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丘子墳 > 第七百零一章 749的奇聞

第七百零一章 749的奇聞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丘子墳最新章節!

    天氣,陰雨連連。

    出獄后的第三天,我與臉男乘坐早晨的一班飛機來到東國(化名),在一家帶著異國風味的古典木樓里,見到了那位委托人富豪。

    臉男稱這個人為“公子哥”。

    當我見到對方的時候,卻感到詫異,因為這不是一個年輕人,準確的說,根本不是一個男人,而是一個女人。

    看起來有二十八九,模樣很清冷,沒有化妝,穿著一件銀邊的絲綢外套,露著大長腿在外,穿著一雙看起來價值十幾塊錢的拖鞋,頭發很隨意的用一根發膠扎束在腦后,凌亂卻不潦草。

    有亞洲人膚白貌美的顏值在她臉上為其保駕護航,以及那沒有一絲贅肉的身材,令男女都嫉妒的身高,即使她著裝怪異,不拘小節,卻也掩蓋不了那美人的氣質。

    當然,除了美人以外,她身上給人更多的是富豪的氣質,她的左手戴著的一只手表看起來十分精致玲瓏,一看就是稀有品,行為舉止也無比的端莊優雅,顯然是大戶人家的小姐才有的表現。

    而最重要的是,她的聲音,那種充滿自信的聲音,一經開口就知道不是一般人。

    這個女人見到我們的時候,臉上從容不迫,靜若弱水三千,眼神流離我們之外,用一種云輕風輕的語氣說道:“我要找的,是世界偵探界頂尖的佼佼者,你們是嗎!

    臉男立刻舔著臉笑道:“當然啦,我們雖然不是最世界,但卻是亞洲最優秀的組合,你可能沒有聽說過我們的名號,但是……”

    女人眉頭一蹙:“我問你這種問題的時候,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

    臉男點頭道:“是是是,當然是!”

    女人拿起一張紙巾放到鼻子擦了擦,好像有鼻炎一樣,完后還抽了抽鼻子,這才看向我倆:“你們來之前,都聽說了關于我的一切了吧?”

    “五百萬,當然記得!”

    臉男笑嘻嘻的說道。

    女人再次蹙眉:“不是說五百萬,是說我,我為什么要找你們來,你們知道原因嗎?”

    我回答:“帶著你去破案,一個關于車站的案件,只是,你確定你跟著我們一起?出了什么事我們可不負責!

    “我既然叫你們來,就沒打算需要你們負責,你們只需要動用你們的腦子……去把案子給破了,明白么?”女人直視著我道。

    我說道:“行,既然我們來了,肯定會動腦子,但是你總得告訴我們,你叫什么名字吧?不然一起行動的時候沒個稱呼,也不知道怎么叫你,難不成就叫美女?”

    女人搖了搖頭,道:“現在我還不會跟你們一起行動,直到你們發現如何去往那個月亮車站之后,我才會和你們一起,現在你們兩個,就和其他人一樣,去尋找它吧,找不到之前,別想知道我的名字,在這之前,你們愛怎么稱呼我就怎么稱呼我!

    臉男立刻叫了一聲:“那我先叫你一聲老板好了!老板好!嘿嘿!”

    女人想了想,補充道:“接下來你們在東國的一切消費記得留下購物收據(小票),到時候找我,我會返還你們在這里期間的一切合理的消費。這是一部聯系我的手機!

    說完,她取出一部手機擺在我們面前的桌子上,然后從跪坐的姿勢起身,往身后的糊著紙的門一拉,打開了那扇木窗門,走進了內屋里,并關上門,便離開了我們的視線之內。

    臉男拿起手機隨手揣入了褲兜里,然后說道:“這位公子哥算是認可我們了,接下來就可以去辦案了,然后再聯系她就行了!

    我點了點頭。

    我們所在的地方是一間用來密談事宜的四方室內,不大不小,一盞燈泡一張桌,就是這里的一切,現在該談的事情談完了,她自然也就走了。

    臉男拿起桌上的一疊壽司放進嘴里吃了起來,說道:“不要浪費啦,吃吧!”

