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我是光明神 > 第二十一章 神力啊神力

第二十一章 神力啊神力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我是光明神最新章節!

    ……

    這姑娘還挺機靈的,知道吳輝這時候找她肯定有事。

    可惜啊,吳輝現在沒有肉身,更加沒有多余的神力,連召她上神國侍奉什么的都做不到。

    罷了罷了,還是先解決活下去的問題,再談其他吧。

    未來只要發展好了,像凱瑟琳娜這樣級別的美女,還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敕令圣女凱瑟琳娜,即日起攻打格魯堡,不得有誤!

    吳輝威嚴而莊重的聲音,在她腦海中隆隆響起。

    “攻打格魯堡?”

    光明圣女凱瑟琳娜,湛藍色的眼眸中閃過一抹壓抑的激動。

    格魯堡男爵剛德亞爾就是當初帶頭攻破修道院的貴族,他不禁極盡殘忍的殺死了教導她們長大的嬤嬤,甚至還侮辱了很多姐妹和信徒。

    這份血海深仇,她沒有一刻敢忘記,每每午夜夢回之時,都會忍不住回想起那個血淋淋的午后,恨不能直接殺上格魯堡,手刃男爵替嬤嬤和姐妹們報仇雪恨,哪怕要為此犧牲自己也在所不惜。

    可是,她不能。

    她還要留著這條命傳播吾主的榮光,她也不敢調動麾下的部隊對格魯堡動手,怕自己的擅自行動會影響到吾主的計劃,只能將這份血仇苦苦壓在心底,只等自己足夠強大之時,再殺上格魯堡報仇雪恨。

    可她沒想到,驚喜竟然降臨得這么忽然。

    光明吾主竟然要對格魯堡的剛德亞爾出手!

    那她還有什么可顧慮的?!

    一抹無比狂熱的光芒自她眼底一閃而過,她虔誠地跪伏在地,鄭重應諾:“是,凱瑟琳娜謹遵吾主神旨!

    她握緊了手中的銀色十字架,湛藍的眸光中掠過一抹濃濃的殺機。

    嬤嬤~姐妹們~

    你們等著,凱瑟琳娜很快就能替你們報仇了。

    “這姑娘,對格魯堡似乎怨念極大啊!本瓦B遠在神國,通過信仰通道回應對方祈禱的吳輝,都感覺到了她身上的怒意殺機。

    看來,那個格魯堡男爵在劫難逃了。

    勉勵了她幾句后,吳輝就斷開了與她的祈禱回應。

    當然,這種降下神諭,并非是將意識降臨人間,而只是遠程回應一下高等級信徒的祈禱而已,類似于在地球上打一通電話,消耗神力非常微弱。

    交代完凱瑟琳娜后,吳輝又開始無所事事的在空蕩蕩的神國中,飄來蕩去。

    唉,積攢信徒,擴充地盤,建設神國。

    這一條路看樣子還很漫長啊。

    而且所剩神力已經不多了,不足0.1的樣子,吳輝也不敢隨便再下去逛。

    好在現在信徒數量與日俱增,要不了幾天,吳輝就又能攢滿1點神力了。日子嘛雖然艱苦,可未來還是能值得憧憬的。

    想當初被困在神國內一年多都沒事,現在豈會熬不?

    不過,事實上第二天早上。

    吳輝又是熬不住了,打了自己的臉。

    施展神術“上帝之眼”,開始用VR式體驗,將視角降臨到人間。

    感受著旭日陽光,生機勃勃的修道院,數量眾多并各自井井有條做事的信徒們,吳輝仿佛感覺自己一下子又活了過來。

    “呼!”

    之前沒體驗過上帝之眼,感覺神國雖然枯燥,卻總能熬下去。

    可一旦嘗過了那種VR實景還要細膩,如同身臨其境的滋味后,吳輝愈發覺得荒涼破敗的神國待的乏味。

    這可真是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啊。

    上帝之眼消耗神術很少,可再少,那也得消耗不是?

    如今僅剩下一丁點神力,使用上帝之眼的話,連一天都堅持不到了?蓞禽x還是熬不住,要先下去“逛逛”。

    算了算了。

    消耗完這丁點神力后,大不了在神國里宅上幾日。

    這個念頭,驀地讓吳輝自己都有些哭笑不得。

    就感覺像是回到了學生時代,每個月的生活費總要在前半個月消耗掉一大半,后半個月只能宅著過苦日子。

    神力啊神力,我需要神力。

    吳輝邊是碎碎念著,邊是透過上帝之眼巡視。

    當然,吳輝最主要的巡視對象是光明圣女凱瑟琳娜。

    沒辦法,誰叫她長得漂亮呢。

    如果能順道撞見點特別“有趣”的畫面,那就再好不過了。

    懷揣著崇高的偉大“理想”,吳輝找到了凱瑟琳娜的信仰通道。下一瞬間,上帝之眼的視角就出現在她書房內。

    只可惜。

    吳輝想象中的畫面沒有出現。

    凱瑟琳娜早已經在書房中辦公,清澈的眼睛微微有些疲憊,不斷地在勾畫著一些戰術思路,思考如何才能拿下格魯堡。

    看她模樣,昨天接到神諭后,恐怕是一宿沒睡。

    好在她修為強大,些許疲憊還擊不到她。

    “唉~”吳輝看著圣女如此辛苦,即是欣慰又是無奈。瞧她這么認真的執行神諭的樣子,短時間內想窺視到一些美妙畫面,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正在此時。

    “圣女殿下!

