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女神的超級贅婿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你的機會只有一次

第一百一十八章 你的機會只有一次

作者:黑夜的瞳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女神的超級贅婿最新章節!

    這女人就是龔喜云。

    江城地下女王,江城一姐,是個連苦龍跟昌伯都得讓上三分的厲害女人。

    其實她并不算是很漂亮的那種。

    但她很會化妝,明明三十多歲了,臉卻畫的像個二十多歲的女人一樣,不得不說保養的很好,再配合魔鬼般的身材,是個男人都會想入非非。

    當然,這些都不是主要的,最主要還有一點!

    騷!

    她夠騷!

    這幾點加一塊,神仙的骨頭都得化了。

    然而林陽卻不為所動。

    因為他三年來天天對著蘇顏這個大美女,他已經習慣了,尋常的美女已經入不得他的法眼了。

    便看林陽十分禮貌的將龔喜云推開,隨后微笑說道:“龔小姐請你自重,我已經有老婆了。”

    “什么?林董居然有老婆了?真是太讓人傷心了!”龔喜云擺出一副傷心欲絕的模樣。

    “咱們還是說正事吧。”

    “好吧,你帶著徐天這個殘廢來干什么?”龔喜云故意裝作抹眼淚的樣子說,實際上一雙眼卻是暗暗注視著林陽的神情變化。

    “殘廢?龔喜云,你什么意思?”鼻青臉腫的徐天冷哼道。

    “沒什么意思,呵呵,話說我們徐老大究竟是怎么回事?這是被誰揍得啊?嘖嘖嘖,快看,手指甲都被拔了,不疼嗎?這也太慘了吧?”龔喜云故作驚訝實則滿臉笑意的問。

    她是知道苦龍抓了徐天的事,實際上這事也是她默認支持的,畢竟徐天是南城大佬,單單一個苦龍還不敢隨便對徐天如何,否則徐家人瘋狂報復他苦龍,他要是遭了打壓,那昌伯跟龔喜云還不趁機吞了他?

    所以綁架徐天這事,龔喜云也有份。

    只是她比較好奇徐天是怎么安然無恙的從苦龍那出來的。

    “龔喜云,我知道這事也有你的份,不過我現在沒功夫跟你計較這個,我警告你,趕緊給我跪下向林董投降,否則待會兒發生了什么你可別后悔,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徐天大聲喝道。

    “徐天,我看你是被苦龍敲傻了腦袋吧?跪下?怎么可能?先不說我龔喜云會不會下跪,就算會下跪,我也不會給個商人下跪!不然老娘多年積攢下來的名聲不得毀于一旦?”龔喜云冷笑道。

    “那你可別后悔!”徐天氣憤道。

    “后悔?老頭兒,你在搞什么笑呢?現在該說后悔的應該是你吧?”龔喜云譏笑一聲,便是揮手。

    身后的那群西裝男立刻沖了過去,將二人圍住。

    “你想干什么?”徐天凝問。

    “放心,我不是苦龍那種惡人,我不會殺人的,但是徐天,我們江城人已經警告你數次了,可你一直當耳旁風,本來這次是讓苦龍來收拾你的,但他似乎讓你逃出來了,既然如此,那就由我來解決你好了!”

    說完,龔喜云朝旁邊人伸出手。

    旁人立刻遞過來一把明晃晃的小刀。

    “你想干什么?”徐天急了,連忙后退,但身后人立刻摁住了他的肩膀,不讓他動彈。

    “把他褲子脫了,我來給他斬斷邪念!”龔喜云瞇著眼睛笑嘻嘻的說道。

    那張鋪滿粉的臉盡顯邪魅。

    這赫然是要閹了徐天!

    徐天臉都綠了一圈!

    然而下一秒。

    咚咚!

    幾記沉悶的響聲冒出。

    便看那摁著徐天的幾名西裝男飛了出去,重重摔在龔喜云跟前,起身困難。

    龔喜云笑容一僵。

    “練家子!”

    “小姐,看樣子這個家伙不簡單。”

    后面的西裝男們都慌了。

    別看他們一個個模特身材,其實都只是衣架子,不經打。

    “沒想到傳說中的陽華林董居然是個練武之人,長見識了!”龔喜云秋眸望著林陽,紅紅的舌頭舔了舔嘴唇:“我是越來越喜歡你了,林董,你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但待會兒我一定會把你綁到床上,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上!”

