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女神的超級贅婿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你不會進這個大門

第一百三十二章 你不會進這個大門

作者:黑夜的瞳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女神的超級贅婿最新章節!

    看到蕭毅下了車,人們的目光齊刷刷的朝他拋去

    “蕭先生來了!”

    記者的鏡頭再度轉移。

    周遭人錯愕不已。

    蕭毅怎跑這來了?

    卻見蕭毅帶著兩人大步流星走來。

    “林董,你可讓我好找啊!”蕭毅來到了林陽的面前,冷冷說道。

    “蕭先生有事嗎?”林陽面色不改。

    “事?當然有,而且還不少!走吧!上車,跟我回去接受調查!”蕭毅道。

    “調查什么?”

    “哼,當然是你廠子的事!”

    “蕭先生,我們林董已經配合警方做過筆錄了,在那邊沒有傳喚時,我們林董是可以拒絕任何人的詢問。”小劉上前嚴肅道。

    “我不是詢問!不是審問!而是確認!我懷疑陽華制藥廠就是個非法的血汗工廠,我現在不僅要封廠,我還要追究他的責任!”蕭毅嚴肅喝道。

    “什么?”小劉愕然。

    “林董,請吧,難道非要我的人請你上車?”蕭毅冷哼道。

    “別上車林董,我現在聯系事務所!”小劉忙道。

    “你就算把康佳豪跟紀文從里面拉出來也沒用了!”蕭毅道。

    “你...”小劉氣的啞口無言。

    然而就在這時,林陽突然開腔。

    “蕭毅,你確定要封我的廠子?”

    “怎么?難道我還要跟你商量商量?”蕭毅眉頭一斜。

    “你以為你是什么人?難道蕭先生還動不得你的廠子?”旁邊的蘇北忍不住嗤笑道。

    “你說對了,他的確不能動我的廠子!”林陽點頭。

    這話一落,現場再度傳出陣陣哄堂大笑聲。

    蕭毅怒氣沖沖,連連點頭,一把拽住林陽的胳膊:“那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能耐能讓我動不得你!”

    說完,便要拖林陽上車。

    “蕭先生,你干什么?”小劉便要沖上去阻攔。

    “走開,不然我告你妨礙公務!”后面的人攔住小劉。

    小劉無可奈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蕭毅要帶走林陽。

    但就在這時...

    嘎吱!

    一輛軍用吉普停在了路邊。

    車門打開,幾名穿著戎裝的人下了車。

    “誰是蕭毅?”來人開口詢問。

    “你們是?”蕭毅困惑的問。

    “帶走!”

    來人二話不說,直接揮手。

    他身后的兩名男子立刻上前要押走蕭毅。

    “你干什么?”

    蕭毅大叫一聲,將人推開。

    “你們是什么人?”后面拽著小劉的人也沖上來大喝。

    來人沒有說話,只是將自己的證件取了出來,呈給了蕭毅看。

    蕭毅臉色大變,一股寒意襲涌上來。

    “走吧,難道非要我用武力嗎?”來人面無表情道。

    蕭毅張了張嘴,還想說什么。

    “有什么事情上車再說。”

    那人拉著蕭毅的胳膊拽上了吉普。

    當真是雷厲風行!

    留下一群發懵的群眾。

    “這...這位同志,我到底犯了什么?為什么組長那邊要查我?”

    坐上了吉普,蕭毅再也忍不住的問了。

    “犯了什么?都這個時候了你居然還不知道你犯了什么?”

    駕駛位上的人冷笑連連,側首道:“你知不知道你查封掉的廠子是誰的廠子?”

    “不是陽華集團的廠子嗎?”蕭毅吶吶的問。

    “那是之前,現在他隸屬于第三部區直屬制藥廠!”

    “什么?”蕭毅大驚失色。

    “這個制藥廠將為部隊輸送最先進的藥品以保證士兵的戰斗力與活力!結果你卻把它封了,不抓你抓誰?你叫蕭毅是吧?雖然不知道你被誰當槍使了,但這回有你受的了!”

    那人淡道,繼而一腳油門揚長而去。

    車子發動時,記者們及時拍攝到窗戶內蕭毅那張如同死灰的臉...

    如此反轉,驚呆了所有人。

    包括蘇北、蘇珍以及那趾高氣昂的張清恒。

    三人大驚失色,冷汗涔涔。

    蕭毅就這么沒了?

    “這是怎么回事?”

    “怎么蕭先生突然被帶走了?”

    “那幾位同志是誰?”

