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女神的超級贅婿 > 第二十二章 滿堂驚絕,無人不知我

第二十二章 滿堂驚絕,無人不知我

作者:黑夜的瞳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女神的超級贅婿最新章節!

    來人叫寧龍,寧家大少。

    而寧家,則是這個項目的立項者。

    因為項目的特殊性及寧家在項目組的地位,他們對投資商是有生殺大權的,即便解約,也只需支付一筆很少的違約金。

    這次的項目主要是馬家跟寧家合作。

    作為江城四大家族之一,選擇馬家不僅是因為能夠為項目帶來足量的資金與數不盡的投資商,更能為寧家擺平許多來自灰色地帶及相關部門的問題。

    這種項目黑白兩道都要擺平,沒有本地力量支持是很難開展的,寧家不是江城的力量,自然得與馬家合作。

    因此蘇老太迫不及待的想要巴結馬家。

    只要馬風點頭,蘇家必能參與進去分一杯羹。

    可現在...

    寧龍居然一口氣把包括在馬家在內的所有人全部踢了出去!

    他瘋了嗎?

    而且...他這話是什么意思?

    林陽成為了這個項目的最大股東?

    夢都不敢這么做吧?

    所有人的心臟都在瘋狂的跳動。

    一名小老板趕忙從口袋里掏出速效救心丸朝嘴里塞,免得心臟病復發。

    現場鴉雀無聲。

    不管是誰,都被寧龍的這句話給震撼到了。

    “馬少,這個人是誰?”

    有蘇家人愕問。

    “他該不會是林陽請來的演員吧?”

    “林陽,你為了演戲,連演員都請了嗎?你這個廢物,還在這里做什么白日夢吶?”

    蘇張揚幾人毫不客氣的叫罵著。

    但這些人沒見過寧龍,他馬風見過。

    馬風臉色發緊,冷道:“寧少,你的話是認真的嗎?你知道這個叫林陽的家伙是什么人嗎?他只是一個三流世家的贅婿,他只是一個成天被女人養活的廢物!這種沒用的東西怎會成為青山區項目最大的股東?你是不是瘋了?”

    不僅僅是馬風這么想,在場所有人也都是這種想法。

    林陽是什么人,很多人都聽過。

    一個一無是處的贅婿!

    這種人突然變成了青山區項目的最大股東?

    滑天下之大稽!

    哪怕他連中十張頭等獎的彩票,也不可能有這么多的資金去入股吧?

    畢竟青山區的項目可是涉及到游樂園、海洋館、高檔小區及大型商場,這里的投資幾乎是用億計算!

    林陽再有錢,也絕對不可能一個人吃下!

    不,應該說整個江城亦或整個江南省,都沒有人能獨撐這個項目!

    可寧龍的態度十分明朗與堅定。

    他將合同拍在桌子上:“馬風,不管你信還是不信,合同就在這,你簽也好,不簽也罷,總之這個項目跟馬氏集團已經沒有任何瓜葛了!”

    馬風呼吸一緊。

    周遭懵圈的人也終于知道了事態的嚴重性。

    那些在合同上簽字的老板們全部慌了神。

    “這...這位寧先生真的是立項人?”

    “怎么會這樣?怎么莫名就被除名了?我可是把家當都投進去了!”

    “寧先生,請給我一次機會吧,這個項目讓我參與吧!”

    “寧先生,我知道錯了,請給我一次機會吧!”

    一眾老板涌了上去央求著。

    蘇家人一個個是腦袋空白,目瞪口呆。

    “這...這是怎么回事?”

    蘇北吞了口唾沫道。

    “奶奶,那個人是誰?他是干什么的?為什么他說林陽那個廢物是最大股東?”蘇美心扭過頭,顫抖的詢問蘇老太。

    蘇老太當下也是完全傻了眼。

    雖然她還沒有參與到這個項目里,但她已經聽清楚了寧龍的話。

    “還不明白嗎?這個人是整個項目的立項人,現在,他把包括馬少在內的所有人都踢出了這個項目!只因為林陽成為了整個項目的最大股東,也是唯一股東。”蘇泰滿含深意的看了眼林陽道。

    蘇家人全部呆住了。

    蘇美心差點沒站穩的摔在地上。

    蘇剛與蘇張揚瞠目結舌。

    “不可能!不可能!”

