眼號碼,立刻接通。

    然而片刻后,他的臉色大變,忙用英語道:

    “你說什么?手術...取消了?”

    “是的華先生,這是安娜副會長的意思。”電話那邊的M國醫療人員淡淡說道。

    這話一落,華清松如遭雷擊,整個人僵在了原地。

    “發生了什么?”華母忙問。

    “安娜副會長...拒絕醫治滿晨...”華清松吶道。

    “什么?”

    華母呆住了。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