    四周的人議論紛紛,記者們也開始大寫特寫。

    但很快,許多記者都接到了電話,關于這件事不能擴散,不能發表。

    人們為之色變,也是知曉了事情的嚴重性。

    張清恒不可思議的望著林陽。

    “這...這是你干的?”蘇北顫抖的問。

    “怎么可能?”蘇珍急喊道:“這跟林陽沒關系,別人蕭先生也只是去去就來,你不要大驚小怪了!”

    “說...說的也對!”蘇北喘了口氣,臉色稍稍恢復了正常。

    但下一秒,林陽開了口。

    “這的確是我干的!”

    話音一落,蘇北跟張清恒的心臟都要從嗓子眼里跳出來。

    “我...我不信!我才不信!”

    蘇北顫抖的喊著。

    蘇珍更是尖叫連天:“撒謊,鬼才信你,你在撒謊!”

    林陽搖頭,懶得解釋。

    “快看,那是誰?”

    這時,呼喊聲冒出。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去。

    人們齊刷刷的望,但瞧見一群穿著西裝手提公文包的人走了過來。

    這些人步伐整齊,個個面容嚴肅,且清一色帶著黃底眼鏡,看起來英姿颯爽,氣勢逼人。

    瞧見這些人,張清恒頓時大喜。

    記者們大拍特拍。

    許多民眾是一臉的困惑,直到有人喊出了聲。

    “這是燕京那邊過來的方是民律師團!”

    這一聲,就像驚雷一般炸裂開來。

    整個現場瞬間沸騰了一片。

    “什么?方是民律師團到了?”

    “天吶,難道說這次要跟陽華集團打官司的是方是民律師團?”

    “那可是燕京三大律師團之一啊,是國內最頂尖的律師團隊啊!”

    “他們的勝訴率可是高達95%啊!”

    尖叫聲此起彼伏,人們全部瞪大雙眼,怔怔的看著這些人。

    “看見了沒?姓林的!你們已經輸了!你們已經輸了!”蘇珍指著林陽的鼻子尖叫道。

    “你有康佳豪在,的確很是不錯,但跟燕京過來的律師團相比,康佳豪還是太稚嫩了。”蘇北恢復過來,冷笑連連。

    張清恒沒有說話,只安靜的注視林陽,他想要看看此刻林董會有怎樣精彩的表情。

    只是...林陽顯得很是平靜。

    “怎么?你覺得康佳豪能贏?”張清恒忍不住詢問了一聲。

    “我相信這場官司不會打下去,洛北明會撤訴。”林陽道。

    這話一落,現場鴉雀無聲。

    那正要朝法院走去的方是民當即步伐一滯,朝林陽看來。

    “這位就是林董嗎?你憑什么那么肯定?難道說洛北明被你們收買了?”方是民質問。

    “我這幾天沒有跟洛北明有任何接觸,我也沒有與他聯系,我甚至不知道他究竟有什么證據能證據我的方子是剽竊他們三芝堂的。”林陽搖頭。

    “那你為什么這么說?”方是民語氣有些生氣的問。

    “原因很簡單,因為你不會進這個大門!”林陽道。

    這話一出,那些嚴肅的律師團的人全部忍俊不禁,笑出了聲。

    “放屁吧這是?”

    不進這個大門?

    誰都知道方是民最為嚴格,而且是一諾千金!

    這一次他已經答應了要替洛北明打贏這場官司,又怎會臨陣脫逃?那樣將會對他的聲譽有極為嚴重的打擊。

    他可是十分注重自己聲譽的!

    “哼,既然你這么說,那好,我現在就走進去給你看看!”方是民被刺激到了,怒極反笑。。

    周圍人皆譏諷不已。

    林陽沒說話。

    方是民徑直提著公文包朝大門走去。

    但就在方是民要邁入大門的那一瞬間...

    嗡嗡!嗡嗡嗡...

    方是民的腰間口袋突然一陣震動。

    來電話了?

    現場人全是一驚!

    “方律師!”后面的人小心提醒了一句。

    方是民臉色也不太自然,但他狠狠的看了眼林陽,惱聲道:“不接,我現在誰的電話都不接!先進去把官司打完再說!”

    說完,便朝里面走。

    張清恒三人的心臟立刻放了下去,人長舒一口氣。

    可就在方是民踏步的剎那,一記憤怒的吼聲從后方傳來。

    “是民!你給我站住!”

    這話一落,方是民渾身一顫,猛然回頭,卻見一名老人從車上下來,憤怒的朝這疾走。

    方是民一臉震愕,失聲呼出:

    “爸!”

    “什么?”

    大門口前的人全部傻眼了...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