    后面的張于惠近乎發瘋了:“他一個沒用的廢物,全身上下連二十塊都沒有,怎么突然間就成最大股東了?他一定是在騙我們!他是個騙子!”

    張于惠大喊大叫。

    不少人皺眉連連。

    但張于惠的叫喊也是很多人心中之所想。

    這一切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可是...寧龍白紙黑字擺在這,如何質疑?

    “馬少,很抱歉,我們以后再合作吧。”

    見馬風不簽字,寧龍也不強求,直接將合同收起來。

    “好!好!寧龍,你做的夠絕!你很有種!我馬風服了!”馬少氣的是滿臉通紅,眼里噴涌出殺人的兇光:“不過區區一個項目而已!我馬家不吃就不吃了!難不成不做你這個項目我馬家人還能餓死不成?”

    江城四大家族的底蘊可沒有想象中那般薄弱。

    “現在,你們兩個,馬上給我滾出去!”

    只見馬少指著大門,沖著寧龍與林陽大聲咆哮道:“立刻給我滾!從我的私人宴會上滾!”

    這一聲極不客氣。

    可寧龍紋絲不動。

    林陽繼續坐那優雅的吃著東西。

    蘇顏還處于震驚當中,聽到馬少的話,猛然反應了過來。

    “林陽,快點走,我...我們回去...”

    蘇顏腦袋亂糟糟的,她無法接受這劇烈的信息,她只想回去好好睡一覺,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但林陽并未起身。

    “你坐下。”

    林陽放下刀叉,微笑道。

    蘇顏秋眸輕顫望著他。

    不知為何,她發覺當下的林陽與之前一直在家懶散怠慢的人截然不同。

    當下的林陽雖然穿的是一身很便宜的地攤貨,全身上下兩百塊都不到,但他的一舉一動,一個眼神或一個呼吸,都有一種無法詮釋的高貴。

    她鬼使神差的坐在了林陽的對面,林陽給她倒上了一杯紅酒。

    “cheers!”林陽淡淡一笑。

    蘇顏嬌軀輕顫,也下意識的舉起酒杯,但卻說不出話。

    紅酒的度數不高,但蘇顏不是很會喝酒,哪怕僅是一小口,她的臉頰也泛起了一股紅暈,美艷動人。

    馬少勃然大怒,直接沖了過去,將林陽面前的桌子掀翻。

    哐當!!

    桌子砸在地上,食物與美酒撒了一地。

    蘇顏嚇得猛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林陽處之泰然。

    “你沒聽到我的話嗎?”馬少猙獰的盯著林陽,繼而揮了揮手:“既然你不滾,那我就幫你一把!”

    兩名保鏢沖上來。

    “馬風,你不要亂來!”

    寧龍喝道。

    “這是我的地盤,我亂來又如何?”馬風猙獰笑道。

    雖然寧家的實力要比馬家強不少,但既然寧家已經撕破臉皮,馬風也完全不必再給寧龍面子!

    寧龍臉色難看,正要說話,卻是聽門口再度響起一個聲音。

    “馬少,你這話似乎有些過了吧?雖然你包下了頂樓當做宴廳,但這酒店可不是你馬家開的,真要趕人走,你沒有權力!”

    這話一落,人們忙望向大門。

    卻見又一群人走了過來。

    為首之人,赫然是徐家徐南棟!

    馬少臉色駭變。

    蘇老太等人也是面無血色,驚絕連天!

    只見徐南棟領著幾名徐家人走到了林陽的面前,徐南棟率先躬身。

    “林先生,您受驚了。”

    “嗯。”

    林陽拿起餐巾,擦了擦嘴:“這酒店你徐家有份吧?”

    “酒店的兩個大股東是我徐家跟柳家。”

    “那你也算老板了,我問你,馬風花了多少錢包下了這個樓層?”

    “四十萬。”徐南棟道。

    “我出八十萬,這里,歸我了。”林陽不緊不慢道。

    “好!”

    徐南棟點頭,繼而對著身旁的經理使了個眼色。

    那經理會意,立刻走了過去。

    “馬少,不好意思,我們這個頂樓夜景場已經被其他客人定了,您如果想繼續宴廳,我給您更換宴會廳如何?”

    話音墜地,馬風面如血色。

    全場人驚駭絕倫。

    這個人...真是蘇家那個一無是處的贅婿?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