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十方乾坤 >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因果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因果

作者:神出古異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奇書網 www.dytnhv.live 最快更新十方乾坤最新章節!

    此刻,房間里面寂然無聲,許是這幾日下來,蘇長青為替蕭塵運功療傷,以及清除蕭塵體內的銷心蝕骨毒,消耗過重,此時只見他臉色有些微微泛白,加上這時回憶起當年舊事,更是難掩他心中,痛失愛女的哀傷。

    而蕭塵此時也一動不動,臉上神情有些怔然,很早很早以前,當他還只是寧村里一個小小頑童之時,每每聽見趙王孫身邊那些孩童罵他是沒有爹娘的小雜種,不管對方有多少人,他都要沖上去,可他一人怎么打得過那么多人,每次也總是受傷而歸。

    所以在外人看來,他從小就愛與人打架,如此一來,十里八村的人,更加道他是沒有爹娘管教的孩子了,不讓自己的孩子與他一塊玩。

    那個時候,他也曾想過,自己的親生父母究竟是誰,為何如此狠心,要將自己丟棄。

    每每這樣想著時,小小年紀的他,心中便總是會生出一股小小的怨恨,一遍遍跟自己說,就算以后相見了,他也不相認……

    而蕪娘卻從來不去理會村外的流言蜚語,仁義禮智信,她從未少教過一塵,也從來不提妙音仙子。

    再到后來,小一塵慢慢長大了,也不再去管別人怎么說了,但小小年紀,卻藏著大大心事。

    只有每每月明之夜,他才會坐在窗臺邊,看著天上的月亮靜靜發呆,一坐便是好久,有時就靠在窗臺邊睡著了,所以蕪娘每每這個時候,也都會來看看他,將他抱到床上去,蓋好被子,生怕他著了涼。

    此刻,憶起當年的往事,蕭塵的心中,更是有股難言的傷痛,無聲的悲,最慟,也無人看得見。

    “那后來呢,后來又如何……”

    “后來……”蘇長青深吸一口氣,又慢慢將后來的事情說了。

    ……

    “爹爹,爹爹……”

    正當蘇長青與其夫人傷慟之時,外面傳來了小女兒蘇倩的聲音,看見密室里的這一幕,還有憔悴不堪的父親,蘇倩已經猜到了七八分,臉上也不由得一下黯然失色。

    “那人究竟是誰,為何要對一個小小嬰孩,下此毒手……”

    蘇倩也想不明白,究竟是為了什么,才會有人如此喪心病狂,往一個尚未滿月的嬰孩兒體內,打入三尸魔。

    “唉……”

    蘇長青嘆了聲氣,說道:“三尸魔,本是三界六道,眾生戾氣、穢氣所化,一旦凝聚成形,后果不堪設想……”

    他說到此處,看著夫人手里緊緊抱著的嬰孩兒,繼續道:“如今三尸魔蟄伏在他體內,等到將來,隨著他修為的增長,三尸魔也將以其為鼎,慢慢成長,一旦成形之日,那時只怕整個人間,都免不了一場生靈涂炭……若是讓人知曉了他身上的秘密,你想,這世上還容得下他嗎……”

    話到最后,蘇長青深深閉上了眼,而蘇夫人抱著懷中的嬰孩兒,越看這孩子,卻越像是當年剛剛出生的柔兒一樣,一下又忍不住潸然淚落:“柔兒,柔兒,你的命,好苦啊……”

    整個房間,為一層哀傷的氣氛籠罩,過了許久,蘇長青才慢慢睜開眼來:“一旦三尸魔在他體內成形,必將完全吞噬于他,到了那時,恐怕誰也阻止不了了……”

    一聽此言,蘇夫人更是身體一顫,將懷中的嬰孩兒抱得更緊了,不斷往后面退去:“長青,你要做什么……你難道想殺了他嗎?他

    是柔兒用性命換來的啊……我不管,我不管什么三尸魔……”

    蘇長青深吸了一口氣,靜靜閉上眼睛,他此時的心,又何嘗不是宛如刀絞,只是在他的心里,有的不僅僅只是已故的女兒,還有整個蘇家,還有……天下蒼生。

    “等等……爹爹,我想到了!

    忽然,蘇倩臉上神情一凝,蘇長青也一下睜開了眼睛,看著她道:“倩兒,你想到什么了?”

    蘇倩向懷抱嬰孩兒的母親走了過去,目光一動不動落在嬰孩兒身上,說道:“方才爹爹說,將來他修為越高,三尸魔則會以他為鼎,越是成長得快,那么,若是他在凡世中長大,完全成為一個普普通通的凡人,三尸魔是否便會一直處于蟄伏狀態,無法蘇醒?”

    聽聞此言,蘇長青深深鎖起了眉,點了點頭:“你所說,我并非沒有想過,他若在凡世中長大,不入修仙之門,亦不入魔門,則三尸魔,才可能永遠無法蘇醒,只是……”

    他話到此處,停了片刻,眉心鎖得更深了,繼續道:“但這其中,萬一生變,只怕……”

    “試試吧……”

    蘇倩看著此時愁云密布的父親,又轉過頭來,看著母親懷中抱著的嬰孩兒,悲傷地道:“姐姐這孩子,剛一出世,便遭逢大難,若是將來入了仙門,也必定是多災多難,與其如此,倒還不如讓他在凡世里,娶妻生子,靜靜過完一生……這樣一來,也就沒有人,會知道他的身份,三尸魔,也永遠不會醒來!

