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女神的超級贅婿 > 第六十三章 我等你們 第三更

第六十三章 我等你們 第三更

作者:黑夜的瞳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女神的超級贅婿最新章節!

    “林陽來了!”

    “呵,這個廢物來了有什么用?”

    “咱小區誰不知道他,他就是個窩囊廢,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要他有些本事,蘇顏哪至于被人這么欺負?”

    “就是,小顏這丫頭心腸好啊,就是性子倔了,要換做我,早就離婚改嫁,跟有錢人吃香喝辣去了。”

    “呵,你這身材也就我會要,白送別人都不收呢。”

    “哎呀,你敢嫌棄老娘?”

    周圍的鄰居議論紛紛,對著橫在蘇顏面前的林燕嗤之以鼻。

    已經有人報了警,但一時半會兒趕不來。

    看到林陽出現,蘇顏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仿佛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淚水如雨。

    而張晴雨也尖叫一聲,沖著林陽的胸口砸。

    “都是你這個廢物,如果不是你,我們家至于會被這么欺負嗎?都是你害的!你為什么不趕緊離開我家小顏,為什么?為什么...”張晴雨哭喊著。

    “媽,別這樣...”蘇顏沙啞道,眼眸盡是痛苦。

    林陽一言不發,但拳頭已緊捏起來,尤其是看到她臉頰上那鮮紅的掌印,林陽的眼里只剩森寒。

    “小顏,你先帶媽回去休息,這里交給我。”林陽低聲道。

    “交給你?你能有什么辦法?你知道別人的背景嗎?你解決的了嗎?嗚嗚嗚...”張晴雨氣的都快哭了。

    說到底,還是自己的丈夫跟女婿沒用,否則自己這一家子怎會被人欺負成這樣?

    蘇顏小臉發緊,她囁嚅了下唇道:“我先送媽上去,馬上來找你,你自己別亂來...等我到!”

    “你先回去。”林陽溫柔的笑道。

    看到這笑顏,蘇顏有些失神。

    不知為何,她越看林陽越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但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媽,我們先回去吧。”蘇顏輕聲道。

    張晴雨也沒臉待這了,跟蘇顏趕忙朝樓道口鉆。

    “誰叫你走了?給我站住!”那楊大媽怪叫起來:“阿狗!”

    “站住,臭婊子!”

    那叫阿狗的人直接無視了林陽,便要朝鉆進樓提口的蘇顏及張晴雨追去。

    但他剛靠近...

    嗖!

    一只鐵掌狠狠的扇了過來。

    啪!

    本就瘦弱的阿狗瞬間被扇翻在地上,是頭暈眼花,嘴角冒血。

    四周的鄰居跟路人都驚了。

    那些大媽更是呆若木雞,繼而火冒三丈,高聲尖叫。

    “你敢打我兒子?我跟你拼了!”

    幾個大媽張牙舞爪的朝林陽撲來,她們的招式可不一般,不是抓頭發就是扣臉皮,十分狠毒。

    只是,她們剛一沖來,林陽毫不客氣直接一人一腳,踹在她們的腹部。

    砰!砰!砰...

    “啊!!”

    幾個大媽被踹翻在地,一個個疼的卷縮起來,在地上翻滾,還有人干嘔。

    可見這一腳力度之大。

    周圍人又是一驚。

    那些鄰居們都懵了。

    林陽這是吃的什么藥了?居然這么生猛?

    不過打女人似乎有些難看了吧?

    然而林陽管不了這些,沖上去又對這些大媽的臉一陣狂煽。

    啪啪啪啪...

    密集的聲音就像鞭炮一樣。

    不一會兒,幾個大媽的臉便被煽成了豬頭。

    “林陽,夠了!”

    “差不多就得了!”

    “平常也沒見你這么生猛,怎么?打幾個老女人你就來勁兒了?”

    “你就這點出息?”

    旁邊人勸著,還有之前被那阿狗嚇退的幾個男人也不由嘲諷起來。

    但林陽渾然不理,起身掃了眼眾人,問:“剛才我老婆那一巴掌是誰打的?”

    人們齊刷刷的朝那剛剛從地上爬起的阿狗指去。

    “你想干什么?”阿狗渾身一顫,猛然從地上將蘇顏的那把美妝刀捏在手里。

    “我只想給我老婆報仇而已!”

