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女神的超級贅婿 > 第七十章 根本不是同一張

第七十章 根本不是同一張

作者:黑夜的瞳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女神的超級贅婿最新章節!

    法庭上。

    江城有名的張大法官親自坐鎮。

    前面一切程序按流程走。

    除雙方律師、被告原告外,還有大量聽證入庭。

    原告是蘇氏一家,柳嘯生作為合伙人,坐在聽審席上,并未介入于這場訴訟。

    而被告那邊除林陽外,還有蘇顏、張晴雨、蘇廣以及陽華集團的代表馬海。

    張法官宣布了案由及名單外,便由當事人陳述了事情的原委。

    但大家都無心去聽。

    因為人們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陽華集團聘請的律師身上。

    “好年輕啊這個律師。”

    “聽說是個剛過實習期的家伙。”

    “居然敢跟康大律師作對,不想在江城律師界混了?”

    “初生牛犢不怕虎嘛。”

    聽審席上的人議論紛紛。

    張法官敲了三下法槌。

    現場瞬間肅靜下來。

    “請大家保持肅靜,維持法庭的嚴肅。”張法官說道,旋而看向蘇北:“原告蘇北,根據你的陳述,蘇廣一家在離開蘇家時盜走了蘇家密藏的腦梗藥方?對嗎?”

    “是的。”蘇北點頭。

    “你們是否在案發現場?”

    “在!”

    “你們親眼看到被告林陽與蘇顏盜取藥方?”

    “沒有,但我們看到林陽走進了存放藥方的房間里,足足待了十分鐘才出來!”

    “你有證據嗎?”

    “有,我們蘇家老宅雖老,但以前遭過賊,于是就在屋里裝了攝像頭,正好我母親的房門前也有攝像頭,我們有監控。”

    “請當眾播放監控畫面。”

    “好!”

    很快,監控畫面被放了出來。

    蘇顏、張晴雨幾人一見,臉色瞬變。

    “這是假的。”蘇顏失聲。

    “請肅靜!”張法官嚴肅的盯了蘇顏一眼。

    “法官大人,我的委托人有話要說。”紀文開了口。

    雖然他模樣年輕,但他卻表現的十分鎮定。

    “可以!”張法官點頭。

    只聽蘇顏匆匆開口。“這是一年前的視頻,這天奶奶犯了病,林陽被叫去給奶奶找藥,所以他才進了房間,不信你們可以看看林陽出來時,手里是否拿著藥盒!”

    這話一落,法官立刻讓人將林陽走出屋子的畫面放大,果然看到了他的手上有一個藥盒。

    “或許他為了掩人耳目,將藥方藏在了藥盒里。”蘇北說道。

    “這根本說不通,藏在身上不是更好嗎?為什么要藏在藥盒里?如果說這藥盒是要給蘇老太的,藏藥盒里不是多此一舉,反而更容易暴露?”紀文提出質疑。

    “這...”蘇北啞口了。

    但在這時,那邊的康佳豪開了腔。

    “法官大人,我這有個視頻想給大家看看。”

    “可以。”張法官點頭。

    卻見康佳豪取出一個U盤,遞了過去。

    很快,又一個畫面出現,卻是林陽給蘇老太送藥的視頻。

    看到這個視頻,蘇顏、張晴雨這邊的人臉色是駭然失色。

    視頻上,林陽正將取來的藥放在了老太旁邊的桌子上,但是...視頻放大后,所有人都清晰的看到,之前的藥盒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藥罐。

    紀文臉色輕變。

    “被告人林陽,你能回答我為什么你出房間時手里拿的是藥盒,給蘇老太時卻變成藥罐?你能解釋下嗎?”康佳豪問道。

    “實際上我是覺得老太太不適合用這種藥,所以我才選擇把藥換了。”林陽沉默了下道。

    “這不是胡鬧嘛!”

