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女神的超級贅婿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敲山震虎

第一百一十九章 敲山震虎

作者:黑夜的瞳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女神的超級贅婿最新章節!

    昌伯放下電話后,已是冷汗涔涔,背后濕了一大片。

    “阿狗!”

    “昌伯!有什么吩咐?”

    “去給我查一查苦龍!快!”

    “是!”

    片刻后...

    “昌伯,苦龍...苦龍他...死了!”

    得到這一消息,昌伯癱坐在了沙發上,拿煙的手微微顫抖。

    苦龍居然就這么死了?

    這也太突然了吧?

    那可是江城大佬啊!

    “老爺,咱們怎么辦?真的要給那小子跪地磕頭嗎?”旁邊一名男子皺著眉問。

    “跪地磕頭?你知道跪地磕頭意味著什么嗎?那意味著我昌伯要向那個年輕仔俯首陳臣,認他當我老大!我昌伯活到現在一把年紀了,卻要向個20來歲的年輕人磕頭?這要傳出去,我這張老臉還要不要?我以后還怎么做人?”昌伯氣的連拍桌子。

    人要臉樹要皮,到了昌伯這個年紀,他已經不缺錢了,他缺的是名!

    “可是老爺,苦龍死了,龔喜云那賤人也投降了,一夜之間江城三股勢力就剩下咱們這一根獨苗,如果他們要下手,我們根本不可能擋得住,如果不投降,咱們必死無疑啊!”那男子苦著臉道。

    “我知道,我知道...但磕了頭,我寧愿去死!”昌伯咬牙切齒!

    “老爺...”

    “不必再勸了!我告訴你小五,我不是苦龍!我也不是龔喜云,我在江城打天下的時候還沒有他們兩呢,他們怕!我不怕!去,馬上備車,我要去一趟南派!”

    “是,老爺!”

    .....

    .....

    今世緣KTV。

    徐老爺子還坐在一個包廂內,閉目枯坐著。

    跟隨在他身旁的幾名保鏢守在門口。

    管家匆匆跑了過來,卻是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怎樣?苦龍肯見我這個老頭子了嗎?”徐耀年沉問。

    “那個,老爺,我聯系不上苦龍啊。”管家無奈道。

    “他不在這?”徐耀年愣了。

    “不知道,不過我剛剛得到消息,說二爺好像走了!”

    “什么?”徐耀年猛地起身:“何時走的?”

    “昨晚10點,您來沒多久!”

    “是苦龍的人帶他走的嗎?”

    “不是,他貌似只跟了個年輕人走的。”

    年輕人?

    徐耀年趕緊撥打徐天的電話,可依然打不通。

    “老爺,或許苦龍也沒打算為難二爺,他現在多半已經回家了,咱們要不先回南城吧,這里我派個人守著,等見到了苦龍再與他約時間見面!”

    “也好!”徐耀年沉重的點點頭,便是起身欲離,但在這時,管家腰間的電話再度響起。

    他接通之后,臉色駭變。

    “發生什么事了?”徐耀年沉問。

    “棟爺那邊出事了...”管家聲音發顫的說道。

    徐耀年呼吸頓緊,急忙低吼:“快,馬上回南城!”

    “是!”

    .....

    .....

    回到公司,林陽坐在老板椅上,透過落地窗欣賞著窗外的景色。

    徐天被送到醫院治療了,剩余的事情將會由馬海進行處理,康佳豪跟紀文全權配合收購兩家人旗下的所有產業,林陽的意思是務必要在一天內將苦龍跟龔喜云手中的所有一切全部侵吞。

    二人到底是灰色地帶的人物,手里很多東西都不合法,林陽要拿下它們簡直不要太輕松。

    而收拾完了苦龍跟龔喜云,剩下昌伯那邊也將會輕松很多。

    “林董!”

    馬海走進了辦公室。

    “事情辦得如何了?”

