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女神的超級贅婿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治不好可以來找我

第一百九十八章 治不好可以來找我

作者:黑夜的瞳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女神的超級贅婿最新章節!

    “你以為我是林家人?”

    林陽側首掃了柳如詩。

    “只有神秘的林家人才有這種鬼神莫測的醫術,而且...林家厲害的不僅僅是醫術...”柳如詩的眼底深處掠過一抹忌憚,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十分可怕的事情。

    “那你覺得我若是面對林家,我能顛覆他們嗎?”林陽突然失笑問道。

    這話一落,柳如詩當即僵住了。

    “這...”她輕張櫻唇,完全不知該如何回答。

    她壓根就不會去想這個問題。

    那可是林家啊!

    而且是燕京林家啊!

    論底蘊,南派連給林家提鞋的資格都不配。

    “我不知道。”柳如詩默然了許久說道,這個問題她回答不了。

    “你很快就會知道了。”林陽卻是一笑。

    柳如詩聞聲,瞬間如遭雷擊...

    “柳小姐,沒事的話請你下車吧,我該回去了,還是說你想跟我去江城轉轉?我這個人很悶的,可不會跟你逛街。”林陽道。

    柳如詩才回過神,她囁嚅了下唇,望了眼林陽,才低聲道:“林先生,很多事情我不懂,但我覺得你是個好苗子,若是再過個十年,我覺得你有與林家扳手腕的資格,現在你要做的是蟄伏,倘若你感興趣,可以來淮天省轉轉,奶奶很欣賞你。”

    說罷,她留下了個香囊在車上,便拉開了車門離開。

    “慢著。”

    這時,林陽喊了一聲。

    “林先生,還有事嗎?”柳如詩微微側首詢問。

    那完美的側顏足以讓任何人瘋狂。

    不得不說,柳如詩的氣質與姿容怕是連蘇顏都有些比不過了。

    沒有哪個男人會不喜歡她吧?

    “哦,沒什么,這是我的電話號碼。”林陽從儲物箱里取出紙筆,快速寫了竄數字遞了過去。

    “我以為林先生這樣的世外高人不會被俗世間的這些情感所影響呢。”柳如詩柳眉微蹙。

    “怎么?你以為我要追你?”林陽搖頭而笑。

    “那林先生給我這個作甚?”柳如詩費解的問。

    “只是想告訴你,如果你身上的病治不好,你可以來找我,但我的診費很高的。”

    林陽淡道,繼而拉下手剎,一腳油門開走了。

    柳如詩嬌軀猛的一顫,捏著那張紙條不可思議的望著揚長而去的轎車。

    “他居然...看出來了?”

    柳如詩呢喃,腦袋嗡嗡作響。

    要知道,診斷出自己這病癥,奶奶可是花了足足十年的功夫,但至今卻是沒有任何進展。

    可林陽卻是能一眼看出。

    想到這,柳如詩突是意識到了什么,不知從哪摸出一部手機,忙是撥通了號碼。

    “如詩,怎樣了?醫王大會可還有趣?”電話那邊是淮天省藥王慈祥的聲音。

    “奶奶,有人或可治我的病...”柳如詩遲疑了下,小心的說道。

    “什么?你說的...是真的?”

    電話那頭的藥王瞬間激動了起來。

    .....

    .....

    香囊里裝著的是柳如詩的聯系方式。

    看到這里面精致的紙條,林陽不由失笑。

    “真是個精致的人啊,不過我給她紙條她生氣,她給我紙條算什么?”

    女人的心還真是捉摸不透。

    林陽搖搖頭,懶得去想這些。

    他現在得馬上趕去江城醫院看看蘇顏現在情況如何了。

    現在南派已經顛覆,想來那司徒鏡應該是收到了消息,應該用不了多久,他就會來陽華集團告饒吧?

    至于上宇集團,也該收手了。

    林陽眼神揚起陰冷。

    也該把這些人的賬算一算了。

    嗡嗡...嗡嗡...

    這時,手機的震動聲響起。

    林陽立刻打開藍牙,接通了電話。

    是馬海的。

    “林董!”電話那邊的馬海語氣有些沉重。

    “怎么了?”林陽淡問。

    “哦,沒什么,那個...醫王大會如何了?”馬海小心的問。

    “已經搞定了,南派這邊沒事了。”林陽淡笑道。

    玄醫派的事情林陽不打算公布出去,當然,馬海是瞞不住的,不過他并不想對外宣布他就是玄醫派的幕后人,因為一旦林董跟玄醫派掛上了鉤,那便意味著陽華或林董這個人,已經正式躍上了巨頭行列。

    而那些成名已久的財團勢族是不可能坐視不理的。

    他們不能容許有新的勢力來跟他們搶食吃,到時候只會瘋狂打壓陽華,這對林陽不利。

    他需要低調發展。

    而且一旦如此,恐怕燕京林家會再度來人吧?

    林陽還不想這么快與林家正面接觸。

    盡管他并不懼怕林家,但要達到報仇的目的,就必須按照計劃來進行。

    “南派沒事了?”

    馬海困惑的問。

    林陽才去了數日,而且按照時間推算,今天應該是醫王大會召開的日子,怎么就沒事了?

    “一些詳情我會回去說的,你還要什么事嗎?”林陽問。

    “沒...沒什么...林董,要不等你先回來再處理吧...”馬海支支吾吾,像是有什么話說不出口。

    林陽眉頭一皺,凝聲沉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林董,這...”

    “我不想問第三遍。”林陽聲音漸冷。

    馬海聞聲,嘆了口氣道:“那個上滬的華家出手了。”

    “上滬華家?”

    “準確的說是那個華滿晨的母親,她動用了關系,把蘇顏小姐一家人從醫院趕出來了...目前我們把她們安排在了洛小姐的診所內。”馬海道。

    林陽一聽,眼神森寒。

    但他并未流露出怒容,反而再問。

    “僅僅是這些嗎?”

    “這...事情鬧得有點大,他們故意在蘇小姐動手術時闖進去的,不過還好及時制止了,蘇小姐目前沒有生命危險...林董您放心,現在一切都穩定下來了!”馬海忙道。

    但這些話在林陽的耳朵里卻是無比的刺耳。

    怒火迸發出來。

    他竭力的壓抑,但方向盤還是被手抓的死死的。

    他深吸了口氣,沙啞道:“我現在在回去的路上,我要你在1個小時內把這件事情的涉事人員全部找來!帶來見我!”

    “把他們帶到陽華集團嗎?”馬海忙問。

    “不,帶到江城醫協會來!”林陽冷道,便將電話掛斷。

    馬海才意識到,自己這位林董...可是江城醫協會會長啊!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