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女神的超級贅婿 > 第一百八十五章 你們四個一起上吧

第一百八十五章 你們四個一起上吧

作者:黑夜的瞳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女神的超級贅婿最新章節!

    看到那人一步步走來,寧圖的臉都白了無數。

    “你想干什么?你給我站住!”寧圖大喊。

    但卻沒用。

    那人速度奇快,瞬間靠近寧圖,手掌在寧圖的手臂上一抹。

    “嘶!”

    寧圖倒抽了口涼氣,感覺胳膊被什么東西叮了一口,人連連后退,且瞪大了眼看著那人:“你...你對我做了什么。”

    “只是完成了我們之前的承諾。”那人淡道。

    寧圖當即一怔,本還想說什么,卻見他的雙臂突然極度不規律的顫動了起來。

    “啊...”

    寧圖慘叫一聲,朝后跑去,卻是跌倒在地。

    他急忙要用手撐著地面站起來,但無論他如何驅臂,他的雙手就是不聽使喚,連簡單的支撐地面都做不到。

    “老師,老師!我的手...我的手!!”

    寧圖發出凄慘的叫喊聲,沖著宇文默等人跑去。

    “給我安靜!”宇文默怒喊道。

    寧圖臉色一變,急忙止住了叫喊,但他那哆嗦的雙手卻是驚煞了四方所有人。

    “難道真的如這個人所說的一樣,寧圖的醫術被廢了?”有人吶問。

    “不會的!”碧閑冷哼,沖著寧圖道:“就算是真的帕金森,我們也能治的了,你要記住這里是哪里!這里是南派!在這里,就沒有我們治不了的病癥!你慌什么?”

    聽到這話,寧圖的神色才好了不少。

    是啊,這可是南派啊!

    無論這個家伙對自己做了什么都打緊。

    難道還沒有南派治不了的病癥嗎?

    “那請老師快些給我看一下吧。”寧圖激動的說道。

    “你過來!”金頂淡道。

    寧圖急忙跑了過去。

    金頂為他切脈查探。

    碧閑冷笑連連:“廢我們南派人的醫術?你拿什么手段來廢?你以為你懂了點古中醫手法就能在我們南派耀武揚威?你以為你是誰?”

    “是嗎?那我倒要看看你們能不能治好他!”來人淡道。

    “那待會兒很期待你的表情。”碧閑笑道。

    “不知所謂的小子。不懂天高地厚。”李子云連連搖頭。

    周圍南派成員皆是冷笑。

    而觀眾席位也冒出不少閑言碎語。

    “這人說什么?廢掉別人雙手來剝奪別人的行醫資格?這不可笑嗎?這可是南派啊。”

    “他怎么廢?他那點醫術夠看嗎?”

    “人長得倒蠻帥的,怎么腦袋就不正常?”

    “唉,這家伙待會兒就知道什么叫做一山還比一山高了。”

    人們連連搖頭,對著那人指指點點。

    但慢慢的,人們的閑言碎語逐漸小了起來,且目光也不由的從那人身上轉移到那邊的金頂身上。

    卻見金頂那原本篤定的神情逐漸變得慌張起來,再慢慢的從慌張變成了震驚,難以置信...

    眾人都被金頂這表情給唬到了。

    “金頂老師,怎么了?”旁邊的李子云眉頭一皺。

    “不太妙,不太妙...”

    金頂吶吶說道。

    “什么?”

    周遭人臉色瞬變。

    那寧圖嚇得整個人都快暈厥過去了。

    “金頂老師,到底如何了?那個家伙對寧圖做了什么?”碧閑忙問。

    “我感受不到他的脈象啊!但卻有一種更為古怪的氣息在他的雙臂內竄。”金頂欲哭無淚。

    這話一落,宇文默快步走來,直接拉住那寧圖的雙臂,竟雙手號脈。

    片刻后,宇文默臉色煞白至極,人連連后退。

    “宇文老師?”眾人齊刷刷的望著他。

    寧圖一張臉鐵青,也急盯著宇文默。

    卻見宇文默喃喃道:“是焚寂...是焚寂...”

    “焚寂?”

    碧閑幾人大驚失色,人差點沒一屁股坐在地上。

    “那是什么?”

    有成員忍不住問。

    “那是古中醫中的一種脈象,這種脈象意味著人手中的筋脈已經徹底焚毀,但卻保留了最底線的功能,這是一種不可逆轉的破壞,就像一名奧運會運動員,如果他遭了焚寂的重創,他不會死,他甚至也能走路,但他卻無法再奔跑,再調高,他保留了最基礎的行動能力,但卻再不能肆無忌憚的運動!”

    柳如詩站起身,緩緩為眾人解釋。

    眾人一聽,全傻了眼。

    “中醫當中,還有如此現象?”

    “這不是帕金森,卻是比帕金森還要可怕的東西,因為目前沒有哪個中醫攻克的了這種創傷,我想南派也做不到吧。”柳如詩朝宇文默望去。

    宇文默沉默不語。

    而周圍所有的南派成員也全是駭然色變。

    而寧圖已是面如死灰。

    他雙臂繼續顫抖著,望著宇文默吶吶問道:“老師,那就是說...我沒救了...”

    “放心,你是為南派做出的犧牲,我會向上面匯報,說明此事,請南派人為你安排工作的,你這輩子肯定衣食無憂。”宇文默道。

    “可我一輩子都不能拿起銀針了!我這一輩子都不能抓藥了!”寧圖凄厲的喊。

    “把他帶下去好好休養吧。”宇文默揮了揮手。

    “宇文老師,你要救救我!救救我啊!不想放棄中醫,我不想啊!”寧圖瘋狂的去抓宇文默的衣服。

    但卻無用。

    宇文默閉起雙眼,無動于衷。

    四周觀眾席鴉雀無聲。

    無論是觀眾、南派成員、考生乃至于那些天才醫生,此刻都只是默默的注視著寧圖,沒有一個人回過神來。

    人們都被這一幕所震撼到了。

    誰能想到,那人并不是在開玩笑。

    他真的能夠將一名中醫廢掉!

    “帶下去!”看著逐漸癲狂的寧圖,宇文默一甩手,滿是不耐的低喝。

    旁邊的成員立刻將他拖走。

    “宇文老師,我是為南派才這樣的!你要救我!南派要救我!救我啊!!”他繼續凄喊著。

    痛苦而絕望的聲音傳遍了整個會場。

    會場之人心驚肉跳,頭皮顫麻。

    “好了,接下來你們南派要派誰出戰?”

    這時,來人抬起頭,再是喊了一聲。

    而這一聲落下,所有南派人都漲大了瞳目。

    觀眾紛紛朝宇文默、碧閑、金頂、李子云四人望去。

    連寧圖這樣精銳中的精銳都敗了,這個時候就只能看他們的了!

    “我來吧!”

    宇文默見其他三人不說話,雙手后附站了出來。

    全場人頓顫。

    三人也齊齊望著他。

    “這件事情可大可小,再輸,我南派便顏面掃地了,所以我來!”宇文默道。

    “宇文老師,靠您了!”碧閑低聲道。

    “嗯。”

    宇文默點點頭。

    可那邊的人卻是淡淡一笑:“碧閑,金頂、李子云,你們在害怕什么?不敢出手嗎?”

    “你什么意思?”

    “先對付掉宇文老師再說吧!”

    幾人又氣又怒,冷哼連連。

    可來人卻是不住的搖頭。

    “光靠一個宇文默,不可能是我的對手!我看這樣吧,你們四個人一起上,如何?”

    聲音落地。

    轟!

    所有人的大腦全是一片空白!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