    “已經七七八八了,我們通過正常渠道成功收購了苦龍跟龔喜云麾下的所有酒吧、會所、酒店、KTV等一切娛樂場所,剩下的就是一些交接儀式了。”

    “很好,昌伯得到這消息,他應該知道該怎么做。”

    林陽的目的就是要敲山震虎,因為昌伯的勢力是苦龍及龔喜云都不如的,要收拾昌伯,可不是簡單的殺上門就能辦到的,昌伯有很多心腹,昌伯死了,這些心腹會拼了命的為他報仇,那個時候林陽身邊的人尤其是馬海可就危險了。

    “林董,我們目前還有一個問題,是管理方面的!”馬海突然道。

    “怎么?”

    “這些娛樂場所的管理者都是在道上混的,雖然他們不懂禮數,可這么多年了,他們也算是有了經驗,如果我們調用新人去管理他們,會相對麻煩點,磨合期也得長一些。”

    “你的意思是?”

    “我覺得讓龔喜云去管理這些人比較合適。”

    “那就讓她去管吧,不過有一點得變,那就是把他們身上的痞氣給我改了,我不是道上的,不玩那一套,如果誰不服,就把他帶到我這來!”林陽淡道。

    馬海心頭一驚,立刻恭敬道:“好的林先生。”

    馬海離開后,林陽也走出了公司。

    他晃蕩了下,決定去洛芊的醫館看看。

    雖然經歷了上次的事情,不過洛芊恢復的很快,醫館還在正常營業,但讓他意想不到的是,蘇顏居然也在這。

    看到林陽到來,蘇顏臉色瞬變,眼露愧疚與痛苦,立刻起身匆匆朝外走去。

    一句話都不敢與他說。

    林陽眉頭一皺,沒說話,也沒去阻攔。

    但到了門口時,蘇顏的身軀還是停了下來。

    “過幾天去簽下離婚協議吧。”

    “好。”

    林陽直接點頭。

    蘇顏眼眶有些發紅,人輕咬了咬櫻唇,轉身上了外面的出租車。

    “你真打算跟她離婚啊?”洛芊走來,困惑的問。

    “我早就跟她說過,我尊重她的選擇,雖然我不知道她為什么要跟我離婚,但既然是她要求的,我會支持。”

    “這證明你對她并沒有多少愛意!”

    “我與她的結合只是長輩的要求,三年來我們連手都沒怎么碰過,要說喜歡?有,但要說愛?我也不清楚!”

    林陽搖頭坐下,淡淡說道:“更何況我不會在江城待太久。”

    洛芊微愣:“你要去哪?”

    “燕京吧。”林陽深深的吸了口氣:“畢竟那里我是從那出來的。”

    洛芊眼里流露出濃濃的困惑,這個時候她突然發現自己對這位好閨蜜的丈夫是一無所知。

    咯噔咯噔...

    這時,外面突然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隨后幾名穿著制服的人直接沖進了醫館。

    “誰是負責人?”其中一人沉問。

    洛芊微微一顫,起身愕問:“我是,幾位同志,有事嗎?”

    “我們檢查到你們這里的消防設施不齊全,存在安全隱患,需要關閉醫館進行整改,請立即停止營業!”

    說完,便出示了一系列文件。

    洛芊愣了。

    “這,同志,怎么會有這種事情?”

    洛芊還想解釋,但顯然沒什么用。

    前前后后不過十分鐘,醫館便被封掉了。

    “這是怎么回事?”小冬跟洛芊都傻了眼。

    林陽的眉頭也皺了起來。

    而在這時,馬海一個電話突然打來。

    “林董,藥廠出事了!”

    “什么?”林陽呼吸頓緊。

    “我們手下的兩個新藥廠都被封了!原因是工廠存在安全隱患,除此之外,我們的新藥藥廠也一直不見生產許可證,新藥的生產受阻,我們購買來的藥材全部被囤積著,根本開不了工,資金鏈也出現了問題...”

    馬海沉聲說道。

    聽到這些,林陽臉色沉凝,也嗅到了不對勁。

    這絕不是巧合!

    “有人在針對我們,去查查看是誰干的!”

    “好的林董。”馬海點點頭。

    但在這時,一記淡漠的笑聲傳來。

    “林董,不必去查了,這件事情,是我干的!”

    聽到這聲,林陽微微側首,卻見昌伯領著一群人,面帶微笑的走了過來...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