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女神的超級贅婿 > 第一百六十章 無人可擋

第一百六十章 無人可擋

作者:黑夜的瞳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女神的超級贅婿最新章節!

    如此神乎其技的一幕早就把開家人給看傻了。

    尤其是開橫,一張嘴巴張的巨大,仿佛能夠生吞雞蛋。

    開棋更是頭皮發麻。

    這是什么?

    魔術嗎?

    怎么可能?

    但若不是魔術,為什么周圍這些開家人都不能動了?

    他呼吸凝固,頭皮顫麻,大腦已然是一片空白?

    “老聶,這是怎么搞得?”

    偏廳的杜少也被震驚了,猛然回頭詢問著旁邊的老者。

    然而老者也才回過神,他凜然了幾分,沉聲道:“是銀針!”

    “銀針?”

    “少爺眼力不行,未能洞悉到其手法,在剛才那人旋轉之時,我清楚的看到他手指處飛出的銀針,如果我猜測不錯,這是古中醫里一種銀針點穴的手段。”

    “我看你是瘋了,還銀針點穴?你以為這是拍武打片嗎?”杜少擠出笑容來,似是不信,但呼吸卻是急促了無數。

    這個老聶可是非凡的高手,是父親花費大價錢挖過來的世外高人,據說他膝下的弟子個個武功卓絕,實力最差的都是全國武術冠軍,以他的造詣,眼力自然不會錯。

    但什么用銀針點穴這種東西,這也太扯了吧?

    杜少接受不能。

    “老聶,你能不能解決掉這個人?”杜少凝聲詢問。

    “我沒有十足的把握,雖然這個人很年輕,但他能有如此造詣,肯定不是一般之人,少爺,你先離開這吧,等我把這里的事處理完了再給您打電話。”老人道。

    杜少衡量再三,終于是不再堅持,只重重的點點頭:“你自己多加小心。”

    說完,便帶人離開。

    老人也走出偏廳,朝那邊快步行去。

    “住手,年輕人!”

    他大聲的喊著。

    林陽微微側首,掃了眼老人:“我知道你會出手。”

    “哦?”老人大感意外,繼而掃視了眼林陽,認真的點頭:“你居然能注意到我,我明明已經隱藏的很好了,如此看來,你不一般吶!”

    “你錯了,我并不是因為你的武功造詣很高才注意到你,實際上我并不會武功,我之所以能注意到你,是因為我以前見過你!”

    “見過我?”老聶一愣:“在何處?”

    “燕京。”

    實際上就是林家。

    但那還是林陽很小的時候,當初的老聶也只是來林家學習一二,待的時間并不算長,但林陽在林家內所見到的每一個人,他都有印象。

    “看樣子閣下的來頭并不簡單了。”

    老聶老眉緊皺,神情沉了無數。

    他突然有些后悔,若是跟少爺直接離開,或許還會省去不少麻煩。

    “你們杜家是要為開家出頭嗎?”

    林陽淡問。

    “開家已經是杜家的朋友,這位小友,如果你愿意跟我杜家交個朋友,這件事情就這樣算了吧,如何?”老聶凝著嗓音說道。

    “這恐怕不行?”

    林陽失聲笑道:“他開家要殺我全家,換做是你杜家,你們會就這么算了嗎?”

    “有這么嚴重嗎?”老聶皺了皺眉,朝開棋望去:“開家主,你跟這位小友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怨的?至于如此?”

    “這...”

    開棋也不知該從何說起。

    其實如果只是開漠跟林陽之間的爭風吃醋,他是沒心思去管,但張家一事,傷的是開家的顏面,他不能無動于衷,不然開家的威信何在?

    “現在說什么也無用了!”

    林陽淡淡說道,倏然眼露殺意,直接躍向開棋。

    “大哥小心!”

