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女神的超級贅婿 > 第六十九章 我是你的雇主

第六十九章 我是你的雇主

作者:黑夜的瞳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女神的超級贅婿最新章節!

    一間破舊的事務所前。

    嘩啦啦!

    頭發亂糟糟戴著厚厚眼鏡的男子將卷簾門拉下。

    男子皮膚微黑,五官顯得稚嫩,約莫也就二十出頭的樣子。

    他提著一個厚厚的公文包,包已經很陳舊了,雖然補了幾次,但還能用。

    這時,電話響起。

    男子遲疑了片刻,最終還是接通了。

    “紀文,你犯什么傻?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嗎?”電話那頭立刻傳來憤怒的咆哮聲。

    “師父,我...”男子也就是紀文張嘴想要說什么,但馬上被電話那邊的聲音堵住。

    “別叫我師父,我沒你這個徒弟!聽著,你馬上把東西收拾了,立刻給我離開事務所,今天起,你不再是我們律師事務所的人!你被開除了!”咆哮聲落,隨后電話被掛斷。

    紀文微怔,旋而長嘆一聲。

    紀文的家在江城右側的城中村,這房租便宜,家里除他外還有年邁的母親及剛上高三的妹妹。

    “媽,我回來了。”紀文進門喊了聲,便朝房間走,準備將包里的文件翻翻,好為即將到來的大案做準備。

    “小文回來了?快來快來,你朋友來了!”客廳響起母親慈祥的笑聲。

    “朋友?”紀文微愣,立刻走了過去,才看到一名豐神俊朗的男子正坐在客廳里。

    紀文望著那男子的臉,當場失了神。

    他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這男子生的有多俊美了,他的雙眼如同星辰,雙眉好似利劍,臉似刀削斧劈,菱角有分,皮膚也呈現著極為健康的色澤,一頭不長不短的黑發,搭配著黑色的西裝,把他渲染的如同是從漫畫里走出來的美男子。

    此刻,他正在為紀文的母親號脈,旁邊的妹妹紀小憐已似如同花癡一般傻傻的望著男子,那雙眼珠子死活挪不開,嘴里盡是哈喇子。

    “你是誰?”

    紀文深吸了口氣,終于喊出了聲。

    這話一落,紀母跟紀小憐愣了。

    感情紀文不認識他?

    男子沒有回答紀文,而是拿起桌上的紙筆,寫了個方子遞給紀小憐,同時取出幾張鈔票微笑道:“小憐,你去給你母親抓點藥吧。”

    “好...好的哥哥,您在這等我。”紀小憐擦了擦嘴角的口水,乖巧的點了點頭,便起身跑開。

    “小憐,把錢還給這位先生,媽這有錢。”老人忙道。

    “沒事的。”男子笑了笑道:“這就當是我的見面禮吧。”

    “那實在是太不好意思了。”老人笑道。

    男子搖頭,微笑道:“伯母,你先進去休息,我跟紀文聊聊。”

    “好...好,紀文,你好好招待你朋友。”老人笑呵呵道,便回了房間。

    直到母親的門合上,紀文才看著這人,沉問:“先生,我不認識你!”

    “我認識你。”

    男子望著紀文:“你叫紀文,是曾經國內聞名的大律師紀昌東的兒子,紀昌東老來得子,對你是極為寵愛,只可惜當年紀昌東卷入一件奇案中,為人伸冤,結果意外死去,他的死成了懸案,但你認為是有人故意謀殺,你發誓一定要找出害死父親的兇手,所以你考上了燕京政法大學,并以全系第一的成績畢業,成為一名律師,但當年害死你父親的人并沒有放過你,致使你畢業后一直找不到工作,就算去了律師所,也會被律師所的人以各種理由開除,所接案子也都是些不痛不癢的小案子,畢業兩年,郁郁不得志,我說的對嗎?”

    紀文一聽,呼吸頓緊:“你調查過我?”

    “這個不需要調查。”來人搖了搖頭:“你母親的病已經很嚴重了,再不去醫院醫治,情況會越來越糟糕,而且你妹妹也得好好補一補了,她今年高考,得吃些好的...”

    簡單的兩句話,如同刀子般插進了紀文的心臟。

    “你...到底是誰?”他顫抖的問。

    “我是你的雇主,林陽。”那人平靜道。

    ......

    ......

