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超英的小團子[綜英美] > 538|第五百三十八章

538|第五百三十八章

作者:遙情八遐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超英的小團子[綜英美]最新章節!

    隨著年歲增長, 黛茜有種越來越強烈的直覺,在她沒注意到的生活角落, 有個人始終跟她玩著貓鼠游戲。

    她在明, 敵人在暗,可從來沒放松過對她的關注, 仔細串聯, 這么多年來, 許多事情, 都仿佛有一只手在背后操縱。

    從小時候引發全世界懷疑和討論的氪星人身份事件, 到后來明目張膽的綠氪石攻擊, 受針對的始終是黛茜。

    她不明白, 為什么有人能夠對她保有這么強烈而持久的敵意, 強烈到千方百計要傷害她,持久到許多年過去,對方仍然不放棄對她的關注和攻擊。

    更令黛茜不解的是, 藏在幕后的有時候竟不是黑手, 還會伸過來反幫她一把。

    暗流藏在平靜之下,總有一天會掀起驚濤駭浪。

    黛茜的生活有了越來越多的意外。

    建筑大火,她趕去救援, 從熊熊燃燒的大樓中救出所有活口, 站在嗆人的濃煙中喘氣,還要幫助救援人員排除現場所有的安全隱患,突然有人接近,趁亂掏出尖刀, 刺往解除了裝甲的黛茜。

    刺殺來得出其不意,但在黛茜看來小兒科得很,持刀的是個人高馬大面目猙獰的大男人,可到底還是普通人類,就算黛茜沒有穿裝甲,也傷不了她一根毫毛,更不要說他是在眾目睽睽下傷人。

    那男人只削下黛茜的一片衣角,就被輕易繳械,黛茜正要進一步發作,他卻猛然跪地痛哭起來,說是在驚天大火中失去家人出現幻覺,乞求她的諒解。

    黛茜很同情他,什么也沒說,將他交給現場人員照顧。

    可第二天,那男人的尸體就出現在火災現場,是被扼斷了喉嚨死的,手里還攥著黛茜的那片衣角。

    這嫁禍的水分太足,沒多少人相信英雄殺人,不過也引起一番討論,真兇追查不到,只好不了了之。

    匪夷所思的事情仍在繼續。

    黛茜接連幾次在戰斗時收到事故求助,有時候被迫從戰斗抽身,有時候必須化解了眼前的危險,才能氣喘吁吁趕往求助現場支援。

    抵達的時候,沸騰的事故現場已經得以平息,罪犯被制服,災害造成的損失也盡數挽回,她需要做的不多,或幫忙運送傷者,或處理災后隱患,可這些是普通人都能做到的事情。

    三番兩次之后,社會上就出現一種“英雄無用”的言論,話里的“英雄”,指的就是黛茜·斯塔克。

    復仇者終將更替,人們開始把視線更多地投在年輕復仇者身上,黛茜幾次幫不上忙,令不少民眾非常失望。

    更讓所有人嘩然的是,英雄無用論傳出后,連續出現了四五個兇殺案,死者彼此之間唯一的聯系是在現實或網絡中瘋狂詆毀黛茜,媒體曝出,死者臉上都被凃了“瀆神”的血字。

    輿論爆發了。

    這些人為謀劃的鬧劇怎么看怎么有漏洞,偏偏始作俑者都找不出來,更偏偏大批民眾買賬,紛紛將矛頭對準了黛茜,對準了她的氪星人身份。

    人們很相信自己對神的虔誠,不相信神甘愿永遠做一個神。

    氪星人是可以毀滅人類的,只要他們想。

    大家都很清楚這一點,只是在過往的日子里,無論黛茜還是克拉克,都在做人類的保護神,地球人選擇性忽視了氪星人的威脅而已。

    三番兩次的負面事件之后,更有一個視頻爆出,黛茜曾經救下那個挾持了整棟摩天大樓的瘋狂歹徒。

    歹徒從最高層跌落,是黛茜把他拉了上去。

    輿論灼燒到至高點,沒人知道黛茜后來直接將歹徒送往警局,交由法律審判。

    她不殺人,也不充當執法者,更沒想要代替法律,但這些事實民眾并不關心。

    黛茜在沸涌的社會言論里越來越沉默,不再出門,又被指責不作為。

    “人本來就是貪心又丑陋的生物,渴盼全能全善的存在,又熱衷摧毀全能全善!甭寤,“不值得!

