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女神的超級贅婿 > 第一百七十四章 你沒資格教我

第一百七十四章 你沒資格教我

作者:黑夜的瞳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女神的超級贅婿最新章節!

    “不妙?什么意思?”

    秦凝平靜的問。

    “小凝,你是知道的,聞人大少對你可是向來很好的,他的心思你也應該明白,其實我也知道你對聞人大少可能不是很感興趣,但有些事情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不該把你男朋友帶來啊,那樣的話對他對你都有麻煩。”程常生嘆氣道。

    “你錯了,我男朋友不是我帶來的,是他自己來的,他也要參加這場醫王大會。”秦凝道。

    “哦?你男朋友也是醫生?”程常生有些驚訝。

    “不錯,程先生,如果沒什么事的話我們就先走了,再見。”秦凝溫柔的說,繼而挽著林陽的胳膊轉身離開。

    程常生沒有挽留,只是瞇著眼盯著秦凝那曼妙的身材,而后眼神又落在了林陽的身上,嘴角流露出一抹輕笑。

    他拿出手機,撥通了個電話。

    “什么事?”電話那邊是一個低沉的男聲。

    “你猜我看到了誰?”

    “我不喜歡別人浪費我的時間!掛了!”男聲淡道,便要掛掉電話。

    “誒誒誒,等一下等一下...唉,你這個人還真是無聊。”程常生聳聳肩無奈道:“那我就直說好了,我看到秦凝跟一個男人摟在一起了!”

    這話一落,電話那邊的聲音瞬間變得清冷。

    “哪?”他再度發聲,雖然只一個字,但聲音尤為堅定。

    “還能是哪?當然是學院啊!”

    “我已經在去學院的路上,叫人給我把那個男人從秦凝的身邊拉開,告訴秦凝,他是我聞人照江的女人,叫她安分點!至于那個男的,留給我,我二十分鐘后到!”

    聲音墜地,電話便被掛斷。

    “有樂子咯。”

    程常生嘴角揚了起來,輕快的朝學院內部走去。

    秦凝則帶著林陽在南派學術院內參觀了起來,也開始為林陽介紹起南派。

    林陽聽的仔細,一字不漏。

    而在二人走到一棟樓前時,秦凝看了眼學術廳的燈是亮的,遂沖林陽笑道:“似乎講師已經開講了,我們進去聽一聽吧?”

    “好!”

    林陽點頭,與秦凝入了學術廳。

    廳內人山人海,因為是開放式的講課,人們是可以隨意出入的。

    基本上來這的人都不會離開,反倒許多人是被那講臺上口若懸河的中年婦人的話給征服了。

    這位中年婦人叫毛愛琴,也是南派的一名中醫,在國內比較有名,受到很多人尊重,她一般是不會講課的,這一次是南派安排她給大家上一節公開課,她無可奈何,只能硬著頭皮來了。

    雖然毛愛琴是在侃侃而談,但眼里卻始終是有一種厭惡感與不耐煩。

    她本就不是講師,來這里不過是為了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務。

    起初倒是有幾個剛從醫學院畢業的學生提出了問題,然而毛愛琴卻直接拒絕回答。

    人們不敢心生不滿,畢竟能聽到毛愛琴的講課,他們已經深感榮幸了。

    于是整個學術廳,就只有毛愛琴一人在說話了。

    林陽聽了一陣便沒了興趣。

    秦凝倒是頗為認真。

    然而就在這時,尖叫聲響起。

    “喂!你什么意思?毛老師在講課,你居然還有臉睡覺?你這是在看不起毛老師嗎?”

    這一記嗓音尤為的刺耳,是直接打斷了毛愛琴的講課。

    四周無數人齊刷刷的朝聲源望去,才發現說話的人是林陽身后站著的一名男子。

    他瞪著林陽,一副義憤填膺的樣子。

    林陽眉頭一皺,看著他道:“你在跟我說話?”

    “不然是跟誰?”那人怒道。

    “可我沒有睡覺啊。”林陽無奈道。

    而在這說話的時候,他感受到了旁邊有人在悄悄扯了扯他的衣袖。

    側首看去,是秦凝。

    “這個人是程常生的人。”秦凝低聲道。

    林陽一聽,立刻恍然大悟!

