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女神的超級贅婿 > 第八十一章 不受待見

第八十一章 不受待見

作者:黑夜的瞳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女神的超級贅婿最新章節!

    幾人回過頭,便看到一名穿著黑色背心身材壯碩的男子小跑了過來。

    男子皮膚微黑,臉上有一道疤,顯得十分兇悍,且裸露在外的雙臂極為粗壯,迎面走來很有壓迫感。

    “茂年?”張晴雨有些意外。

    “姑姑,姑父,你們要去哪?”張茂年一臉關切的問。

    “回去。”

    “回去?今天是爺爺的壽辰,你們這壽都沒祝,怎么能回去?”張茂年皺眉道。

    “茂年,不是我們不想祝壽,而是有些人不讓我們進去啊。”蘇廣道。

    “怎么會?你們是我張家的人,這里是張家,誰還敢不讓你們進去嗎?”張茂年一臉意外道:“姑姑,姑父,你們跟我說,誰要是敢怠慢你們,我一定不會輕饒他!”

    “還能是誰?不就是這個阿彪咯!”張晴雨氣沖沖的指著那阿彪道。

    “阿彪,有這回事?”張茂年盯著阿彪,語氣不善的問。

    “少爺,怎么可能?阿彪又不是第一天在咱張家待了,張姑姑我哪能沒見過?怎么還敢攔他們?”阿彪一副哭喪著個臉道。

    “說的也對,我記得上次姑姑姑爺他們來的時候你也在,不可能不認識他們,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誤會?”張茂年點頭。

    “你剛才不是這么說的。”張晴雨氣急,尖叫道:“你剛才明明說不認識我們,不準我們進去!,你現在居然改口?你在騙人,你在撒謊!”

    “張姑姑,我真沒有,你不能冤枉我啊!”阿彪一副急的要哭出來的模樣。

    張茂年也沉了個臉道:“姑姑,阿彪是我兄弟,跟我從部隊一塊退役出來的,如果你說是阿彪不讓你進去,那就請你拿出證據來!”

    “有視頻!有視頻!”張晴雨急道:“林陽,快把視頻給他看,快!”

    “媽,沒用的。”

    “快給他看!”張晴雨吼道。

    林陽搖了搖頭,將手機取出,放出視頻。

    張茂年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望著張晴雨:“姑姑,這能證明什么嗎?”

    張晴雨一愣,急忙接過手機看了一陣。

    “怎么會這樣?”張晴雨傻眼了。

    “媽,我不可能在他不準我們進去的時候就錄,等我開錄的時候他都沒再說話了,所以這視頻證明不了什么,”林陽淡道。

    “你怎么不早點錄?你個沒用的東西!”張晴雨氣的渾身發顫。

    “媽,別人林陽也不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哪會提前錄啊?”蘇顏忍不住為林陽打抱不平了。

    “你們...”張晴雨氣的渾身直哆嗦。

    “姑姑,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對阿彪有什么偏見,但我得告訴你,阿彪是不會撒謊的。”張茂年認真道。

    “那你的意思是說我在撒謊咯?”

    “我不知道。”張茂年淡道。

    “你要是不信,可以問問周圍的人啊,大家都看見了,就是他不讓我進去的。”張晴雨再度尖叫道。

    “周圍有哪位朋友看到了嗎?”張茂年淡淡的掃視著周圍。

    但...沒有一個人站出來為張晴雨作證。

    開玩笑。

    張茂年都說了,阿彪是他兄弟,這擺明了就是張茂年在整張晴雨一家,誰要是站出來,那不是要跟張茂年為敵嗎?

    誰會為了個不受重視的張晴雨一家子而招惹張茂年這樣的人?

    張晴雨怔怔的看著周圍默不作聲的人群,臉色蒼白了無數,心也涼了半截。

    “媽,算了。”蘇顏也看清楚了這里面的門道,走上了前,低聲道。

    張晴雨瞪大了眼,但很快,她閉起雙目,深吸了口氣。

    “我早該知道會這樣,我早該知道...”

    “媽...”

