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女神的超級贅婿 > 第十八章 賠償

第十八章 賠償

作者:黑夜的瞳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女神的超級贅婿最新章節!

    林陽要去,蘇張揚沒有反對,反正只要蘇顏能夠出現在晚宴上就行。

    這場晚宴是馬家舉辦的。

    名義上是為預祝青山區項目圓滿完成,但馬風也摻雜了個人目的,那就是在這場晚宴上借機向蘇家施壓,逼蘇顏就范。

    他不求馬上娶到蘇顏這個女人,只要能在這里拿到蘇顏的一血,他就心滿意足。

    作為江城四少,馬風有自己的驕傲。

    他看上的女人,就必須要得到!

    蘇顏答應參加晚宴后,蘇張揚滿意的回去告訴蘇老太。

    第二日,林陽照常去上班,蘇顏則心神恍惚的在公司待了一天。

    下午五點,林陽特意打了個車到蘇顏的公司,而后兩人一同朝蘇家老宅趕去。

    這次宴會對蘇家而言非比尋常。

    這回不僅是蘇泰及蘇北一家會去,蘇老太也會親自到場。

    二人打車到了蘇家老宅時,老宅外面停了兩輛奔馳S級豪車,是馬家派來的。

    蘇家人正興奮的站在轎車前說著話。

    看到這車,林陽才反應過來,自己貌似還有輛918?

    都有車了,還打雞毛的車啊?

    出租車在老宅前停了。

    林陽下了車,摸了摸口袋,卻發現零錢貌似不夠,只有張徐南棟給的銀行卡...

    蘇顏似乎是習慣了,從包包里取出錢包付了錢。

    “喲,我們的林大神醫來了啊!”

    那邊傳來尖細怪氣的嗓音,是蘇美心的聲音。

    “林大神醫,你不是去醫館上班了嗎?怎么還讓老婆付打車錢吶?”

    “呵呵,你們不知道?咱們的林大神醫是到醫館掃地的,掃地能有幾個錢吶?”

    “他不是會醫術嗎?”

    “看了幾本醫學書也叫會醫術?別逗了。”

    “哈哈哈...”

    各種陰陽怪氣的笑聲冒了出來。

    蘇家的親戚們笑成了一團。

    蘇顏一言不發,她已經習慣了。

    林陽嘴角含笑,眼里掠過一抹異色。

    要是以前,他會忍,現在...他不會了!

    不過他不會現在報復。

    那樣太沒意思了,要玩就玩大點!

    蘇家為蘇顏準備了晚禮服,畢竟她才是這場晚宴的主角,蘇家自然不會怠慢。

    換上了衣服,便上了車準備朝晚宴地點進發。

    然而就在林陽也準備上車時。

    “你干什么?”一聲尖叫響起。

    林陽微微一愣。

    卻見那邊的張于惠急忙小跑過來,一巴掌拍掉林陽那抓在車門上的手。

    “這車是你這種垃圾能坐的嗎?”張于惠怒斥道。

    “你什么意思?”林陽凝了凝眼。

    “這是馬少派來接我們的車,跟你有什么關系?前幾天你不是很牛氣的說跟我們蘇家斷絕來往了嗎?你現在還有臉坐這車?”張于惠哼道。

    “就是!”蘇妤也走了過來,抱胸不屑道:“之前你還不讓奶奶進你家門,現在怎么還有臉來蹭車坐了?林陽,你要是有本事自己過去啊!”

    “你也不看看你這穿的是什么?你知不知道這是什么宴會嗎?那也是你這種人能參加的?我要是你,我哪還有臉去?早躲家里去了,也不嫌丟人!”蘇美心譏諷道。

    幾個女人站在林陽面前輪番炮轟,冷嘲熱諷。

    那邊的男人們則暗暗冷笑,也不發話。

    不過車里的蘇顏看不過眼了。

    “美心,小妤,三伯母,你們如果再為難林陽,那我就不去了!”蘇顏沉聲道。

    三人一聽,這才偃旗息鼓。

    但三人眼里的譏諷十分明顯。

    林陽要是坐了這車,那就是靠女人,一樣會被人看不起。

    蘇顏這不出聲還好,一出聲反而有點適得其反的味道。

    不過她也沒多想。

    “算了,小顏,你跟他們車過去吧,我打車過去。”林陽笑了笑道。

    “可是...”

    蘇顏還想說什么,蘇美心直接鉆進車里,一把將車門關上。

    “司機,開車!”

    “美心,你干什么?”

    “司機開車!”

    嗡嗡...