    最后一字落出,所有西裝男全部硬著頭皮沖上去。

    可林陽幾個躍步便竄了過來,一人一拳!

    砰!砰!砰!砰!砰...

    便看那一個個西裝男全部飛了出去。

    龔喜云呼吸一緊,急忙呼喊:“童伯!你死哪去了?快出來!”

    “來了小姐!”

    后面過道跑過來一名穿著清潔服拿著掃把的老人,莫看老人白發蒼蒼,滿臉皺紋,卻是健步如飛。

    “來了會花拳繡腿的,給我揍,往死里揍,揍完了送我床上去,快!”龔喜云又驚又懼的喊。

    “小姐,交給我吧!”

    那叫童伯的老人家喊了一聲,直接將掃把一丟,一掌拍來,軌跡如八卦一般。

    “八卦掌?”徐天驚呼。

    但下一秒,林陽一拳筆直襲轟。

    沒有什么花里胡哨的動作,就這么一拳砸來。

    咚!

    拳頭砸在掌心上,蠻力爆發。

    那童伯猝不及防,瞬間被轟飛了出去,重重的撞在了后方的柱子上,落下后是捂著手臂大口喘氣,直接不能再戰了。

    “什么?”

    龔喜云滿臉震駭。

    童伯什么人她最為清楚。

    那可是幾十年前的全國武術冠軍啊,是她花了大價錢聘請過來的,怎么對上這么一個林董,居然被對方一擊給敗了?

    龔喜云臉色駭白,感覺很是不妙,人也連連后退。

    卻見林陽走了過來,將她手中的刀子取下。

    “要不...我躺床上?”龔喜云訕笑了笑,眼里盡是懼色。

    “苦龍已經沒了。”林陽看了眼手中的刀子,平靜的說道。

    龔喜云呼吸一緊,旋而又擠出笑容來:“你別開玩笑了,苦龍現在肯定再今世緣KTV享受呢!我跟他不久前還通過電話。”

    “如果你在苦龍那有眼線,你應該很快就會得到這個消息,或許你現在打打電話,看看能不能聯系上他。”林陽倏然抬手一揮。

    嗖!

    刀子擦過龔喜云的臉頰,直接刺入了后方第一座大理石雕內,刀柄露外,刀身完全沒入于石內。

    龔喜云睜大了眼睛,完全傻眼了。

    她艱難的掏出手機,顫顫巍巍的望著上面的號碼,卻始終沒有勇氣去撥通。

    “你是說...真的?”她抬起頭顫抖的問。

    “三秒鐘,給我你的選擇。”林陽淡道:“你只有一次機會!”

    “我投降!我投降!我不玩了,我什么都依你!!”

    龔喜云再也忍受不了這壓抑的氛圍,直接喊出了聲。

    “很好!”

    林陽拍了拍她那滿是粉塵的小臉,淡淡一笑道:“我就知道你比苦龍聰明,聽著,我現在要你去通知昌伯,叫他在明天中午十二點前來找我,告訴他,如果他愿意跪在我面前投降于我,我可以放過他,告訴他,他的機會也只有一次!希望他好好珍惜,我等他!”

    說完,林陽轉身,大步流星的朝外面走去。

    徐天頂著個鼻青臉腫的腦袋緊跟了上去。

    好一會兒,龔喜云才從呆滯中回過神。

    她猛然一顫,急忙掏出手機,撥通了號碼。

    因為緊張,按鍵都按錯了好幾遍。

    “喲?龔小姐啊,怎么突然給我打電話了?”昌伯微笑的說道。

    “你是不是招惹了一個人?”龔喜云顫抖的問。

    “我每天招惹的人那么多,你是指哪一個啊?”昌伯笑問。

    “陽華集團的林董!”

    “林董?呵,怎么?你跟他接觸了?”

    “他要我通知你,要你明天中午十二點前,找到他并當面跪在他面前認錯投降...”

    “我看他是瘋了,你也瘋了!”

    “他說了,這是你唯一一次機會...”龔喜云的聲音有些歇斯底里。

    昌伯呼吸一顫,愕然了。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