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女神的超級贅婿 > 第一百九十六章 低頭

第一百九十六章 低頭

作者:黑夜的瞳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女神的超級贅婿最新章節!

    南派人如同無頭蒼蠅般亂逃亂竄。

    整個現場沸騰不止,無比混亂。

    而這個時候的林陽也是徹底動了起來。

    他抓起地上的銀針朝人群揮灑過去。

    嗖嗖嗖嗖...

    銀針似星辰,亦如天女散花,唯美璀璨。

    幾乎沒有人能夠抵擋的了他的銀針。

    當手臂中了銀針后,那些人便也停止了奔逃。

    他們只能雙眼無神的坐在地上,六神無主輕輕擺動著雙臂,像是靈魂丟失了一樣。

    被施加了焚寂,他們的人生可以說是徹底完了。

    這邊的秦柏松與洪嘉樂傻傻的望著,二人都說不出話來。

    “今日過后,華國中醫界...怕是要震動了。”柳如詩面露苦澀笑容,無奈的說道。

    “這個人是瘋子!他絕對是瘋子!絕對是!”旁邊的南行瑟瑟發抖的說道。

    “啊!”

    這時,凄慘的聲音響起。

    天才醫生汪罡被廢!

    接著是馮曉宏、閆小月...

    所有天才醫生都沒能逃離被廢的下場。

    至于那些普通的南派成員就更不要多說,林陽的速度奇快,直接追了出去,廢人醫術,眨眼之間,整個南派已是無聲。

    大概一刻鐘后,林陽終于是停了下來。

    秦柏松與洪嘉樂全部追了出去,卻見林陽安靜的立在遠處的街道上,靜靜的望著這無數南派成員。

    他摧毀了整個南派!

    無論是得罪過他的,還是那些無辜的人!

    他全部沒有放過!

    秦柏松怔怔的望著,心頭狂顫不止。

    他不明白林陽為何要這么做。

    畢竟在他看來,這些可都是救死扶傷的醫生啊!

    林陽的所作所為,遠不止報復這么簡單啊...

    “你會遭報應的,你一定會遭報應的!”熊長白渾身顫抖,激動的指著林陽吼道。

    “你廢了這么多人,他們背后的能量將會不顧一切的對你發動報復,林神醫!無論你是誰,無論你背后的能量如何!你都會被他們摧毀,被他們轟成殘渣,徹底死去!”

    咆哮聲再度響起。

    是來自于張小燕及碧閑等人的。

    林陽徹底毀了他們的未來,將整個南派毀了,將他們的無數心血毀了。

    可...林陽對眾人惡毒的言語是視若無睹,充耳不聞。

    “老師!”

    秦柏松與洪嘉樂快步走來。

    二人眼里都是擔憂。

    他們相信,林陽這輩子怕是不會太平了!

    南派牽扯太多太多了,林陽有考慮過如何來面對南派背后能量的報復嗎?

    秦柏松狠狠一嘆,腦袋里已是開始思緒著對策。

    但就在這時,林陽突然開了口。

    “你們就真的這么認為嗎?你們就真的以為你們背后的能量會為你們出氣而對我下手嗎?”

    這一嗓子落下,許多人都安靜了下來。

    “你什么意思?”熊長白惱怒詢問。

    “我可以告訴你們,你們背后的能量不僅不會為你們出頭,甚至還會讓你們過來求我,給我磕頭道歉,向我賠罪!而你們...也會照做!”林陽淡道。

    這是怎樣荒唐的事?

    眾人現在巴不得把林陽碎尸萬段,生吃他肉,喝他的血,折他的骨。

    給他賠禮道歉?磕頭賠罪?

    這不是天方夜譚嗎?

    “你就做你的春秋大夢吧!”

    “我恨不得殺你全家!”

    “你腦子里裝的都是屎嗎?”

    “我要是給你磕頭賠罪了,我就給你表演一個倒立拉屎!”

    憤怒的叫罵聲不斷。

    林陽瞬間沒入于聲討當中。

    這一刻別說是這些人了,連秦柏松、洪嘉樂都覺得太扯。

    可就在這時,林陽突然又開了口。

    “如果我說我能治好焚寂呢?”

    話音冒出,沸騰的現場瞬間沒了聲音。

    人們瞪大了雙眼,不可思議的注視著林陽。

    “你...你說什么?”

    “你能治好焚寂?”

    “這...這不可能!連龍手副院長都治不好焚寂,你憑什么治的了焚寂?”

    南派成員們顫抖的呼喊著。

    “所以龍手技不如人,敗給了我,他做不到的事情,我未必不能做到!”林陽道。

    人們一聽,當即一怔。

    是啊...龍手的醫術似乎的確不如林陽,否則又怎會敗給他?

    龍手辦不到的事情他未必不能辦到啊...

    “那...那你如何醫治?”有人急忙上前問。

    “這種事情能亂說嗎?”

    “你騙我們怎么辦?”

    “我沒必要向你們證明,你們大可去找其他的方法破解焚寂,你們可以去求醫于北派,古派,隱派,不過我想這個世界上應該除了我,沒人能夠治你們!”

    林陽淡淡說道,隨后抬手一揮。

    一枚銀針飛了出去,扎在了那名提問的人的手臂上。

    頃刻間,他的雙臂不再顫抖了。

    那人渾身一顫,不可思議的望著自己的雙臂,繼而欣喜若狂道:“我恢復了?我恢復了!”

    周圍人也是瞪大雙眼,如見神跡。

    “不,你沒有恢復,真的要你恢復,還需要很多步驟。”

    林陽搖頭。

    果不其然,不過一分鐘后,那人的雙臂再度顫抖了起來,依然是焚寂的效果。

    可這哪怕只有短短一分鐘的時間,卻是讓所有人都看到了希望。

    只見那提問的人瘋一般的沖了過來,直接抱住林陽的大腿,急切喊道:“林神醫,請救救我,求求您救救我,我知道錯了,只要你愿意救我,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眾人看到了這一幕,也終于是忍受不住,全部沖了過來,向林陽道歉乞求。

    “林神醫!救救我吧!”

    “我們知道錯了。”

    “求求您大發慈悲,救我們一次吧。”

    “您要我們做什么我們都答應,求您了。”

    ...

    乞求聲不絕于耳。

    所有人都忍不住了,哪怕是那些天才醫生亦是如此。

    柳如詩、南行等人呆呆的看著。

    秦柏松張大了嘴巴。

    洪嘉樂早就傻了。

    誰能想到,一切真被林陽說中了?

    林陽沒有理會眾人的乞求,只是朝那邊唯一立著的人望去。

    那人正是熊長白。

    他在等熊長白的答復。

    熊長白老臉也是一臉的傷感與痛苦。

    最終,他緩緩伏下了身子,低下了頭,沙啞而悲傷道:“林神醫...我八歲習醫,一直至今,從不曾間斷,我...放不下中醫啊...”

    這位南派院長...終于也低下了高傲的頭顱。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