    林陽淡道,朝其走去。

    “你...你給我站住...你可別逼我!”阿狗戰戰兢兢,論單打獨斗,他可打不過林陽。

    可在這時...

    滴滴!

    警笛聲響起,隨后一輛警車停在了小區門口,兩名穿著制服的人沖了過來。

    那阿狗一見來人,雙眼頓時一亮。

    “喲?牛哥?”

    “阿狗?”

    其中一名警官眉頭一皺。

    周圍的鄰居路人心頭一涼,沖著林陽不住搖頭。

    “這下完了?別人認識人啊?”

    “林陽,你自求多福吧。”

    “出什么事了?”那叫牛哥的警官沉問。

    然而還不待阿狗跟林陽說話,地上的幾個大媽直接跳了起來,盯著個腫起來的臉,大聲叫到:“警察同志,他們不光偷東西,還打人!他們還要拿刀子捅人!看,這就是證據,我們身上的傷就是證據,你們快把他們抓起來,快...”

    “真的有這事?”那牛警官掃了眼林陽等人,又詢問著周圍的路人。

    “打架是真的,但偷東西就不知道了。”路人回答。

    “既然這樣,那就請你們跟我們回去做筆錄。”警察說道。

    “好!”

    林陽點頭,十分配合。

    “嘿嘿,你完了,這是我牛哥,小子,等進去了我一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會讓你后悔招惹我阿狗!”阿狗猙獰的笑道。

    “我等你們!”林陽點頭。

    “阿狗,給你大哥打電話,叫他馬上滾過來,他媽被人打死了!”那楊大媽盯著個豬頭叫罵。

    “媽你放心!大哥肯定收到了消息,他也肯定會給您出氣,您放一百個心!”

    “我要他打斷這個狗東西的雙腿,我要他把那個小賤人丟到乞丐窩里去,讓她被那些骯臟下賤的乞丐強上一百遍!一千遍!!”

    “媽您放心!保證沒問題!”

    阿狗笑道。

    很快,林陽跟那幾個大媽進了警車,連蘇顏都被帶走。

    張晴雨因為受了傷,得暫時送去醫院治療并驗傷。

    雖然這只是一件普通的打架斗毆,但在路人及那些鄰居的眼里,可沒這么簡單。

    “這下蘇家要遭重了!”

    “誰能想到那個女人居然是豹爺的媽啊!”

    “這下這個林陽不得被卸掉兩條腿,怕是回不來了。”

    人們感慨不已,這一片區域幾乎沒人沒聽過豹爺。

    “我的孩子啊!”

    張晴雨從樓上跑了下來,嚎啕大哭。

    “怎么回事了?出了什么事?”蘇廣才下班回來,在得知事情真相后,整個人臉色難看至極。

    “阿廣,這下怎么辦?咱們女兒會不會坐牢啊!”張晴雨哭的快要斷氣。

    蘇廣深吸了口氣,低聲道:“別急!我...我去找下我老同事幫忙...”

    “我跟你一起去。”

    打定主意,二人匆匆離開了小區。

    而此刻一間地下臺球室內,一名穿著黑色背心的光頭大漢正在打臺球,片刻后一個電話打了過來。

    “豹子!”

    “阿牛?咋給我打電話了?想嗨了?呵,自己今晚過來,我給你安排場子!”光頭大漢瞇著眼笑道。

    “不是。”那邊傳來低沉的聲音:“你媽出事了!”

    “哦?”光頭大漢手中的球桿狠狠的杵在地上,人依然微笑,可笑容里滿是猙獰:“誰干的?”

    “一個無業游民。”

    “是嗎?”

    光頭閉起雙眼,沉默了片刻道:“阿牛,幫我查一查這人的背景。”

    “查了,沒什么背景!”

    “是嗎?那就別關了,直接放出來吧。”豹子瞇著眼笑道:“豹爺我得好好招待招待他,剩下的...交給我!”

    “別鬧出人命。”

    “放心,我知道分寸。”

    說完,光頭漢子將手機掛斷。

    “找幾個好手,準備一下。”

    “豹爺,怎么了?”旁邊的人問道。

    “我媽被人打了!”豹爺吼道。

    所有人都為之一震。

    “那就叫阿喪他們過去?”

    “不!這次老子親自過去!”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