    開橫嘶喊,立刻撲了過去欲擋下林陽。

    但老聶卻是比他還要快不少,瞬間出現在了二人面前,蒼老的枯瘦狠狠轟向沖來的林陽。

    這一拳勁力極大,似有一股內家功的味道,怕是能夠將大理石如豆腐般轟穿。

    老聶是正統的功夫大師,而林陽實際上并無功夫,他的時間都花在鉆研醫術上去了,他之所以能有這樣的手段,依靠的也不過是針術。

    因此面對這一拳,林陽很識時務的躲閃開來。

    但老聶的拳頭剛剛擊空,卻猛然一甩,狠撞于林陽的肩膀上。

    滂湃的力量瞬間將林陽掀飛。

    林陽落地一個踉蹌,險些摔在地上,而在這時,老聶又沖了過來,速度奇快,一手如同鷹爪欲抓林陽的肩膀。

    看他那蒼勁的五指,怕是能夠將林陽的肩膀給捏碎。

    這是要廢了林陽的胳膊。

    好不客氣!

    不過想來也是,林陽這手段老聶根本不敢留手,出招自然也是不留余地。

    但就在那爪子即將拍中林陽肩膀的剎那...

    嗖!

    一只巴掌也拍了過來。

    那赫然是林陽的手掌。

    “嗯?”

    老聶一愣。

    林陽這一掌是平平無奇,根本沒多少力氣,有的只是速度而已!

    這根本不可能擋得住他的巴掌,這是作甚?

    不管了!

    這小子既然找死,那就別怪我!

    老聶冷哼,力量也用到了最大,要生生將林陽的手掌給拍骨折。

    而事實也著實沒有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咵嚓!

    脆響冒出。

    是骨頭斷裂的聲音。

    便看林陽的五根手指直接被這一爪給掰折,林陽再度被震退十余步,他那右手此刻是血肉模糊,沒有一根手指是完整的。

    “好!”

    開橫激動呼喊。

    “到底是杜家的人,果然不一般!”開棋也連連點頭,眼里大爆光彩。

    開家人無比的振奮。

    等這位老聶解決了林陽,他們再好好還以顏色,看看這個林陽待會兒還如何囂張!

    “小子,住手吧,你不是我的對手,你現在如果停下,我可以讓你安然無恙的離開這。”老聶沉道。

    老聶到底是忌憚于林陽的身份,他不相信擁有此等手段的年輕人會沒有什么背景,既然對此人一無所知,老聶自然不會下死手,至少得為自己留條后路。

    然而,林陽卻是連連搖頭:“這句話應該由我來說!”

    “嗯?”老聶一愣,似乎不太理解林陽這話的意思。

    然而就在這時,他突然意識到了什么,猛然抬起手掌,卻見自己的手掌處插著一根銀針。

    原來林陽的那一掌不是為了抵擋老聶的攻擊,而是要把這根銀針刺上去。

    “你...”

    老聶臉色瞬變,繼而想也不想,直接將那銀針拔下。

    但就在銀針拔下的剎那。

    咵嚓!

    老聶感覺自己的體內像是有什么東西斷了,繼而整個人無力的倒在了地上,好似癱瘓了一般,已是動彈不得。

    “你真是一點常識都沒有,不知道銀針不能隨便亂拔嗎?”

    林陽從腰間別著的針袋里取出針來,扎在他那只斷裂的手掌上,且踏步朝這走,臉上是陰冷與漠然。

    “你...你對我做了什么?”

    老聶顫抖的問。

    “那根針,鏈接著的是你的經脈,如果你不拔,沒事,拔了,反而會把你的經脈給強行扯斷。”林陽淡道。

    老聶一聽,臉都白了數圈。

    林陽是料到他一定會在第一時間拔針,所以才這么做!

    現在老聶已經癱瘓,自然阻止不了林陽。

    “你...你廢了我?”他顫抖的問。

    這練了幾十年的武功直接成了一個廢人,無論是誰都承受不住這樣的打擊吧?

    “放心,你還有得救!”林陽淡道。

    “那請你救救我,我不與你為敵了,我絕不與你為敵了,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老聶急切嘶喊。

    “我救不了你,你還是找別人吧。”

    “誰?”老聶忙問。

    “你們杜家合作的耀空集團里,或許有人能救你。”林陽淡道。

    這話一落,老聶臉色瞬變,人也沉默了。

    林陽轉身,朝那開棋與開橫走去。

    現在...已經沒人能攔住他了。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