    奔馳車緩緩開走,蘇顏甚至來不及跟林陽說話。

    “我如果是你,就不會去宴會,免得自取其辱。”蘇張揚拍了拍林陽的肩膀,面帶微笑的鉆進另外一輛奔馳內。

    蘇家人揚長而去。

    只留下林陽一人冷清的站在蘇家老宅前。

    林陽瞇了瞇眼,臉上蕩漾著一抹冷意,走到大街上打了個車。

    他并未直接去宴會地點,而是折返了回來,來到了自己家的小區門口,下了車庫。

    小區的這個車庫比較老舊,里面停的車也都有些年頭了,BBA不算多,即便有也是老款的,像路虎捷豹也是屈指可數,再往上基本就沒有了。

    然而這兩天一輛火紅的保時捷停了進來,直接令整個小區的車主圈炸開了鍋。

    當天就有人跑去拍照的。

    火紅色的保時捷經典色,獨特的輪椅造型,插入式混動系統,裝載著一臺4.6升V8發動機,無論在哪,都極度吸睛。

    遠遠望去,只有一個字能形容。

    騷!

    此刻這輛車的旁邊還圍著幾個人,有禿頂的中年人,也有帶著孩子來拍照的大媽。

    大媽雖然知道這車貴,但也不在乎,反正不是她家的車,便任由小孩在車上上爬上爬下。

    “麻煩讓讓。”

    林陽走了過去笑道。

    “這不是蘇家的軟飯王嗎?你跑這來干什么?你有車?”那大媽撇了眼林陽,不屑笑道。

    林陽入贅蘇家,在這小區住了三年,整個小區的人都知道蘇廣有個上門女婿,一分錢事不干,整天在家混吃等死,尤其是這些大媽,沒事湊在一起閑聊時,越聊越離譜,直接把林陽形容成一個無惡不作的人渣,所以大媽們對林陽也是極為厭惡的。

    “有啊,你們擋著的這輛就是。”林陽道。

    “這輛?思域?不錯啊林陽,你啥時候買車了?該不會又是問你媳婦要的錢吧?”那禿頂中年男子笑著說道,但眼里盡是不屑。

    感情他們還以為是保時捷旁邊的那輛車。

    “思域還算不錯,雖然只是輛買菜車,話說你是貸款買的吧?車貸你還的起嗎?這車也得十幾萬,你媳婦兒哪來的錢?”禿頂男笑道。

    禿頂男經常刁難林陽,原因沒別的,嫉妒!

    畢竟整個小區,沒有哪個女人比蘇顏更漂亮。

    “切,我家男人可是開寶馬三系的,而且還是全款買的,你這種人買個十來萬的買菜車也得貸款?嘖嘖嘖,看你那點出息?”大媽輕蔑的說道。

    二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譏笑著。

    林陽淡淡的望著幾人,沒有說話,而是拿出手機,撥了個號碼。

    大概十來分鐘后,一輛車駛入了車庫,兩名掛著工作證的人走了下來。

    沒過多久,又有一輛警車駛了進來。

    只見那兩名戴著工作證的人圍著保時捷轉了兩圈,而后交警也過去看了一下。

    “哪位是林先生?”

    “我。”林陽道。

    “初步定損大概需要二十萬,走保險嗎?”

    “不走,責任不在我,我走什么保險?”

    “好的。”

    兩名工作人員點了點頭,隨后一人走開,另外一人跟交警說了幾句,便朝那大媽走去,說了幾句。

    “什么?二十萬?這...這怎么回事?關我什么事?”

    那大媽當場嚇傻了。

    “你家孩子損壞了林先生的車子,根據我們鑒定,引擎蓋及側翼板都有不同程度的損壞,雖然是輕微損壞,但需要更換大件。正好這里有監控,我們的人已經去調去監控了,交警同志待會兒會進行事故認定,不出意外的話,這起事故是你們的全責。”

    那名工作人員開口說道。

    大媽一聽,當場嚇懵了。

    而旁邊的禿頂男子已是猛然驚覺,一身冷汗直流。

    顯然,他意識到了什么。

    “我還有事,這里就交給你們處理了,車子過幾天再拿去修,先跟他們協商賠償的事吧,聽著,一分都不許少,少了一分錢,我會打電話給你們陳經理的。”

    林陽淡淡說道,便拉開保時捷的車門,坐了進去。

    看到這一幕,大媽如遭雷擊。

    “林陽,這...這輛保時捷是你的?”大媽嘴巴張的巨大,顫抖的說道。

    林陽沒有說話,轟著油門飛馳出了小區,劇烈的引擎聲仿佛要將地下車庫給震塌。

    那工作人員滿眼的羨慕,隨后轉過身,臉色一正。

    “接下來咱們聊聊賠償的事吧,如果您拒不賠償,我們只能給您寄律師函了...”

    大媽跟禿頂男已經徹底傻在了原地。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