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超凡黎明 > 第0781章 少女(求訂閱)

第0781章 少女(求訂閱)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超凡黎明最新章節!

    莫里奇帝國,206年。

    朱庇特有著兩個妻子,五個兒子,三個女兒。

    靠著傳奇的壽命,硬生生熬過了兒子們的壽命,沒有遭遇兒子們爭權奪利,互相坑害的悲劇。

    但是,卻承受著妻子與兒子,甚至孫子都先他一步死去的痛苦。

    可以說,算是有得有失。

    到了現在,朱庇特也漸漸接近了人類傳奇的壽命極限。

    他的直系血脈以及后裔們,內心的野望開始勃發,給這個龐大的帝國帶來一絲變數……

    ……

    紫鳶花領。

    這是位于北方的一小塊領地,面積在五千畝左右。

    統治此地的,是紫鳶花男爵,一位人類與獸人的混血。

    這位男爵的徽章是盾牌之上的紫鳶花,上面還有一頂王冠,代表著他的祖上擁有來自王室的血統。

    此時,可以看到一位少女,正騎著駿馬,在道路上馳騁:“哈哈……菲爾,來追我!”

    她有著小麥一般的膚色,金色的卷發扎成馬尾,身上線條均勻而有力,騎術精湛,似乎受過專門的訓練。

    “伊利雅小姐,請等等我!”

    在她身后,還有一個少年騎士,或者說侍從,臉上長著些雀斑,正拼命追趕著。

    兩人一前一后,踏上一座小山丘,眺望著整齊的農田,還有上面耕作的農夫。

    “我決定了!”

    伊利雅呼吸著野外的空氣,其中似乎夾雜著土地的芬芳,突然開口:“我要離家出走,當一名冒險者!進行一次傭兵大帝那樣偉大的冒險!”

    “小姐……”

    菲兒臉上帶著一絲苦笑:“請不要讓我為難,你馬上就要嫁給隔壁塔格爾子爵家的次子了……”

    “那個蠢笨的肥豬……”

    伊利雅臉上浮現出明顯的厭惡之色:“菲爾,我的騎士……你是否愿意保護我?離開他的魔爪?”

    騎士——這曾經是城邦之主的稱謂。

    不過傭兵大帝進行貴族爵位改革之后,就變成了男爵之下的爵位,但被看作貴族的一員,是入門點。

    “我愿意!”

    菲爾臉色一下漲紅:“但是……我還沒有完成正式騎士的訓練……”

    正式騎士的訓練,實際上就是超弦戰士入門。

    這時候,也是牢牢把持在貴族手中,下層平民很難接觸到。

    并且,哪怕大貴族,也只有四級超弦戰士的訓練方法,如何成為‘傳奇’,是朱庇特掌握的終極奧秘。

    “已經足夠了……現在的大陸,比百年前安全多了!

    伊利雅似乎早有打算:“我們裝作往帝都跑,實際上偷偷折返,一定不會被追到的……”

    “兩位閣下日安!

    這時候,一個聲音突然插入進來,讓伊利雅吃了一驚。

    她下了馬,轉過身,就看到兩個人。

    一個年青人穿著白袍,抱著本書籍,似乎是位學者,眸子里蘊含著深沉的智慧。

    在他身后,則跟著一個好像侍從的少年,穿著麻衣,打理得很干凈,一雙眼睛十分機靈。

    ‘咦?’

    伊利雅感覺有些奇怪,明明沒有這兩人的記憶,卻十分熟悉,好像在哪里見過一樣。

    “這位先生,你是?”

    菲爾攔在伊利雅與年青人中間,目光顯得十分警惕。

    “自我介紹一下……”

    年青人溫和地笑了:“我叫做圖靈,是一位學者,這是我新收的弟子——塔克勞!”

    說著,就讓少年也上前行禮。

    “塔克勞?”

    菲爾望著這少年,不知道怎么的,心里有些厭惡,一瞥,就見到了他的脖頸,上面有烙印的痕跡:“你是奴隸?”

    “曾經是,后來老師將我買了下來,解除了我的奴隸身份!

    塔克勞溫和地回答,一點也沒有被揭露傷疤之后的羞惱。

    “菲爾!”

    伊利雅瞪了騎士侍從一眼,也有些奇怪,不知道平時溫和有禮,恪守騎士準則的菲爾怎么會對一個陌生人如此無禮?

    “抱歉,小姐……”

    菲爾躬身,后退一步:“我只是為了你的安全……”

    “學者?!”

    伊利雅擺擺手,上下打量著蘇魯:“你都會什么?我的父親,紫鳶花男爵是一位有教養的人,喜歡與各種學者交談,我可以為你引薦!

    “我精通各族語言與文字,對于大陸地理與歷史也有些了解……”蘇魯笑了笑:“文字,是溝通的橋梁……通過溝通文字,可以獲得一些超出尋常的力量,這就是符文學!”

    “騙人!”

    菲爾不暇思索地道:“能掌握超凡力量的,只有‘弦’!小姐,我們快走吧!”

    他心里已經將蘇魯兩人當成騙子了。

    “符文學?的確沒聽過呢……”

    伊利雅上馬:“有趣的學者,我歡迎你來我家的城堡做客!”

    她揚鞭,駿馬一下飛馳出去。

    菲爾連忙跟上。

    但就在這時,前方路上,突然從草叢中鉆出幾個小孩。

    “!”

    伊利雅吃驚之下,連忙調轉馬頭,人就從馬上摔了下來。

    “伊利雅小姐!”

    菲爾匆忙下馬,望著抱著小腿的伊利雅,簡直恨不得拔劍將幾個闖禍的小鬼殺了。

    “住……住手!”

    伊利雅額頭冷汗淋漓,但還是命令道。

    “讓我來看一看吧!”

    蘇魯這時候帶著塔克勞來到了附近,望著幾個知道闖禍,眼淚都在眼眶中不敢流下來的小鬼,輕嘆口氣。

    他看了看伊利雅的小腿:“嗯……沒傷到內臟,只是斷了條腿!

    “混賬!斷了腿還是小事么?”

    菲爾道:“我立即去叫人!”

    “不用那么麻煩……”

    蘇魯手上浮現出幾個符文,彼此勾勒在一起,綻放出一抹碧綠色的光輝,落在伊利雅身上。

    她臉上痛苦的表情飛快消散,繼而是驚訝與好奇。

    “我……沒事了?”

    伊利雅站起身,跳了跳:“一點都不疼……”

    “怎么可能?”

    菲爾瞪大眼睛,知道哪怕是成年人,斷了一條腿也需要休息很長一段時間,說不定還會變成跛子。

    怎么可能一下就好了?

    蘇魯笑而不語,轉身離開。

    “看到了么?這就是符文學的力量!”

    塔克勞跟在他身后,終于忍不住,低聲說著。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