    現場再度沸騰。

    “肅靜,肅靜!”法官再起法槌。

    “法官大人,您應該聽到了吧?林陽換了藥,可據我所知,他并不是醫生,他私自更換藥物,已經令人生疑了!如果被告不能解釋這個問題所在,我想我是能夠認定他在這一次的送藥行為中盜取了藥方!”康佳豪徑直說道。

    林陽不語。

    紀文臉色不太自然。

    康佳豪到底是康佳豪,原來先前那段錄像是他們刻意放給大家看的,錄像根本說明不了什么,但他們故意把藥盒這個點給放出來,就是要讓紀文這邊的人抓住藥盒做文章,然后他們再反將一軍,放出后面的視頻,讓紀文等人無話可說。

    到底是第一律師,果然老練。

    “法官大人,我覺得這個視頻并不能說明什么。”紀文深吸了口氣道。

    “不能說明什么,那請紀律師解釋下林陽為什么要私自換藥?那盒藥去哪了?”康佳豪立刻詢問道,語氣極快,有種咄咄逼人的氣勢。

    “正如他所說的,林陽覺得那藥不好。”

    “他不是醫生。”

    “但他懂醫!所以他私自換藥。”紀文望著法官,極為嚴肅道:“而且我的委托人醫術很好,如果法官大人不信,可以考一考我的委托人關于中醫方面的知識,無論是實踐還是理論。”

    這話一出,蘇家這邊不少人眉頭皺了起來。

    尤其蘇檜。

    別人看不出,但他是知道林陽的醫術還是很不錯的。

    康佳豪也知道繼續這個話題,只會陷入對方的主動之中,便再開口:“法官大人,既然事情已經僵持到這個地步,我建議檢驗雙方的藥方。”

    “檢驗藥方?”

    許多人都吃了一驚。

    “我斷定,兩家人手中的藥方都是同一張,既然我們拿捏不準林陽是如何偷盜這藥方的,那么我們就先確定林陽是否盜取了這藥方,而檢驗藥方,是實錘這一猜想的最好方法!”

    說完,康佳豪從旁邊取出一個透明的塑料袋,袋子里是一張蠟黃的紙張,已經很有年代感了。

    “這是蘇家的藥方,據說是在明清年間誕生,我希望法官大人能夠請專業的歷史學家與考古學家來檢驗這張藥方的年代,然后再檢驗一下陽華集團的藥方!這樣就能判斷出誰是先,誰是后!如果陽華集團的藥方是最近誕生,那基本也能坐實陽華集團的藥方是剽竊蘇家了!到時候我們再能慢慢審訊林陽,也將變得更明朗!”

    這話一落,許多支持陽華集團的人臉色都白了無數。

    張晴雨與蘇廣嚇得雙腿發軟。

    蘇顏小手死死的捏著,臉色也極度的不自然。

    康佳豪太狠了。

    他想先入為主,給林陽先扣上個盜竊的帽子,到時候人們帶著有色眼光去審問林陽,也會摻雜進更多的個人情緒了,那個時候林陽就算不承認也沒用,一旦成功,這場官司康佳豪就已經成功了一半,他將徹底掌握整個局勢。

    張法官點了點頭:“原告律師建議有效,但需當庭鑒定!且鑒定人必須是中立方!”

    “沒問題。”康佳豪推了推眼鏡。

    蘇家人全笑開了。

    只要鑒定結果一出,那么便是塵埃落地。

    他們堅信陽華集團的方子就是剽竊他們蘇家,現在當庭對質,陽華集團豈能不敗?

    到時候陽華集團的天價賠償與這項專利必會讓蘇家崛起,成為江城的豪門大家。

    豪門家族啊!

    想想就讓人興奮!

    “奶奶,我們馬上就要成功了。”

    “這一家子都要完了!”

    “呵呵,跟我們蘇家作對,就是這種下場!”

    “我想他們現在肯定很后悔吧,如果跟著我們蘇家,說不準現在都是喝香的吃辣的呢!”

    蘇家人個個滿臉笑容,神情得意,愉悅的很。

    但在這時,紀文突然喊出了聲。

    “法官大人,我反對!”

    “反對無效。”張法官嚴肅道。

    “法官大人,我反對,因為對比沒有任何意義!”紀文再度喊道。

    “反對有效。”張法官望著他,淡問:“為什么沒有意義?”

    “因為兩家的藥方,根本就不是同一張。”紀文平靜道。

    這話落下,庭上庭下,都沒了聲音...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