    九月十二日。

    江城最高人民法院前。

    此刻,這里人山人海,沸騰一片。

    無數記者蜂擁而至,堵在大門處,長槍短炮朝里面拍。

    附近不少民眾前來看熱鬧。

    “乖乖,這是什么陣仗啊。”有人暗暗咋舌。

    畢竟江城太平了許多年,法院相對比較清閑,每日處理的案子不是離婚案就是些普通的糾紛,何時有過這樣的大案。

    哧!

    這時,幾輛轎車停在法院門口。

    車上下來群人。

    其中便有柳家二爺柳嘯生,除此之外,蘇家的人都來了。

    蘇北、蘇泰、蘇檜幾家人,至于蘇老太,則在蘇珍跟蘇美心的攙扶下朝法院走去。

    康佳豪早早進入法院準備開庭。

    記者們見狀,就像是嗅到了肥肉般,瘋一般的涌來。

    “您是柳氏集團的副董吧?請問柳先生,您真的覺得陽華集團所研制的新藥是盜竊到你們的嗎?”

    “蘇老太太,那張藥方你們蘇家究竟是怎么得到的?您方便回答嗎?”

    “你們對今日的官司有多大的勝算?”

    “聽說陽華集團的董事長是一位能量非常龐大的人物,你們不怕得罪他嗎?”

    記者們各種問題都拋了出來,其中幾個還是十分的沒有下限。

    柳嘯生起初還會回答,但到了后面,他也懶得搭理,直朝法院內走。

    但在這時。

    嘎吱。

    又一輛出租車及一輛奔馳車停在了法院門外。

    隨后幾個身影下了車。

    來人竟是陽華集團的馬海及蘇廣一家。

    “馬總來了!”

    記者們立刻沖了過去,開始圍著馬海幾人提問。

    “馬海!法律會給我們一個公道的,你們這些雞鳴狗盜之輩,絕對會受到你們應有的制裁!”這邊的柳嘯生大聲喊。

    “清者自清,我們陽華集團從沒做這種事!我們不怕!”馬海道。

    “呵,哪個小偷會自己承認自己偷東西?”柳嘯生不屑道。

    馬海皺了皺眉,不再言語。

    這時,這邊的蘇珍、蘇美心像是發了瘋般突朝蘇顏及張晴雨撲了過來。

    “你們干什么?”蘇廣色變,立刻要攔。

    張晴雨嚇得尖叫連連,蘇顏趕忙退到林陽的身后。

    現場混亂了起來。

    卻見蘇美心脫掉自己的鞋朝張晴雨砸去,且嘴里不斷的叫罵:“你們這群忘恩負義吃里扒外的東西,奶奶對你們那么好,我們蘇家對你們那么好,你們居然偷我們蘇家的藥方!狼心狗肺!卑鄙無恥!”

    “你們還是人嗎?你們還配當人嗎?畜生!你們是畜生!”蘇珍也憤怒的叫罵。

    “我再重申一遍,我們沒有偷藥方!”蘇顏小臉發白,但語氣堅定的說道。

    “你還狡辯?那天我親眼看到你鬼鬼祟祟的跟林陽去了奶奶那,你把奶奶支開,林陽就偷偷鉆進了奶奶的房間里!你還敢說你沒偷?”蘇美心尖叫道。

    “哇!”

    現場一片嘩然。

    “想不到這個蘇顏是這種人。”

    “長得蠻漂亮的,怎么會這么心計?”

    “當真是越漂亮的女人越會騙人吶。”

    周圍的人群是指指點點。

    “你...你在污蔑我!”蘇顏氣的渾身急顫,但不知如何解釋。

    林陽上了前:“蘇美心,你確定這是你親眼所見的嗎?”

    “當然。”蘇美心哼道:“待會兒開庭了就會真相大白,你們跑不掉的!你們都得進監獄!”

    “那如果待會兒開庭了,你們敗訴了,該怎么辦?”林陽質問。

    “我們不可能敗訴的。”蘇美心哼道。

    “如果敗訴了呢?”林陽繼續道:“我是不是可以告你誹謗、人身攻擊以及造謠?””

    “這個...”蘇美心啞口了。

    “哼,虛張聲勢!那老太婆就看看你們怎么贏這場官司!”蘇老太冷哼一聲,杵著拐杖朝里面走。

    張晴雨狠狠的瞪了林陽一眼,低聲道:“你不是要認罪的嗎?你剛才那話是什么意思?”

    “進去就知道了。”

    林陽面無表情的回答,繼而也朝里面走。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