    這個人是程常生派來找事的...

    “你給我趕緊滾出去!!”只聽那人指著林陽大喊。

    林陽無動于衷。

    “怎么回事?”

    毛愛琴寒著個臉走了過來。

    “毛老師,這個人看不起您的授課,公然在您的課程上睡覺!我看不下去了,希望他能離開這里,至少請他不要侮辱尊敬的毛老師您!”那人立刻說道。

    這話墜地,毛愛琴惱了。

    她自己心不甘情不愿的跑這來給這些家伙上課,居然還有人睡覺?

    她豈能容忍?

    “這是真的嗎?你在我的課上睡覺?”毛愛琴盯著林陽問。

    “我并沒有。”林陽搖頭。

    “你還在撒謊?大家都看到了!”那人喝喊。

    “對,我也看到了!”

    “還有我!”

    “你太不尊重人了!”

    “毛老師的課多少人想聽都還聽不到呢!”

    周圍許多人都站出來作證,紛紛指責林陽。

    秦凝俏臉微冷。

    她都認得清,這些人全部都是程常生的人...

    他們在誣陷林陽...

    毛愛琴惱了,一張臉冰冷至極,她指著大門,冷冷喝道:“你,馬上給我滾出去!”

    林陽眉頭緊皺,神色依然不動。

    秦凝受不了了,拉著林陽的手道:“林哥哥,我們走吧!”

    那邊的幾個人一聽,當場急了。

    程常生是要求他們把林陽從秦凝的身邊拽開,這里是南派學術院,他們不敢用強的,就找了這法子,可如果秦凝也跟著出去了,他們可不就瞎忙活了嗎?

    幾人快速思緒了下,最開始那個男子卻像是想到了什么,冷哼一聲道:“想就這么走?那可不成!毛老師德高望重,受人敬仰,你在這里睡覺,就是褻瀆了毛老師!我告訴你兄弟,你今天要是不給我跪下向毛老師道歉,這個大門你只能躺著出去,不能走著出去,知道嗎?”

    這話一落,其余幾人雙眼頓亮。

    身敗名裂!讓其人前受辱,成為眾人笑柄?

    這樣一來,秦凝還會跟這個廢物一起?

    好歹毒的計劃。

    林陽現在成了眾矢之的,誰都是向著毛愛琴的,對林陽自然是極為厭惡。

    毛愛琴微微一怔,她倒沒想要林陽這么做。

    但程常生的其余幾個人卻是在這里煽風點火起來。

    “說的對,快點跪下,向毛老師道歉!”

    “跪下,道歉!”

    “跪下,道歉!”

    ...

    隨著這幾人的呼喊,整個學術廳的人也紛紛喊出了聲。

    眾人情緒激動,局勢愈演愈烈,看那些人義憤填膺的模樣,仿佛林陽是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

    毛愛琴本是不想把事情搞得這么復雜的,但看到周圍人高漲的情緒,也不好去平息。

    更何況若是此人真的因為在自己的課程上睡覺而給自己跪地道歉,那說出去她也有面子,這也是吹噓的資本吶。

    毛愛琴心頭打定主意,就讓這個傻小子跪一跪又何妨?反正這里是南派,這家伙肯定也是要參加醫王大會的,她沒必要害怕。

    然而就在眾人逼迫著林陽下跪的時候,林陽突然開了口。

    “她是你們的老師,不是我的老師,我就算在這里睡覺了又如何?這并不能說明我并不尊重她,因為,她根本就沒有資格教我!”

    這話一落,學術廳瞬間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瞪大雙眼,怔怔看著林陽。

    片刻后,驚雷般的怒罵聲響徹了整個學術廳。

    “你說什么?毛老師沒資格教你?”

    “你算什么東西?”

    “狗東西,馬上給我跪下道歉,不然老子撕了你的嘴!”

    “有媽生沒爸養的畜生!”

    罵聲不斷。

    毛愛琴也是當場要爆炸了。

    “你...你說什么?你的意思是說我不夠格教你了?”毛愛琴指著林陽怒問。

    “是的。”

    林陽點頭說道。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