    忽然,房間的門被人輕輕敲響,蘭登風塵仆仆地站在打開的門外。

    哪怕已經經過了簡單清理,他鑲鐵的皮靴上仍舊帶著星星點點的泥點子,臉上也帶著風霜之色,顯然是剛從外面趕回來。

    他朝凱瑟琳娜微微躬身,沉聲稟報:“這一趟出門,我買到了50套皮甲和相應的劍盾長槍。因為您昨夜忽然傳訊招我回來,我就先一步騎快馬趕回來了,貨品還在路上。我留了二十個兄弟押送,最遲明天就能運到!

    “辛苦你了~”

    凱瑟琳娜放下鵝毛筆,朝蘭登點點頭,年輕而美麗臉上洋溢著神圣不可侵犯的圣潔:“你為了購買武器裝備奔走了幾天,本應讓你休息休息。不過,我們現在馬上需要召開一個重要會議!

    “沒事,圣女殿下!碧m登臉色虔誠,眼神熱忱道,“一切為了吾主!

    這模樣看在吳輝眼里,也是忍不住暗暗點頭。蘭登這小子,也是越來越靠譜沉穩了。不愧是狂信徒,這份忠心值得表揚。

    狂信徒,果然和普通的信徒不一樣。

    每一個狂信徒都是吳輝現在的寶貝。

    連狂信徒都已經是這樣了,再高一級的圣信徒呢?吳輝的心中,忍不住開始憧憬起圣信徒來。

    不多會兒。

    圣盧安修道院后廳。

    廳堂拱形的高窗在之前的浩劫中,被人砸了個大窟窿。如今倉促修補了一番,卻因為一時半會找不到合適的彩色琉璃而只能用普通玻璃代替,導致高窗上那用彩色琉璃鑲嵌而成的神像生生少了下半截,看起來格外別扭。

    穿窗而過的陽光被琉璃染成了彩色,映在墻上,色彩斑駁。墻上懸掛的十字雕像,在這光影中也染上了斑駁的色彩,少了幾分圣潔,多了幾分滄桑。

    十字雕像下,光明圣女凱瑟琳娜端坐在會議桌主位上,另外六位狂信徒依次坐在會議桌兩邊,氣氛莊嚴肅穆。

    原本按照道理。

    吳輝應該是到處閑逛去了,但是這一次是光明圣女召開戰爭會議。由此,他也是有些好奇。忍不住好奇要看看,這些土著人類信徒,有沒有好的辦法攻破格魯鎮。

    而且這些參會者,都是吳輝現在最重要的狂信徒班底,吳輝也想看看他們的成長和潛力。

    由此,吳輝就索性將上帝之眼的視角,集中在了這間會議室中。他的視角居高臨下,能將所有人的表情都收在眼里。

    但是那些信徒們對此一無所知。

    這不由得讓吳輝想起了那句著名的話,“舉頭三尺有神明”,和現在的情形十分貼切。

    凱瑟琳娜她們在開會前,慣例先是贊美了一下光明神。

    然后便開始了議程。

    “大家忙了也有幾天了,有沒有遇到什么問題?如果有的話,說出來討論討論,大家一起來想辦法解決!

    凱瑟琳娜神色沉穩,沒有直接說神諭的事情,而是詢問起了修道院里的日常工作。

    修道院里原本有嬤嬤,有神甫,還有眾多修士修女和蘭登這樣的戰士,信徒也有不少,日常管理自然有專門的人負責,用不著凱瑟琳娜他們這些年輕人操心。

    可如今,修道院的管理層一個都沒剩下,他們就只能硬著頭皮自己上。

    凱瑟琳娜和蘭登好歹是在修道院里長大的,雖然沒有管理經驗,好歹從小耳濡目染過不少,還不至于毫無頭緒,可其他人就真的是純粹的新手了,如今信徒又多,事情又雜,難免手忙腳亂。這種時候,他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集思廣益了。

    “圣女殿下,我覺得我們最大的問題,就是信徒太少了!碧K珊迫不及待地搶著發言,表情振奮而狂熱,“我蘇珊愿意潛入盧安城中,游說那些貴族們棄暗投明,重新歸入吾主的懷抱!

    盧安城,和圣盧安修道院同名,并非是什么巧合。

    幾百年前,這一帶地區曾出過一位圣信徒,名叫盧安。盧安死后,靈魂升入天堂成為圣靈,隨后又被轉化為神圣天使,屢屢立下奇功,深受光明神器重。為了表彰盧安的功績,教廷便將他從小待的修道院重新命名為圣盧安修道院。

    這片區域中唯一的一座城池,也因此更名“盧安城”。

    光明圣女凱瑟琳娜聞言眉心一蹙,語氣有些嚴厲:“見習牧師蘇珊,你現在最應該做的事,是潛心消化吾主賜予的能力以及知識,盡快成為一名合格的牧師,為吾主分憂解難!

    蘇珊出身農民,機緣巧合下才成為了光明神親自敕封的見習牧師,她能理解蘇珊立功心切的心情,但不會縱容。

    蘇珊是從信徒直接被提拔成牧師的,既不識字也不是職業者,比起她這樣從小接受培養的修女在起步上就已經落后了一大截,如果再不努力的話,很有可能根本無法勝任牧師的工作。

    “是,圣女殿下!

    聽到凱瑟琳娜的話,蘇珊有些失落,卻沒有反駁,態度反而愈發恭敬。

    光明圣女是光明神在地上行走的代言人,代表的是光明吾主的意志。

    再借她幾個膽子,她也不敢忤逆。

    不錯不錯,吳輝暗贊不已,自家這寶貝圣女,更加沉穩大氣,鎮得住場面了。

    吳輝愈發感覺到,能夠得到凱瑟琳娜這個光明圣女,無疑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情。

    ……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