    黛茜窩在沙發上翻看著從前孩子們寫給她的感謝信,信里說她們長大了也要做幫助人的女超人,看著看著,她眼睛里泛起淚光。

    為黛茜說話的那些言論,都被壓了下去。

    在民眾敵意最厲害的時候,黛茜收到一封匿名郵件,問她想不想報復。

    黛茜問:“你是誰?”

    對方沒有應答,給了一個地址,附言,四百余條性命掌握在她手里。

    黛茜按照對方要求,不帶裝甲,沒告知任何人,獨自去了那座沒有信號的荒島。

    她進入一座廢棄建筑,剛剛踏入,身后就落下數道重墻,封天閉日,封鎖了她。

    黛茜不遠處站著一個人,他轉過身來,面目是她非常熟悉的。

    “我爸爸曾經懷疑過是你!摈燔绲,“你做得很□□無縫,盧瑟!

    “你好像憔悴了很多!北R瑟微微一笑,“讓我有些心疼!

    他這時候現身,不是不想玩,是情勢已經推到了他想要的頂點,來收收網。

    “我不懂!摈燔绲,“我不至于在還是小孩的時候就開始跟你結仇,要是長大之后無意摧毀了你某些陰暗勾當,那另當別論!

    她眉頭深鎖:“暗中注視我這么久,你是變態嗎?”

    盧瑟為之一噎。

    “你也算是我看著長大的,可惜始終沒有長成我要的樣子!彼,“更可惜,你是氪星人!

    “氪星人吃你大米了嗎?”

    “我很不喜歡氪星人,比如克拉克,比如你!北R瑟道,“人才是這個星球的最高主宰,而你們是最大的威脅,民眾愚昧,看不到這一點,盲目相信你們所謂的神性,但你們什么時候當過神?”

    盧瑟給了黛茜一個選擇題。

    從天花板吊下一個囚籠,籠中關著的人黛茜也曾經見過,是盧瑟的女助理格雷夫斯小姐。

    格雷夫斯已經變了模樣,裝甲覆身,但再仔細一看,竟不是穿了裝甲,那金屬和武器都長在她皮膚上,與她成為一體。

    “我精挑細選了四百一十五個人,或直接或間接受過你的幫助,卻一轉頭就詆毀你,懷疑你,要把你從地球上趕出去!北R瑟道,“他們身上裝了微型芯片,激活就會引爆,這個創意要感謝瓦倫丁,如果你不知道瓦倫丁是誰,可以去問問特工艾格西,你認識的,對不對?”

    “用于激活的芯片在格雷夫斯身體里,這個部位!北R瑟點了點心口,“放心,就埋在表皮下,你可不要一失手殺了她!

    “你想我怎么樣?”黛茜問。

    “做個選擇!北R瑟道,“不要這些人的命,你還有機會走出去。如果要……”

    他笑笑:“得小心格雷夫斯!

    他不打算旁觀,說完就走。

    黛茜根本沒考慮,飛身過去抓盧瑟,動作奇快,連機器也不能迅速捕捉,可手碰到盧瑟的一瞬間,她就發現中計。

    她碰到了氪石。

    盧瑟瞞天過海的本領讓人不能不佩服,托尼從前順藤摸瓜,沒摸出他獲取過氪石的記錄,但其實他根本就是個氪石專業戶,對黛茜用了一次,身上居然還有。

    黛茜的速度被氪石削弱,聽見耳畔風聲,急忙側身,堪堪躲過格雷夫斯從背后發起的攻擊。

    盧瑟一笑:“你爸爸沒了裝甲,還是鋼鐵俠,你沒了超能力,也就是個普通人!

    他走出建筑,根本沒給黛茜留門,大門接連落下后,室內空間開始壓縮,四面墻體往內推進,殺不出去,就會被壓成肉餅。

    還說看著黛茜長大,真是狠心。

    黛茜很少罵臟話的,被困在這個逐漸壓縮的空間里,也要說一句粗口。

    因為氪石專業戶不僅僅在他自己身上放了氪石,格雷夫斯的武器上也鑲嵌了氪石,輻射比以往任何一顆都要大,黛茜跟她過完幾招,就明顯能感覺力量的流失。

    “你還有半個小時!备窭追蛩沟,“放棄掙扎,我可以不殺你。盧瑟暫時不想要你的命,他想要你手沾鮮血!