    “恩……”

    蘇長青無奈地點了點頭,眼下,也唯有如此了,才能保得住孩子的性命,蘇倩又道:“對了爹爹,你在外面蘇州城,不是有位好友嗎?依我之見,不如……”

    “他么,我與他暌違已久,不知他如今……”

    蘇長青凝了凝神,思索片刻,最終又搖了搖頭:“不行,蘇州看似凡世之地,實則凝聚天地靈氣,這孩子,萬萬不能送到蘇州去!

    他話到此處,往前走了兩步,看著夫人手中緊緊抱著的嬰孩兒,嘆道:“蛟龍豈是池中物,怪只怪,這孩子生來不凡,一旦去到靈氣充沛之地,恐怕必將是……唉!

    三天后,蘇長青找來了最小的徒弟徐晉,徐晉是他最后所收之徒,排行最末,但卻深得他的信任,嬰孩兒一事,絕不能傳出去讓任何人知曉了。

    “阿晉,此去外面凡世之地,你必須化去一身修為,否則必然會被無天殿察覺,為師……”

    “師父,你放心,弟子一定不負師父所托,將柔師姐的孩子,安全帶去凡世……”

    于是,蘇長青的小徒兒徐晉,化名楊晉,與另一位師姐,化去修為,扮成一對年輕夫婦,一同去外面凡世。

    可找了許久,徐晉也難找到一個最為合適的地方,若是窮山惡水之地,多半會有魔道眾人盤踞附近,而若是山靈水秀之地,又往往有玄門中人下山收徒,這孩子不凡,時日一久,必會被玄門高人看中。

    除此之外,徐晉還擔心被魔道中人盯上,所以最終思來想去,去到了仙元中土,玄青門所在的地方。

    玄青門乃是五域正道之首,無論是魔門中人,還是靈墟境的無天殿,都絕不敢來此生亂。

    而古村離玄青山較遠,又是絕對的凡世之地,這樣一個小小村落,想必是不會引起玄青門那些高人注意的

    。

    所以最終,徐晉便決定將孩子帶入這個村子里……

    ……

    此刻,聽完當年的前因后果之后,蕭塵靜靜坐著不語,他的身世,終于水落石出了,可是此刻,他卻感到一股難言的壓抑……

    原來自己,是魔啊,是人人都要除去的三尸魔啊……

    可是師父,你卻跟我說,天生萬物,皆有其靈,我等修仙之輩,當以天下蒼生為首,個人生死為次……

    師父……你最痛恨的,不就是魔嗎?可為何當年,你卻要救我……

    你明知道我體內有著三尸魔,世間無有破解之法,當三尸魔成形之日,這世上,便多了一個絕世大魔。

    為什么……

    師父,你當初究竟在想什么……你不但不殺了我,除去這樣一個絕世魔胎,你還讓我拜入你的門下……

    你是想著有朝一日,當我最終成為了這世間的魔,當天地不容我之時,你卻出來,替我承擔這一切么?

    凌音……凌音,哈哈哈……

    無聲的慟,最悲,此時此刻,蕭塵臉上沒有露出任何情緒,但是心中,卻一遍遍,似刀割,似針扎,似萬箭穿過……

    “呃……”

    忽然間,蘇長青發出一聲悶哼,原來這些年,他一直以紫氣東來玄功壓制著當初那人打入他體內的鬼天咒,此咒乃是天外天的不傳秘咒,世上無有解法,他只能憑借一身道行,去壓制。

    但是情況,畢竟會一天天的惡化,加上這幾天他替蕭塵療傷清毒,又損耗了不少功力,難免讓這鬼天咒有隙可乘。

    “長青,你怎么樣?”

    蘇夫人站在一旁,臉上頗是顯得緊張,只見蘇長青搖了搖手,說道:“沒事……”又向蕭塵看去:“當年,便是如此了!

    蕭塵抬起頭來,看著面前的兩人,這一刻,心中五味雜陳,許久才緩緩下床,說道:“我娘的墓在哪,我想去看看……”

    “好,孩子,你跟我來……”

    ……

    蘇家所在的“見素峰”,四面環山,靈氣蘊繞,山上有洗劍池、玉蓮臺、見素仙境等地方,非蘇家之人,萬難上到這見素峰來,甚至連找也找不著。

    這些天蘇長青雖對蕭塵一事嚴格保密,可山上忽然多出一個人來,又怎能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是以這些天,難免有人在背后偷偷議論:“聽說前兩天,大小姐帶回來一個重傷之人,不知道是什么人吶……”

    大約一炷香后,蕭塵隨蘇長青兩人來到了后山一處名為“鳳鳴澗”的幽谷,但見谷中花草正茂,泉水潺潺,崖間開滿了一束束紅艷似火的鳳凰花,隨風輕輕而搖。

    來到這個地方,蘇夫人一下又紅了眼,哽澀道:“記得柔兒小的時候,便是最喜歡來這里玩了,每次跟她爹拌了嘴,也總是一個人跑來這里……”

    蕭塵往谷中走了去,看著那些懸崖邊上,一簇簇紅艷似火的鳳凰花,滿天花影中,仿佛有人影一閃,可一眨眼,卻又沒了……

    蘇夫人擦了擦眼睛,說道:“你娘和你爹的墓,都在里邊,你進去吧……”

    “恩……”

    蕭塵輕輕點了點頭,一步步往谷中走了去,可每往前走一步,腳下便又像是多了千鈞之力,心里面,也像是被一座大石狠狠壓著……
七乐彩走势图1