    “放心,媽沒事,媽習慣了,媽會習慣的...”張晴雨低聲道。

    聽到自己母親這樣的話,蘇顏心里頭一陣揪心。

    蘇廣一聲不吭。

    “姑姑,今天是爺爺的壽辰,家里來了很多客人,你也姓張,哪怕你不要臉,至少也得給我張家爭點臉吧?非得鬧出笑話,你才甘心嗎?”張茂年冷哼道。

    張晴雨一言不發,臉色十分難看。

    “進來吧,別在外面丟人現眼了。”

    張茂年沉道,繼而轉身離開。

    “可惡!太可惡了!明明是他做的,他現在反倒怪我們!”蘇顏氣的小臉通紅。

    “算了小顏,咱們進去吧,只要給你爺爺拜完壽,咱們就走。”蘇廣低聲道。

    一家人帶著復雜的心情進了張家大門。

    一路上,不少客人們頻頻朝這拋來目光,或是交頭接耳,或是指指點點,還有人暗暗發笑。

    顯然,大門處的事情已經傳開了。

    不過好在這一家子也是習慣了這種目光,入了張家,便找了個角落坐下。

    耳邊風統統不理。

    “媽,您什么時候去找爺外公?”蘇顏遲疑了下開口問道。

    “你外公現在肯定要見許多貴客,這個時候還是不要去打攪他比較好。”張晴雨低聲道。

    她這次過來其實還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把鐲子的事給說清楚,雖然張家老爺子為人固執,脾氣也大,但也不至于是蠻不講理的人。

    “說得對,這件事情還是等宴席結束了,老爺子回房休息的時候再說比較好,別看老爺子每次都寒著個臉,其實還是很疼你媽的。”蘇廣也笑道。

    蘇顏輕輕頷首,不過心里頭還是有些忐忑。

    這事她了解過了,說是上次張家族會時,張家老太丟了一個玉鐲子,這鐲子可不是普通的鐲子,而是張家的傳家寶,價值不菲,很多人以為是張晴雨偷的,因為玉鐲子丟失時,她曾出入過老太的房間,于是人們逼迫張晴雨將玉鐲交出,但張晴雨并未盜取,本來張家人是要把張晴雨送派所的,但因為老爺子發了飆,就叫他們連夜回江城了!

    說是回,其實就是被趕出來了,據說連行禮都被丟出張家,十分狼狽。

    “媽,你放心,清者自清,咱們沒拿就是沒拿,外公一定會給我們一個清白的。”蘇顏安慰道。

    “但愿吧。”張晴雨苦澀一笑,沒再說話。

    然而就在這時...

    嘩!

    一杯水突然潑了過來,直接澆在張晴雨的臉上。

    張晴雨懵了。

    蘇廣、蘇顏齊刷刷的站了起來。

    林陽也愣了,朝旁邊望去,卻見一名濃妝艷抹體態臃腫的女人拿著個高腳杯站在桌旁。

    “你干什么?”蘇顏急了,趕忙拿紙去擦!

    “這里是張家,不歡迎小偷!麻煩你趕緊滾出去!”來人怒斥道。

    “愛綺,都是一家人,沒必要這樣吧?”蘇廣滿臉無奈道。

    來人是蘇顏的姨媽,張晴雨的堂姐張愛綺。

    “一家人?什么狗屁一家人?我張家有這種小偷?”張愛綺叉腰尖叫道。

    “姨媽!你太過分了!我母親沒有偷鐲子,凡事都要講究證據,如果你們沒有證據,就請不要胡說八道!”蘇顏氣憤的說道。

    “證據?這還需要什么證據?大家都知道的事情,還需要證據嗎?”

    “那你就是污蔑!”

    “臭丫頭,你敢跟我頂嘴?”張愛綺怒了,便要上前教訓蘇顏。

    可在這時,一名穿著時尚的女人走了過來,掩唇笑道。

    “媽,別鬧了,今天是爺爺的壽辰,你如此失態,難道要讓外人看笑話嗎?”

    “成萍表姐?”蘇顏呼出了聲。

    “喲,小顏,好久不見,你是越來越漂亮了!”女人微笑的說道,視線落在了蘇顏的旁邊,笑道:“林陽,你也好久不見了,最近還好嗎?找到了工作嗎?該不會還在家里吃軟飯吧?”

    這話一落,屋子里發出一陣哄堂大笑聲。

    林陽一直是張家的笑料,只要他來,張家人都會忍不住拿他開涮。

    這次也不例外。

    “我有工作了。”林陽面不改色說道。

    “什么工作啊?”成萍愣了下問。

    “在醫館工作。”

    “醫館?”成萍等人愣了:“你給人看病?”

    “不是,是給人掃地。”林陽搖頭。

    屋子里的人再是一靜,緊接著足以將屋頂震塌的笑聲爆發...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