    我也不端著架子了,咱倆坐飛機到這里,下了飛機就立馬被開專車人接送到了這里,期間肚子空空的,什么也沒吃,現在也是餓得不行。

    我拿起桌上的壽司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一口一個,吃完一疊后,端起茶杯倒滿茶小飲了起來。

    異國他鄉的食物,第一次吃起來還別有風味。

    待我倆吃飽喝足后,便離開了這間密談房室。

    出到了這間屋子外面,是一條小路,左右兩邊都是空空蕩蕩的,周圍除了房屋以外,還有一顆顆櫻花樹,遍地都是落葉,彰顯得這兒十分的浪漫。

    我看著這里的一切,卻是有一種迷茫感,問:“現在我們該怎么做?”

    臉男叉著腰:“像所有到這里的偵探朋友們一樣,去到這座城市里最常見的交通工具‘路面電車’的出沒地,去乘坐它們,然后就碰運氣了,看能不能乘坐這些電車去到月亮車站!

    電車,正如他所說,是這個城市最常見的一種交通工具,類似火車,但它們又不是火車,因為它的軌道就設立在城市里的各個地方,周圍甚至都是扎滿了房屋,還有行人,它們模樣像是火車,但卻是干著像公交車一樣的差事,在整座城市來回運轉。

    這就是它的特色所在,別的地方沒有,這個國家卻有,其實也是因為這個國家交通太擁堵才衍生出來這么一個產物的。

    而之所以要去電車出沒的地方乘坐電車,就是因為之前說過的,因為對于案件里的月亮車站沒有頭緒,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到那個地方,所以我們得去碰運氣,像其他來到這里調查的偵探一樣,碰運氣,不斷的乘坐電車,搞不好就稀里糊涂去到那個所謂的月亮車站去了。

    “行吧,出發!

    我扭了扭脖子,深呼吸一口氣,伸展了一下四肢,吃飽喝足,該干活兒了!

    干完這一票,就能滿載歸家了。

    說來,我還是有點不爽,那就是,臉男始終沒有讓我去見母親一面,甚至連打個電話都不準,還說解決這件案子很快。

    很快到底是多快?

    之后,我和臉男來到了離我們最近的一個電車站,至于這個站叫什么名字,我們也看不懂,畢竟不是本國的字體,而是外國的字體。

    就這樣,坐在路邊的長椅上等待電車的到來。

    現在是白天,電車還在持續營業當中,而周圍卻沒有什么人,似乎是因為這里比較偏僻的原因,只有一男一女,一個戴著耳機坐在旁邊,一個默不作聲的望著前方,眼里滿是心事的樣子。

    我和臉男沒有打擾他們,也相安無事的坐著,就像兩個普通旅客。

    很快的,電車來了。

    那一男一女走上了車里。

    我也準備起身跟上去。

    臉男卻是說:“我們不用上車!

    我疑惑的問:“為什么?”

    “白天是去不到月亮車站的,只有乘坐午夜最后一班電車,才有幾率和一定的概率,去到那個神秘的車站!

    臉男很認真的回答道。

    “那我們來這里的目的是什么?”我嘴角一抽,照他這么說的話,不應該是晚上再來嗎?

    “等一個人!蹦樐衅届o的回答。

    “什么人?還有,你啥時候偷偷約了人?我怎么不知道?”

    “在來之前很早就約了,”臉男咧嘴一笑,“我們要是不找人給點幫助,那就一點頭緒都沒有,連這你都不懂!

    “啥意思?你又找了一個幫手?”我眨了眨眼。

    “不是幫手,而是幫助!

    “有區別嗎……”

    “當然有區別!

    “行吧,他什么時候來?”

    “來了!

    臉男說話間,視線移向了右方,那條軌道的方向十米開外,此時站著一個穿著黑色連帽衣的男子。

    只是看一眼,我就認出來了,這個家伙居然是749!

    我驚訝:“他就是你約的人?”

    臉男嘿嘿一笑:“沒錯,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怎么會是他!

    我有些無語和不解。

    在異國他鄉,沒想到都還能碰到749,這該說是緣分呢,還是緣分呢?

    749向我們走了過來,來到我們面前后,摘下帽子,微笑道:“歡迎‘上車’!

    我愣了一下。

    上車?

    啥意思?

    臉男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解釋道:“因為來到這里的每個偵探都要坐上那些電車嘗試去到月亮車站,所以我們這一伙人的行為又有個團隊外號,叫上車!

    原來是這樣……

    我想了想,然后看向749,問道:“你也是沖著這個案件的豐厚報酬來的?”

    749反問道:“你呢?”

    我回答:“一樣!

    749點頭,然后看向了我身邊的臉男:“你要在我身上得到什么幫助,請說吧,只許問三個問題,然后我們就兩清了!