    “他是不是有個不幸福的童年?”黛茜問。

    迎面而來是格雷夫斯武裝了的拳頭,黛茜躲避不及,抬手格擋,抬頭想用熱視線,發現已經用不出來。

    空間仍然在縮小,格雷夫斯離她越來越近,輻射越來越強,黛茜仗著在復聯受過的訓練和往日的戰斗經驗,超能力被削得近乎沒有時,還能避過格雷夫斯的攻擊,可當身體開始虛弱,她就占了下風。

    沒有盟友,沒有支援,背著四百條命,黛茜拼盡全力,也只扯下格雷夫斯心口前那一片裝甲,隨即被打飛出去,撞在墻上,喉頭一甜,口腔里全是血的味道。

    她咬著牙再上,又再度被踢飛,撐著起身,格雷夫斯的武器穿透了她的肩膀,將她死死固定在地面。

    “別掙扎了!备窭追蛩沟,“盧瑟說得對,你不是神。氪星人從來就不是神。沒了超能力,你就什么也不是!

    “他消滅氪星人,就為了方便自己肆意屠殺同類嗎?”黛茜問。

    她想掙脫,肩胛傳來的劇痛與大腦的眩暈令她有些力不從心。

    她的力量被剝奪了,生命力也即將被剝奪。

    “你能想象他們的慘叫聲嗎?”格雷夫斯好心情地道,“再給你一次求饒的機會。你死了以后,尸體會被分成兩半,一半送還給你父親,一半送還給你愛人,你也不想他們傷心欲絕,對不對?”

    黛茜沒有說話,突然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飛快撐起身子,拽下格雷夫斯臉上的金屬片,那塊地方登時血肉模糊。

    格雷夫斯大怒,踢斷了黛茜的腿。

    黛茜近乎昏死過去,極大痛楚之中,眼前瘋狂地掠過各種畫面,想到爸爸,想到達米安,想到無休止的懷疑和那些包含著恐懼的恨意,想到孩子們的信,和過往所有溫暖的回憶。

    她并不仇恨人類,從前不,現在也不。

    為拯救一些傷害她的人,戰斗到這步田地,她不后悔,從前不,現在也不。

    她不要做偉大的人,只想做應該做的事。

    再后來的一些念頭,黛茜記不清楚了,腦子里最終只剩了格雷夫斯“沒有氪星人的超能力你還算什么”的問話,以及那惡意的死亡倒計時。

    不是為黛茜,是為那些芯片即將被引爆的人。

    “六,五,四,三……”

    格雷夫斯已然露出得逞的笑容,笑容卻在下一秒戛然而止。

    她感受到黛茜在鉗制下瘋狂加劇的體溫,親眼看著黛茜渾身散發金光,瞬息之間,壓縮的墻體停止運動,因為有股強大的威壓從黛茜體內迸出,排山倒海,沖退四面巨墻,也沖飛了格雷夫斯。

    格雷夫斯勉強定住身形,還沒來得及反擊,原本瀕死的黛茜竟已掠到跟前。

    那一雙蔚藍的眼睛此刻流轉著濃郁的橘金色,同格雷夫斯面對面,黛茜微微一笑:“你錯了!

    “沒有裝甲,我還是氪星人,沒有氪星人的超能力,我還是……”

    黛茜一掌拍在格雷夫斯額頭:“寶石之女!

    她打出了格雷夫斯的靈魂。

    —— —— —— ——

    “后來呢?”被窩里躺著的小女孩踢了踢被子,急切地問。

    “后來趕在最后幾秒鐘,芯片取出來了!摈燔缤兄,“大家都獲救!

    “壞女人呢?”

    “捉起來,被丟進監獄了!

    “壞男人呢?”小女孩又問。

    “也捉起來!摈燔绲,“大概要關很久很久吧!

    “啊……”小女孩意猶未盡,“爸爸一點戲份都沒有!

    “不啊!摈燔绲,“事后戲份最多的就是他,還有你外公,兩個人肺都要氣炸,找盧瑟算賬的時候下手一點都沒留情!

    黛茜把小女孩的被角掖一掖:“故事講完,你該睡覺了!

    “可是媽媽,我還想聽故事!毙∨⑼燔缟磉吙靠,“要聽好多好多有趣故事,講滿一千零一夜!

    黛茜哭笑不得:“哪有那么多故事可講?”

    “從你很小很小的時候講起嘛!”小女孩道,“沒有一千天,就講五百天!

    “五百天后故事講完了呢?”

    “那個時候,新的故事也已經發生啦!

    “好!摈燔缭谂畠侯~頭上親親,“但在新故事開始講之前,你今晚首先要閉上眼睛,說——”

    “晚安!

    “對!摈燔绲,“晚安!

    (全文完)
七乐彩走势图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