    兩清。

    這個詞不由得讓我微微覺得奇妙,看來749和臉男之間有過什么故事啊。

    臉男馬上哈哈一笑,說道:“好說好說,那就先問第一個問題,如果我們沒有帶上公子哥就去到了月亮車站,直接把案子破解了,那還會得到報酬嗎?”

    我皺了皺眉,這種問題算什么問題?如果想問不會之前就向那個女人發起提問嗎,到這種時候才問,而且是向一個只給他三次提問機會的人提問。

    749疑問:“公子哥是誰?”

    我解釋:“就是這個案件的發起者,那位女老板!

    749點了下頭,回答道:“很簡單,當你們去到月亮車站后,如果能活著回來,并且記住往返的路線,那問題就不再是問題了,你們只要帶著她再去一遍那個車站,然后再給她過一把破案癮,然后就可以大功告成了!

    臉男思考了一下,然后夸贊道:“可以啊,真是沒想到,這可是一個好辦法啊,哇,你真的臺聰明了!

    749說:“繼續第二個問題!

    臉男馬上問道:“不會說這里的語言,該怎么跟人溝通呢?”

    749回答:“可以找個向導,或者說英語,如果不會說英語,那就找個向導,亦或者……不去跟人溝通!

    臉男撓了撓頭:“這個樣子……”

    我忍不住了:“大哥,你問了兩個無關緊要的問題!”

    臉男笑了笑,說道:“不,我問的這些問題都很關鍵,好了,最后一個問題,那就是,你是怎么活著從月亮車站逃出來的?”

    我挑了一下眉頭,看向749,問:“你居然去到過月亮車站?”

    749點頭,然后回答:“那是半個月前的事情了,我那天有些困,坐上了附近午夜的最后一列電車,打算碰碰運氣,結果真就一路沒有停站,到最后來到了月亮車站,再然后我就下車了,在里面到處逛了一會兒,發現沒有任何人,于是就回到軌道邊,順著軌道一直走,一路走到盡頭,卻發現是一處滿是白霧的懸崖,就在這時,身后出現了一個人!

    “出現了一個人?!”我和臉男都被他所說的話給吸引了。

    “對,那是一個瘸腿的怪人,只有一只腿,他撐著拐杖向我走來,看起來很嚇人,我倒是沒有害怕,但是卻不知道為什么,總感覺事情有古怪,于是就沒有去接觸那個人,而是掉頭往側邊的山林里跑了進去,然后在山里跑了幾個小時,穿過了層層白霧,來到了一座小村莊里,經過村莊里面的人的提示,回到了現在所在的這座城市!

    “什么意思?你之前到了另一座城市?”我問。

    749卻是看著臉男說:“你的提問我已經回答完畢,你我之間的事情,一筆勾銷!

    臉男笑著連連點頭:“多謝了多謝了!

    749又看向了我,說道:“沒想到你也會來參與,但我勸你還是退出吧,這個案件很危險。不適合你。你還有家人在等著你呢!

    我沉默了。

    “祝你好運!749留下了這么一句,然后戴上了帽子,轉身插著兜走了。

    這時,臉男嘖嘖稱奇的說道:“你說說,他會不會是編造了一個故事講給我們聽?其實,他根本沒有去到所謂的月亮車站,那一切都只不過是他編造的而已!

    我疑惑地問道:“他如果沒有去過月亮車站,那你又為什么要向他提問這種問題?你之前是怎么知道他去過月亮車站的?”

    臉男說道:“有一個詞叫做‘聽說’,我也只是聽說而已,而聽誰說的呢?當然是聽別人說,而別人也是聽別人說,別人的別人也是聽別人說,到最后,甚至不知道是誰傳出來的這個奇聞!

    “所以你才覺得,這個奇聞是假的,甚至是他本人故意編造然后散播出去的,對嗎?”我好奇的問道。

    “沒錯!

    臉男很嚴肅的點了下頭,然后咬牙切齒的說道:“沒想到這個小子都學會騙人了,不過嘛,這確實是一個當下最好的一種辦法,在沒有任何頭緒的情況下,是需要有像他這樣的勇士,主動去做誘餌,把沒有的說成有的,故意去引蛇出洞,說不定就因為他的這個奇聞,會引出幕后之人呢!

    我眨了眨眼:“這也算是引蛇出洞的一種嗎?”

    臉男說:“那是自然了。還有好多東西是你不知道的呢,不過沒事,接下來時間管夠,慢慢學吧!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